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5

  終卷第六十五章
    風營,中軍帳。【】唐寅和遠道而來的李舒見了面。在場的除了他二人外,還有邱真以及風軍的統帥們,隨李舒一同前來的則有他的數名部將和幕僚。
    雙方經過簡單的寒暄后,紛紛落座。唐寅居中,邱真等風人坐在他的右手邊,以李舒為首的貞人坐在他的左手邊。
    唐寅含笑說道:“聽說,不久之前李將軍率軍偷襲了桓貞邊境的一座川軍營地,大獲全勝,全殲了其中的五萬川軍。”
    此戰是李舒打過的最大一仗,也是他最引以為豪的一仗,聽唐寅提起,他的臉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得意之色,不過表面上還是裝出謙遜的姿態,說道:“原來風王殿下也聽說了此戰,只僥幸而已,不足掛齒。”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全殲五萬之眾的川國中央軍,光靠僥幸可是遠遠不夠的啊!”一群臨時拼湊起來的叛軍,在物資、軍備全部匱乏的情況下還能全殲一座中型營地內的五萬川軍,這恐怕也只有貞人能做得到了。此戰,也讓唐寅對貞人重新生出忌憚之情,當然,他的忌憚不會表面在臉上,只會存在內心深處。
    李舒哈哈大笑,拱手說道:“風王殿下言重了。”
    “本王還聽說,李將軍欲在貞地重建貞國?”唐寅狀似隨意地問道。
    李舒正要如實相告,可還沒等他開口,坐于他左側的一名中年人搶先說道:“光復貞國只是我家將軍臨時所用的口號罷了,其目的是為了吸引更多的貞人志士前來投奔,共同抵抗川人。”
    說話的這名中年人名叫李聰,是李舒麾下最重要的謀臣之一,頭腦機敏,城府深沉。
    他心里明白,當著唐寅的面絕不能提光復貞國之事,當初貞國滅亡,風國正是元兇之一,和唐寅談光復貞國,只會引起他的警覺和敵意。
    李舒也很聰明,一點就透,他聽完李聰的這番話,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向唐寅拱了拱手,正色接道:“李先生所言極是,風王殿下,在下現在只想著領導貞人趕走川人,至于復國,在下還從沒有考慮過。”
    唐寅笑了,微微點點頭,慢悠悠地說道:“國家滅亡,國人流離失所,倍受外人欺凌,貞人存有復國之心,本王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舒面色一正,想都沒想,一本正經地接道:“風王殿下,在下確無復國之意。”
    唉!李聰在旁暗嘆口氣,別看主公和風王的年紀相仿,但論心計,主公可差得遠呢。
    風王的話明顯還是在做試探,但凡是貞人聽了,都會心生感傷,要么感慨要么不會作答,可主公連想都不想,立刻表明自己沒有復國之心,這表現得就太假了。
    果然,等李舒說完,唐寅心中冷笑,豎子狡詐,言不由衷!不過他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仍是含著笑意,他隨口問道:“李將軍以后有什么打算?”
    李舒沉吟片刻,正色說道:“不瞞殿下,在下打算向西擴張,以貞西為根基與川人抗衡。”
    唐寅揉著下巴,緩聲說道:“如果本王沒有記錯的話,川國在貞西可是駐有重兵的。”
    貞西與數個番邦接壤,時常會遭受到番邦的襲擾,以前貞國存在的時候,也是于貞西駐扎重兵,嚴守邊境,現在川國全面接管貞地,駐扎西境的軍隊也都變成了川軍。
    李舒苦笑,贊嘆道:“風王殿下果然對天下之事了如指掌。貞西確實駐扎有川國的主力中央軍,其中,涇谷郡駐扎有川國的十六軍團,白南郡駐扎有十七軍團,番條郡的駐軍最多,有第九和第十一兩個軍團,川國在此三郡的總兵力有超過四十萬人。”
    唐寅點點頭,笑問道:“那李將軍現在又有多少兵馬呢?”
    “哦……不足,不足二十萬。”
    “以不足二十萬的軍隊,去打四十萬的川國中央軍,李將軍認為自己可有勝算?”唐寅不由得好奇地問道。
    李舒滿臉的無奈,說道:“如果不能平定貞西,我方就只能在川人勢力的夾縫中生存,永遠都要面臨腹背受敵的局面,想要壯大,想要與川人分庭抗禮,平定貞西就是最重要的一步。當然,以我方目前的實力,還無法與駐扎于貞西的川軍想抗衡,所以在下今日才來到上京,面見風王殿下,談雙方結盟之事。只要我方能得到風國的援助,只要我方能具備足夠的軍備和糧餉,在下可以保證,用不上半年的時間,我方的兵力便足以與貞西的川軍相匹敵!”
    頓了一下,他又意味深長地說道:“平定貞西之后,我方便可以貞西為根基,向東擴張,將川人徹底驅逐出貞地。只要風王殿下肯助在下一臂之力,等我方趕走川人之后,在下將以龍湖郡作為酬謝,贈與風國。”
    唐寅眨眨眼睛,面含笑意,沉默未語。見唐寅不說話,以為他是覺得自己的酬謝太輕,他立刻又說道:“如果風王殿下不滿意,在下還可將金吉郡一并讓于……”
    不等他說完,唐寅擺了擺手,說道:“那些都是后話,現在不談也罷,李將軍先說說,你想要我風國援助你多少軍備和糧餉?”
    “這……”李舒下意識地看了看身邊的部下們,又沉思片刻,說道:“我方……我方現在至少需要一個軍團的軍備、軍資以及二十萬兩軍餉和一百萬石的糧草。”
    一個軍團的軍備、軍資,相當于十數萬套的盔甲、武器(十萬套是正常所需,另需要數萬的儲備做替換之用)以及不下百輛的拋石機等等的大型器械。一百萬石的糧草以一石為一兩銀子計算的話,那也是相當于一百萬兩,再算上二十萬兩的軍餉,總共加到一起起碼得有五百萬兩的樣子。
    這在李舒自己看來,他已是獅子大開口了,并且做好了被唐寅‘砍價’的準備。
    五百萬兩在李舒看來是個天文數字,可在目前偌大的風國這里,并不算什么,即便是在上京修建幾座大臣的官邸所要花費的銀子都遠比這個數目大。
    唐寅托著下巴,仍是沉思不語。
    見狀,李舒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部下們。這時候許多將官和謀臣也向他連使眼色,暗示他要得太多了,不應該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向風王索要這么多的東西。
    李舒深吸口氣,低聲說道:“風王殿下……”
    唐寅抬起手來,打斷他下面的話,他現在考慮的不是李舒索要多少的問題,而是李舒一部值不值得自己援助,自己又應不應該援助他。
    如果說李舒是扶不上墻的爛泥,自己援助他再多的東西也沒用,都等于打了水漂,白白浪費風國的資源,而李舒若真是個人才,真具備雄才大略的話,自己對他的援助又可能變成養虎為患,最后反受其害,所以,這中間還真的是很難把捏的。
    唐寅有些拿不定主意,轉頭看向一旁的邱真,詢問他的意思。
    邱真微微一笑,看向對面的李舒,開口說道:“聽說,李將軍麾下人才濟濟,能臣猛將如云,不知今日能不能讓我等開開眼界,見識見識李將軍麾下的奇人異士?”
    李舒對邱真可不敢存有絲毫的怠慢之意,他欠身說道:“邱相言重了,在下的部下當中又哪有什么奇人異士,更無法與風國的猛將相比。”
    “哈哈!”邱真仰面而笑,說道:“李將軍一開口,就要我風國援助一個軍團的軍資、軍備以及糧餉,如果李將軍麾下連奇人異士都沒有的話,我想,我風國也就沒有再援助貴方的必要了。”
    “這……”李舒身子一震,臉色也變了,這時候,站于他身后的一名侍衛裝扮的大漢跨前一步,拱手說道:“在下愿獻丑一試!”
    這名大漢,長得膀大腰圓,魁梧雄壯,手臂伸出來都有小孩的大腿粗,滿臉的橫肉,走起路來突突直顫,配上黝黑的皮膚,真仿佛半截鐵塔似的。
    唐寅、邱真以及眾風將上下打量此人一番,邱真看向李舒,笑問道:“李將軍,這位是……”
    李舒忙拱手介紹道:“這位是在下的護將,名叫雷蒙。”說著話,他又回頭低聲提醒道:“還不趕快去見過風王殿下和邱相!”
    名叫雷蒙的大漢從李舒身后走出來,來到大帳的中央,分別向唐寅和邱真拱手施禮,甕聲甕氣地說道:“小人雷蒙,見過風王殿下、邱相!”
    唐寅含笑看著他,笑問道:“雷蒙,你有什么本事?”
    “回稟殿下,在下的力氣大!”
    “哦?在軍中,力大之人不計其數,你又有何與眾不同之處?”唐寅笑呵呵地問道。
    他這話還真把雷蒙問住了,他就是力氣大,至于有啥與眾不同的,他也說不上來。他憋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說道:“小人的力氣特別大!”
    “哈哈!”唐寅被他逗得大笑,點頭說道:“既然如此,你就讓本王看看,你的力氣到底有多大!”
    “遵命!”雷蒙插手施禮,而后向四周環視,似乎在找能檢驗自己力氣的東西,可是看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當他的目光落在營帳外時,眼睛頓是一亮,二話沒說,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