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9

  終卷第六十九章
    黑衣人看著肖香,沉吟片刻,還是說道:“在下是風人,是大王派我來保護公主殿下的!”
    是唐寅派來的人!肖香暗吃一驚,腦中靈光一閃,追問道:“上次本宮在容弟府中遇險,也是你向布英將軍報的信?”
    當時,肖香中了肖容之計,被困于公子府,結果布英在第一時間率軍趕到,殺掉肖容,救出肖香,過后肖香也有仔細問過布英,他為何會來的這么快,又是怎么知道容弟要害她的?布英如實相告,他本不知道肖容要加害肖香,是有人秘密向他通風報信,他才將信將疑的帶人來到九公子府一探究竟,結果報信之人的消息還真對了,肖香確實在九公子府遇險,過后他也想找那名報信之人給予重謝,可那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
    由于找不到那名秘密向布英通風報信的人,此事也就成了一樁懸案,再者說,對方是出于一片好意,既然不想露面,肖香也就沒有再深究,現在,她看到了這名黑衣人,自然而然地將他和此事聯系到一起。
    黑衣人淡然一笑,他聳聳肩,說道:“公主殿下果然聰慧過人!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公主不必掛在心上。”
    說話之間,他突然側了側頭,立耳傾聽片刻,收起笑意,對肖香正色說道:“第五軍團的人馬上就到,在下真的要走了,公主殿下多保重!”
    說完,也不等肖香做出反應,他強行拉下肖香抓住他衣襟的手,縱身竄進麥田地里,只一會的工夫,人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肖香還有太多的疑問需要他來解答,她想知道唐寅為何要派人到昭陽,目的何在,又為何要來人暗中保護自己,若是自己死了,那些臨時聯合到一處的公子公主們必然調轉矛頭,自相殘殺,川國的王位之爭只會變得更加激烈、撲朔迷離,朝廷也肯定更加混亂,這不是對風國更加有利嗎?
    只是黑衣人不給她多問的機會,肖香急忙站起身形,下意識地向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過去,可她跑出沒兩步,腳下一軟,又撲倒在地,兩條腿仿佛不像是自己的,沉重又酸麻,使不上力氣。
    正在她掙扎著要重新從地上爬起時,馬蹄聲陣陣,一大隊川騎兵如同旋風一般向她這邊狂奔過來。轉瞬間,川騎兵便沖到肖香近前,立刻將她圍在當中,緊接著,馬上的騎士們紛紛下馬,為首的一員川將快步走到肖香近前,單膝跪地,插手施禮,急聲說道:“末將救駕來遲,讓公主受了驚嚇,還請公主降罪!”
    說話的這名川將有三十多歲的模樣,長得面白如玉,眉分八彩,目若朗星,相貌英俊,英姿勃發,他不是旁人,正是川國的上將軍,任放。
    肖香的目光呆呆地注視著黑衣人消失的方向,過了好半晌她才回過神來,轉目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任放。
    看清楚來人,她緊繃的神經也一下子松緩下來,再堅持不住,眼前突然一黑,而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耳邊隱約傳來任放關切地呼喚聲:“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當肖香悠悠轉醒的時候,已是一個多時辰之后,她人業已躺在第五軍團駐地的營帳里,床榻的周圍要么是醫官、要么是侍女,任放則焦急地來回踱著步。
    “公主醒了,公主醒過來了!”醫官最先發現肖香醒來,一個個驚喜交加,連聲呼喊。
    聽聞醫官的叫聲,任放急忙收住腳步,分開人群,三步并成兩步,來到床榻前,彎下腰身,緊張地問道:“公主感覺怎么樣?哪里受了傷?”
    公主在他的管轄之內被刺客行刺,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他也難逃其咎,弄不好都得滿門抄斬,給公主做陪葬。
    肖香先是看眼任放,再瞧瞧床榻旁的其他人,而后又慢慢閉上了眼睛。
    緩了好一會,她渾漿漿的腦袋終于清醒了一些,她才重新把眼睛睜開,看著任放,有氣無力地問道:“刺……客呢?”
    “公主殿下請放心,刺客現在業已死的死,逃的逃,不會再威脅到公主了。”見到肖香蒼白的臉頰總算是恢復些血色,任放懸于嗓子眼的心也終于是落了下去。
    “可有……可有查明刺客的身份?”肖香的肘臂支了支床榻,試圖坐起身形,周圍的侍女們急忙紛紛伸手,扶她坐起。
    任放眉頭緊鎖地搖了搖頭,說道:“刺客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的憑證和線索,就連他們所穿戴的盔甲都是沒有編制的。”
    川國的盔甲只要分發下來都是帶有編號的,中央軍烙印有隸屬軍團的標記,地方軍烙印有地方標記,家族軍也會烙印有家族的徽章。
    而這批刺客所穿的盔甲是沒有這些標記的,也無法從中判斷出他們的具體身份。
    聽聞任放的話,肖香的臉上露出苦笑,說道:“如此來說,他們所穿的盔甲皆為私造。”
    “哦……”任放為難地點點頭,應道:“很有這種可能。”不過,也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刺客在制造司內有人,通過制造司的內應,把剛制造出來還沒來得及烙印的盔甲偷偷盜出。當然,任放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發生這種情況,制造司也不在他的管轄范圍之內。
    肖香還想說話,突然又皺了皺眉頭,對左右的侍女說道:“為本宮取杯水來!”
    有侍女連忙答應一聲,倒了一杯清水,遞給肖香。后者一口喝干,清水下肚,她整個人看上去也精神了不少。她清了清喉嚨,又問道:“本宮所帶的那些侍衛,傷亡如何?”
    “這……”任放垂首不語。
    “任將軍有話盡管直說,本宮還能挺得住!”
    “回稟公主殿下,公主的侍衛皆忠心耿耿,現已……現已全部殉國,無一生還。”任放硬著頭皮把話說完。
    肖香聽后,握于手中的杯子摔落在地,眼圈一紅,眼淚無聲地滾落下來。
    她的那些貼身侍衛們,其中很多人都是追隨她有數年之久,平時,她可能不會多看他們一眼,但不代表她對他們毫無感情,現在聽說侍衛們皆拼死力戰,全部陣亡,肖香悲從心來,強忍著沒有哭出聲。
    她默默流淚的模樣讓人看了更感心疼,即便是任放見了都感到一陣陣的于心不忍,他低聲勸道:“人死不能復生,公主殿下還請節哀才是!”
    肖香淚眼朦朧地看著任放,顫聲說道:“本宮即是哭他們死的不值,也是在哭他們欺本宮太甚!”
    任放心頭一顫,疑道:“他們?”
    肖香哭紅的雙眼眨也不眨地凝視著任放,反問道:“任將軍以為會有誰能養出這么多又這么厲害的刺客,還這么急于致本宮于死地,甚至不惜在第五軍的駐地范圍內冒險動手?”
    “這……”任放又不是傻子,自然能猜到此事定然和王位之爭有關,刺客十之**也是與肖香不合的公子或公主派來的,只是這話他無法說出口,毫無證據,擅自猜疑公子、公主,那可是大逆不道。
    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末將不知。”
    肖香目光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帶著哭腔說道:“事到如今,任將軍還想置身事外,還想與世無爭嗎?為了爭奪王位,他們使盡陰謀詭計,千萬百計的欲致本宮于死地,而且還擅做主張,招來十三路諸侯率家族軍圍困昭陽,恐怕,本宮若再不死,城外的家族軍就要強行攻入都城之內,手刃本宮了,難道任將軍還要繼續坐視不利,任由本宮受人宰割嗎?”
    任放身子一震,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說道:“不會的,公主殿下,縱然諸侯再膽大妄為,也絕不敢公然犯上,謀害公主……”
    “萬一他們真要這么做呢?”
    “那末將必當竭盡所能,哪怕粉身碎骨,亦誅滅叛逆,確保公主無虞。”
    “既然如此,任將軍現在就應該站在本宮這一邊,驅逐那些未經朝廷調令就擅自回都的諸侯,并嚴查欲行刺本宮的幕后兇手!”肖香眼中的淚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恨意。
    任放苦笑,垂首未語。
    追殺刺客的幕后元兇、驅逐回都的諸侯,最后的結果會是什么,肯定會演變成兵戎相見,若真到那種地步,川國上下就得亂成一鍋粥,而這正是虎視眈眈的風國想要看到的。
    川國經受不起這樣的動蕩和內亂,這場王位之爭,只能是文爭而不能是武斗,這是任放心中的真實想法。
    他堅持自己不傾向任何一邊的立場,可讓肖香與肖亭、肖淵的勢力達到均衡,雙方互有顧慮,誰都不敢輕易動武,雙方的王位之爭也只能保持在斗而不破的程度,一旦自己的態度發生傾斜,無論是倒向肖香還是倒向肖亭、肖淵,都會使其信心膨脹,使另一方陷入絕望,事態亦會進展到難以控制的地步。
    “公主殿下,請恕末將難以從命。”任放眉頭擰成個疙瘩,自己到底該怎么做,他現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