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0

  終卷第七十章
    說來說去,任放還是不肯站到自己這一邊,這讓肖香即感無奈又感挫敗。【】“本站域名就是strong/strong點,請記住本站域名!”
    她不甘心地說道:“任將軍不要以為搬出都城,住進軍營里就能置身于事外,他們不會放過你,甚至還可能牽連到你的家人身上。”
    聽聞這話,任放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正色說道:“公主如此威嚇末將,實在讓末將惶恐。”
    “不是本宮在嚇你,而是現在他們業已喪心病狂,光天化日之下都敢行刺本宮,任將軍以為還有什么事情是他們做不出來的,或是他們不敢做出來的?”肖香語氣沉重地提醒道。
    “多謝公主殿下的告誡,末將知道了。”任放點點頭,但臉色依然陰沉,沒有再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他心里明白,在自己三番五次的拒絕下,肖香已經急了,說的這些也只是她的氣話罷了。事實上,也確實是肖香的氣話,可她又哪里知道,還真不幸被她言中了。
    在肖香去找任放的第二天,深夜,位于昭陽城內中心地帶的任府突然遭到一場不可思議的偷襲,而偷襲任府的并非是匪寇或刺客,而是穿著軍裝、盔甲的軍兵,人數有數百之多。
    這些川兵打著中尉府的旗號,帶有中尉府的憑證,以任放私通敵國之名,先是把任府包圍起來,而后強行沖入府內,將任放年邁的父母連同妻兒老小共十余人全部綁走。
    他們來的快,去得也快,前前后后加到一起還不到一柱香的時間,而且行動有秩,一舉一動皆很正規,甚至在抓完人后,還把任府的大門貼上了中尉府的封條。
    可以說從開始到結束,看不出有任何的問題,就是中尉府在抓人辦案,以至于任府的家丁、護院皆不敢上前攔阻,等到軍兵們把人都帶走后,任府的仆人才慌慌張張的跑到任放的叔叔府上去報信。
    任放的叔叔任懷忠在朝中雖非高官要職,但也是正三品的御史中丞,能直接參與朝政。
    聽聞任府來人的報信,他滿腦子的莫名其妙,朝廷沒有查辦任放啊,任放現在還好端端地呆在城外軍營里呢,怎么中尉府會突然派人去查封任府,還抓走了十多人呢。
    任懷忠一邊派人去往城外的軍營給任放報信,一邊親自趕往中尉府,要問個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當他到時,中尉府一片安詳平靜,衙門里沒有掌燈,中尉于青也不在,只有一個中尉府的小吏在當值,看不出有一絲一毫要辦大案的蛛絲馬跡。
    聽說御史中丞任懷忠來訪,那名中尉府的小吏絲毫不敢怠慢,親自迎接出來。見面之后,任懷忠劈頭蓋臉的質問中尉府為何要抓捕任放的家人,查封任府,任放到底犯了什么罪?
    那名中尉府的官員被任懷忠連珠炮似的發問完全問蒙了,他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中尉府什么時候派人去查封任府了,又何談抓捕任放的家人?
    任放那可是堂堂的上將軍,川國的侯爺,手里握有三個中央軍軍團的指揮權,他若犯了事,中尉府肯定查不動他,得大王和朝廷派下高官要員才能調查。
    等任懷忠說完,這名官員連連搖頭,說道:“任大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您看看,今晚我們中尉府就這么幾個人當差,又怎么可能去查封任府呢?”
    即便他不說,任懷忠也看出有問題了,他令人把那名報信的家丁叫過來,沉聲問道:“你確認是中尉府查封的任府?”
    “是的,二爺,那些官兵帶有中尉府的令牌,還有中尉大人的手諭,而且封條上也都有中尉府的字樣,絕對錯不了。”
    “不可能!”不等任懷忠說話,中尉府的官員已連連搖頭,說道:“中尉大人現正在家中休息,根本沒來中尉府,就連中尉大人的官印還擺在大堂內呢,何來的手諭啊?”
    “哦……這……”家丁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他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查封任府的官兵確實是自稱來自中尉府,而且也確實拿出了中尉的手諭,至于是真是假,那就不是他這個下人能分辨的了。
    這時候,任懷忠意識到不對勁,也意識到事情言重了,如果不是中尉府的人干的,那會是誰干的?查封任府的官兵到底是群什么人?
    任府遭到一群來歷不明的官兵查封,還打著中尉府的旗號,要命的是,任放的家人都被帶走了,這可不是件小事,很快,此事就在全城傳開了,中尉于青也親自趕到任府查看。
    任府的大門上還貼有中尉府的封條,封條上面清清楚楚地蓋著中尉府的大印,這絕對是出自于中尉府貨真價實的封條,可于青心里明鏡似的,他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更沒有讓人去抓任放的家人、查封任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快,連任放也帶領一大隊親兵趕回到城內,問清楚整件事的原由后,他基本可以斷定,自己的家人定是遭到歹人的綁架,而這批歹人絕非普通的匪徒,他們能喬裝成中尉府的人,還喬裝得毫無破綻,連中尉府的封條這么重要的東西都能弄到手,可見這批歹人能耐之高。
    于青為了擺脫自己的嫌疑,更是賣力辦案,下令封鎖昭陽的四面城門,出動全部的中尉府官兵,在全城范圍內挨家挨戶的搜查,發誓要查出歹徒的蹤跡和任放家人的下落。
    可是,偌大的昭陽城又哪是一時半刻能查得完的,再者說,這批歹徒的行動如此周密,又哪會那么容易的讓你查出端倪。
    為了找尋家人,任放也使出了全力,調動第五、第七兩個軍團的將士,參與到搜查歹徒的行動中。
    中尉府加上第五、第七兩軍團,連同都城守軍,合計兵力有三十余萬眾,在昭陽城內展開地毯試的搜查,結果這一搜就是三天,三天下來,各方皆是毫無線索,那數百之多的假官兵以及被綁走的任放家人好像憑空消失了似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現在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歹徒已經離開了昭陽,要么,歹徒藏在一處還沒有被人搜查到的地方。
    由于事發的當晚,各城門的守軍并未看到有軍兵押人出城,所以第一點基本可以排除,那么就只剩下第二點。
    可是,能被搜查的地方都已搜查過了,毫無線索,整個昭陽城,就只剩下那些無法被搜查的地方了。其中包括朝廷官員的府邸、公子公主的府邸以及王宮等要地。
    這些地方皆是不好搜查的,王宮和公子、公主府就不用多說了,那是王族之地,就連朝中大臣的官邸也不是你想搜就可以搜的,那需要有大王的手諭,可現在川國沒有君主,又何談大王手諭?
    這日,川國的朝堂上。
    大臣們議完貞地的叛亂以及國內的一些事務后,接下來談論的焦點就是任放家人被綁架一事。右相司馬召嚴首先開口,關切地問任放道:“任將軍,綁匪之事可有線索?”
    現在任放已過了心急如焚的階段,他甚至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他緩緩搖頭,語氣沉重地說道:“現在可以確定的是,綁匪并未離開昭陽,只是,暫時還沒能查出他們的蹤跡。”
    司馬召嚴冷聲說道:“都城雖大,但也沒有大到無邊無際的程度,既然歹徒就在城內,怎么可能會一直查不出線索呢?可是有人沒有盡心盡力的查案,或是在存心包庇歹徒不成?”
    唉!于青在心中哀嘆一聲,右相的話這擺明了是沖著自己來的,辦案不利,誰的責任再大?不用找,他中尉府責無旁貸。于青跨步出列,向司馬召嚴拱手深施一禮,說道:“司馬丞相,這三天來,下官沒有睡過覺,眼睛幾乎都未曾合過一下,一直在東奔西走,調查歹徒的線索,只是,始終毫無發現,這并非下官沒有盡力,而是……而是真的無能為力……”
    “好一個無能為力,若是先王在,你可敢當著先王的面說出‘無能為力’四字?如此無用,你還有何德何能擔任中尉一職?”司馬召嚴厲聲訓斥道。
    中尉府是個特殊機構,它并不歸右相管,也不歸左相管,是直接效命于君主的。
    以前,司馬昭眼與于青的關系也不錯,至少在朝堂上不會像現在這樣*裸的攻擊,自從肖軒病故,一切都變了,朝中的大臣分派分系,有支持肖香的,有支持肖亭的,還有支持肖淵的,等等,派系之間相互攻擊,明爭暗斗,對于不同派系的同僚,恨不得一下就致對方于死地,以前川國朝堂上的一片祥和之氣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的情況正是這樣。于青是支持肖香的,而司馬召嚴則是支持二公子肖淵的,現在好不容易抓住于青的破綻,司馬召嚴哪肯放過,唇槍舌劍,步步緊*。
    見到司馬召嚴火力全開,攻擊于青,那些支持肖亭、肖淵的大臣們也紛紛加入進來,橫加指責于青的不是,認定他有失職之責,甚至有些大臣直接認為他與歹徒有關聯,要不然的話,歹徒怎么可能會冒充他中尉府的人,又怎么可能會弄到中尉府的令牌和封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