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3

  “是的,末將此次前來,是專程請公主幫忙的!”任放欠身說道。【】
    肖香一笑,慢悠悠地柔聲說道:“任將軍可要知道,這次本宮若幫了你,以后你也得幫助本宮啊!”
    任放暗嘆口氣,點點頭,說道:“末將明白。”
    “明白就好。”肖香臉上的笑意更濃,在大堂里邊緩步走動邊說道:“上一次本宮就提醒過任將軍,有一處地方,是你想不到也搜不到的。”
    任放拱手說道:“還請公主明示。”
    肖香回過頭來,一字一頓地說道:“王、宮。”
    “王宮?”任放猛然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肖香,驚訝得半晌沒回過神來。偌大的王宮擺在那里,任放當然不會忽視,可是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王宮和歹徒聯想到一起。
    王宮重地,鎮守森嚴,即便是第一流的靈武高手都混不進去,歹徒又怎么可能進到王宮里,還能把自己的家人也帶進去,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任放呆若木雞,過了好一會,他急忙站起身形,正視肖香,說道:“公主,此話……此話可不能亂講啊……”
    肖香冷然一笑,說道:“父王若在,確實無人敢把主意打到王宮身上,可是現在父王賓天,王宮無主,這就難保不會有別有用心之人把主意打到王宮身上了。王宮重地,別說任將軍不敢觸碰,就算是想都不敢往那方面想,整個昭陽城,任將軍以為還能有比王宮更安全、更適合窩藏人質的地方嗎?”
    任放心思急轉,與此同時也忍不住倒吸口涼氣。是啊,自己從來沒想過王宮會有問題,如果歹徒真的把自己的家人藏在王宮內,那手段就太高明了,也太大膽了,不過話說回來,歹徒綁架自己家人的手段又何嘗不是即高明又大膽呢,而且能在于青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盜出中尉府那么多重要的東西,堪稱手眼通天,如此來看,或許他們真的有可能混入王宮之內。
    想到這里,任放激靈靈打個冷戰,自己天天都要上朝,天天都要進出王宮,難道,自己每天都是和家人們擦肩而過?
    想到這里,他連連搖頭,對肖香說道:“公主殿下,就算……就算歹人真的藏進了王宮里,末將……末將也無權對王宮展開搜查啊!”
    何止是無權搜查,除了上朝,平時的王宮他是連進都進不去的。
    看到任放滿臉的憂心忡忡,肖香淡然一笑,說道:“別說任將軍,王宮重地,除了大王之外,任誰都無權進行搜查,包括本宮在內,不過,不能明查,卻能暗查,本宮亦可助任將軍一臂之力!”
    任放眼睛頓是一亮,急忙追問道:“公主殿下要如何暗查?”
    “明日,本宮可帶任將軍進入王宮暗訪,如果任將軍的家人真的被藏在王宮里,終究會留下些蛛絲馬跡。”肖香正色說道。
    任放邊聽邊點頭,等肖香把話說完,他一躬到地,說道:“末將多謝公主殿下的鼎力相助,若是這次真能找到線索,救出末將的家人,公主殿下的大恩大德,末將亦會沒齒難忘。”
    肖香一笑,微微擺了擺手,柔和地說道:“任將軍不必客氣,不管于公于私,本宮都該助任將軍一臂之力。”
    當天無話,翌日,肖香帶著任放,前去王宮。肖香是公主,出入王宮當然如回自家,不過任放可是外臣,他要進入王宮的話,必須要得到大王的首肯,只不過現在王宮無主,任放身份顯赫,加上還有公主相伴,王宮外的侍衛們也就未多加盤問,順利放行了。
    任放雖說每天都會進出王宮,但也僅限于前宮,至于中宮和后宮,他可從來沒進去過,這次跟隨肖香暗訪,也算讓他開了眼界。
    川王宮占地極大,分為前、中、后三宮,前宮和中宮的面積相差不多,而后宮的面積則最大,若是細分的話,后宮還可分出東宮、西宮以及正宮三大區域。
    如果是毫無目的的游逛,即便走上一整天也未必能把川王宮全部逛完。肖香和任放先是在王宮的周邊地帶進行暗訪,暗訪的對方也是多以站崗和巡邏的王宮侍衛為主。
    川王宮除了南北兩個正門外,在其東西兩側還各有一座側門。
    等到天近中午的時候,肖香和任放狂到東側門這里。這邊的守衛相對于南北兩個正門而言要稍少一些,實力也相對較弱。
    王宮的侍衛都認識肖香,見到公主來了,其中的侍衛頭領立刻迎上前去,拱手施禮,說道:“小人參見公主殿下!”
    肖香隨意地揮下袍袖,示意他平身,而后上下打量這名侍衛頭領,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衛頭領一怔,不明白公主為何突然問起自己的名字。王宮侍衛在旁人面前或許還能威風八面,但在王族面前,就是下人、奴才,平日肖香碰到他們,正眼都不會多看一下,更別說問他們的名字了。愣了一會,他方小心謹慎地回道:“回稟公主殿下,小人名叫薛會。”
    “恩!”肖香隨口應了一聲,又問道:“這幾天,王宮可有異樣?”
    名叫薛會的頭領嚇了一哆嗦,忙擺手說道:“并無異樣……”
    “先不要那么急著回答本宮。”肖香含笑向他擺擺手,說道:“七天前,深夜子時左右,可有人從此進出王宮?”
    聽聞這話,一旁任放立刻緊張起來,兩眼眨也不眨地凝視著薛會。
    薛會滿臉的迷茫,陷入沉思,他掐著手指算了算,然后向肖香歉然一笑,說道:“公主殿下,很不巧,七天前那晚,并不是小人當差,有沒有人從東門這里進入王宮,小人也不清楚。”
    “那晚當差的是誰?”
    “應該是洪二哥……哦,是洪原洪頭領!”薛會答道。
    “他現在在何處?”
    “今天是小人當差,洪頭領應在家休息。”薛會如實回答。
    肖香沉吟片刻,向薛會的身后望了望,接著話鋒一轉,又問道:“你手下的弟兄可有在七天前那晚當差的嗎?”
    “這……小人幫公主殿下問一問。”說著話,薛會快步跑回到眾侍衛當中,環視眾人,問道:“你們當中,有誰是七天前夜間當差的?”
    眾侍衛面面相覷,誰都沒敢站出來說話。他們不知道七天前的夜間發生了什么問題,既然是公主親自前來詢問,事情肯定是小不了,即便是有那天當差的人也不敢站出來承認。
    見眾侍衛無人站出來應話,薛會把眼睛一瞇,沉聲說道:“老子再問一遍,究竟誰在七天前的夜間當差了?現在站出來還一切好說,若是讓老子自己查出來,可小心你們身上的皮!”
    “……”侍衛們仍是一片沉默,見狀,薛會正要回去向肖香復命,這時候,侍衛當中有人低聲嘟囔道:“老孫,七天前那晚不是你當差嗎?”
    嘟囔聲不大,但也足夠薛會聽清楚的。他揚起眉毛,問道:“誰?誰在說話?”
    隨著他的問話聲,一名三十多歲的侍衛從人群中磨磨蹭蹭地走出來,到了薛會近前,低聲說道:“薛大人,七天前那晚,小人……小人有當差。”
    薛會聞言鼻子差點氣歪了,若不是公主在場,他真想甩他兩耳光。他低聲怒斥道:“你耳朵聾了嗎,剛才怎么不站不出來,他娘的,老子差點被你害死!”
    那名侍衛咧嘴問道:“薛大人,那天……那天晚上王宮出了什么事嗎?”
    “老子怎么知道,你自己去問公主殿下!”
    薛會沒好氣地說道,接著,拽著這名侍衛,大步流星的走回到肖香近前,順手把他向前一推,拱手說道:“公主殿下,他正是在七天前夜間當差的。”
    “小……小人參見公主殿下!”那名侍衛雙腿發軟,撲通一聲跪到地上,向肖香連連叩首。
    見他嚇得汗如雨下,肖香撲哧一聲樂了,擺手說道:“你起來吧,不用怕,本宮只是有件事想問問你。”
    “公主殿下想知道什么,小人知無不言……”
    肖香點點頭,對一旁的薛會說道:“你回去當差吧,這里沒你的事了。”
    “是,公主殿下!”薛會答應一聲,臨走之前還沒忘狠狠瞪了那名侍衛一眼,暗示他小心說話,別給自己添麻煩。
    “你陪本宮走一走。”說話之間,肖香轉身向旁走去。那名侍衛慌忙地擦了擦額頭冷汗,小心翼翼地跟隨在肖香的身后。
    “本宮問你,七天前,你當差的那晚,可有人從東門這邊進出王宮?”肖香閑庭信步,邊慢慢走動,邊狀似隨意地問道。
    “哦……公主請先容小人想想。”侍衛皺著眉頭,沉思時間不長,恍然想起了什么,抬起頭來,急聲說道:“有的,金將軍曾從東門這里進出過!”
    “金將軍?你說的可是金立仁?”肖香回頭看著侍衛。
    “正是!”侍衛連連點頭。
    肖香眼珠轉了轉,含笑說道:“七天之前的事了,你這么快就能想起來嗎?”
    “公主殿下,從東門進出王宮的人本就不多,尤其是深夜,更是罕見,所以小人對此印象較深。”那名侍衛吞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回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