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7

  肖香和任放帶人趕到肖亭的公子府時,這里業已被張思圖、楊召、呂尤、布英等將所率的近萬名川軍團團包圍。【】
    看到肖香到了,眾將一同迎上前來,紛紛插手施禮,說道:“公主殿下!”
    肖香若不來,他們可不敢私自展開進攻,畢竟肖亭是公子,川國的王族。肖香對眾人擺擺手,示意他們無須多禮,而后問道:“這里的情況怎么樣?”
    布英說道:“回稟公主殿下,公子府業已被我方包圍,只需公主一聲令下,我方將士們便可以強攻進去!”
    肖香點點頭,恍然想起什么,又問道:“我方現有多少將士?”
    布英略微算了算,說道:“有一萬多人。”
    肖香微微搖頭,說道:“恐怕還不夠,繼續調集人馬過來。”
    公子府可不是尋常的大臣府邸,家丁、門客、護院、護衛甚多,其中高手如云,真打起來,己方這一萬多將士真就未必能攻破公子府的防御。
    布英應道:“公主放心,我等早已派人去調兵了,用不了多久,各路人馬都會趕過來。”
    肖香贊一聲不錯,接著,她分開前方的人群,來到公子府的正門前,高聲說道:“里面的人聽著,本宮乃是五公主,讓大王兄出來與本宮說話!”
    她喊完之后,公子府內別說無人回話,連點動靜都沒有,靜得鴉雀無聲。肖香瞇縫著眼睛冷哼一聲,側頭說道:“等各路兵馬趕到之后,立刻進攻,如有反抗者,可就地正法!”
    “遵命!”眾將齊齊拱手應是。
    大概等了有兩盞茶左右的時間,各路的兵將相繼趕到,放眼望去,公子府外的軍兵越聚越多,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公子府外照的亮如白晝。
    肖香沒耐心再繼續等下去,揮手喝道:“攻!”
    隨著她一聲令下,諸將紛紛下達了進攻的命令。一時間,喊殺聲響成了一片,川軍猶如潮水一般向公子府攻去。
    有些川兵或架起梯子或堆起人梯,向院墻上攀爬,有些川兵則以木樁子撞擊公子府的大門,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不絕于耳。
    公子府的大門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被撞開的,里面明顯也增加了固定之物,最先沖進公子府的是那些攀爬院墻的川兵。
    只是人們沖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許多川兵剛剛站到院墻上,還沒看清楚公子府里是個什么狀況,已先飛射過來無數的箭支,只頃刻間,箭鋒破甲聲便連成一片,爬上院墻的川兵像刺猬似的或仰面摔倒,或一頭栽下院墻,慘叫聲亦是此起彼伏。
    川軍并沒有被公子府內凌厲的反擊嚇退,接下來進攻的將士紛紛舉起盾牌,硬頂著對方箭矢的勁射,強沖進公子府內,與里面的護衛戰到一處。
    和肖香估計的一樣,公子府里面的靈武高手太多了,硬碰硬的打起來,即便肖香這邊的將士有數萬之眾,但短時間內仍占不到明顯的優勢。
    眼看著戰斗越打越激烈,己方的傷亡也越來越重,肖香下意識地握緊拳頭,側頭喝道:“調兵,繼續調兵,今晚無論如何也得把公子府給本宮拿下來!”
    眾將明白,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攻破公子府、擒下大公子肖亭,讓城外的那些諸侯知道此事后,弄不好他們就會聯手殺入昭陽城,解肖亭之危,己方現在可冒不起這樣的險。
    人們紛紛應了一聲,各自派出自己的部下,趕往城外各軍團駐地,抽調兵力。他們剛把手下人派走,突然,一名川軍的千夫長騎快馬狂奔過來,到了肖香等人附近后,翻身下馬,跪地施禮,急聲說道:“公主殿下、各位將軍,大公子肖亭現已出城,看所行的方向,似乎是去往洪家軍的營地!”
    此話一出,讓在場的眾將腦袋嗡了一聲,肖亭竟然出城了?這怎么可能呢?公子府明明已經被己方包圍了,肖亭是怎么跑出去的?難道是長翅膀飛出去的不成?
    “為什么不攔阻他,他帶有多少人?”布英又氣又急,箭步竄到那名千夫長近前,抓住他的領口,將其硬生生提了起來。
    那名千夫長嚇得臉色蒼白,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公子要出城,小人……小人實在攔擋不住啊,隨大公子一同出城的還有近千人!”
    糟糕!布英冷汗流淌下來,肖亭肯定是去往血衣侯那里求救了,這可如何是好?
    布英放開千夫長,轉頭看向肖香。后者臉色陰沉,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她幽幽說道:“公子府內必是有通往外界的暗道,這次,是我們太大意了。”
    表面上看,肖香似乎對此變故也很感意外,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任放眉頭緊鎖,低聲說道:“公主,末將不久前剛帶人搜查過大公子府,并未發現有暗道啊!”
    “哼!”肖香嗤笑出聲,隨口說道:“如果那么容易就本人發現,還能稱之為暗道嗎?”她這隨意的一句話,在旁人聽來沒什么,卻讓任放的心里為之一驚,暗暗皺起眉頭。
    看來,公主對公子府內有密道之事并不感意外,很有可能不止是公子府內有密道,公主府內也有,甚至其他的公子府、公主府、大臣的官邸都有不為人知的密道存在。
    既然如此,公主又怎么那么篤定自己的家人是藏在王宮里呢,是她事先聽到了什么風聲,還是……任放都不敢繼續再往下想,如果是后一種可能,那五公主的心機就太可怕了。
    肖香見任放皺著眉頭沉思不語,臉色還變換不定,以為任放是在擔心肖亭逃出城這件事,她微微一笑,以手中的馬鞭輕輕拍了拍任放的肩甲,說道:“任將軍不必擔心,就算大王兄逃到血衣侯那里又能如何?大王兄指使金立仁做出綁架朝中大臣家眷之事,人神公憤,天理難容,如果血衣侯膽敢包庇大王兄,那他也是罪無可赦!”
    說話之間,她面色一正,沉聲說道:“諸位將軍聽令!”
    “末將在!”眾人身子一震,急急躬身插手。
    肖香瞇縫著眼睛,凝聲說道:“調動我方所有能調動之軍團,立刻圍困洪家軍駐地!”
    眾人聞言,同是一驚,公主這是要對血衣侯下手了。眾人愣了片刻,緊接著,齊聲應道:“末將遵命!”諸將接令后,紛紛轉身而去,只留下各自的偏將繼續在這里指揮戰斗。
    任放麾下軍團的駐地與張思圖麾下軍團的駐地在同一個方向,他兩人也是結伴出的北城,在回駐地的路上,任放幽幽說道:“張將軍,公主殿下似乎早就知道公子府內藏有暗道。”
    張思圖眨眨眼睛,搖頭而笑,說道:“不可能!如果公主知道公子府有暗道,要么會提前派人破壞,要么會在出口處設兵堵截,怎么可能會放大公子逃走呢?”
    “大公子逃走,必然會投奔與他關系最為密切的血衣侯,這不恰恰給了公主一個名正言順除掉血衣侯的理由嗎?”任放看著張思圖,小聲說道。
    張思圖在心里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也沒有直接回答任放的問題,而是話鋒一轉,反問道:“公主殿下是什么人?”
    他把任放問愣了,公主就是公主,還能是什么人?他呆呆地說道:“是……是公主啊,張將軍此話何意?”
    “呵!”張思圖笑了,輕笑,他搖頭說道:“看來任將軍現在還是沒有明白,公主并不是公主,而是大王,是我川國日后的大王,身為臣子,揣摩大王的心思乃為大忌,所以說,任將軍無須考慮太多,一切只須遵照公主的命令去做就好,此……方為明哲保身之道!”
    任放怔了怔,隨后恍然大悟,張思圖這個人太懂得為臣之道了。他點點頭,說道:“多謝張將軍賜教,在下明白了。”
    張思圖笑呵呵點點頭,過了好一會,他又突然開口,低聲說道:“其實,我也很認同任將軍剛才的推測。”
    見任放要開口說話,他忙又擺擺手,道:“這句話不必接,當我自言自語就好。”
    任放深深看了張思圖一眼,果然沉默未語。
    張思圖、任放、楊召、呂尤、布英五名上將軍,各回自己軍團的駐地。張思圖率第一軍團、楊召率第三和第四軍團、呂尤率第十軍團、布英率第六和第十二軍團連同任放所率的第五、第七、第八軍團,一同向洪家軍的駐地進發。
    五名上將軍,麾下合計九個軍團,可謂是氣勢如宏,猶如排山倒海一般,由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一同*近洪家軍的駐地。
    現在,逃出昭陽的肖亭確確實實就躲在洪家軍的駐地里。別說洪越天沒搞明白昭陽城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連肖亭自己都沒想明白肖香怎么就突然對自己下毒手了。
    等洪越天親自把肖亭接入軍營后,問他發生了什么事時,肖亭連連搖頭,顫聲怒吼道:“瘋了,肖香那賤婢簡直是瘋了,今晚,她竟攜大軍突然圍攻我的公子府,她是想先除掉我再繼承王位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