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8

  終卷第七十八章
    洪越天對于肖亭的說詞有些難以置信,肖香的膽子再大也不可能大到公然殺害王兄的地步,她這不是繼承不繼承王位的問題,簡直是造反了。【】
    見洪越天皺著眉頭不說話,肖亭急了,平日里的沉穩勁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大叫道:“洪叔,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快想個辦法啊!”
    洪越天沉吟片刻,側頭喝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從外面走進來一名侍衛,插手施禮,說道:“侯爺有何吩咐?”
    “你立刻著人給十二路諸侯傳話,就說五公主公然謀害大王子,請各諸侯速來本侯這里議事。”
    “遵命!”侍衛拱手應了一聲,接著,轉身快步離去。
    看到侍衛領命而去,肖亭長噓口氣,他咬牙切齒地說道:“洪叔,你等十三路諸侯兵強馬壯,聯合一處后,我倒要看看,肖香這丫頭還有什么本事,這次,我定要她身敗名裂,生不如死!”
    洪越天可沒有他那么樂觀,肖香有張思圖、楊召、呂尤、布英這些軍中大將的支持,都城附近,直屬于這些上將軍的軍團就多達六支,即便十三路諸侯的兵力全部加到一起,想勝他們也不容易,不過,目前己方有個很大的優勢,肖香大張旗鼓的謀害王兄,此乃大逆不道,己方在道義上至少是占上風的,就算肖香能控制住昭陽,控制住朝廷,也難以長久,己方可舉全國之兵討伐之。
    他恍然想起什么,急聲問道:“大公子,二公子呢?”
    肖亭眨眨眼睛,滿不在乎地說道:“我都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哪里還有余力去管他,想必,他還在城內吧!”
    洪越天連連跺腳,十三路諸侯里也有不少人是支持肖淵的,現在肖亭跑出來了,卻把肖淵扔在城內,只怕,己方未必能那么容易把十三路諸侯都聯合到一處。
    但事到如今,再想救出肖淵已然沒有可能,責怪肖亭也沒用,洪越天苦笑一聲,說道:“大公子盡管在營帳中休息,我想,肖香的膽子再大還不會大到舉兵來攻我洪家軍的地步!”
    肖亭長松口氣,拱手說道:“侄兒可就全仰仗洪叔了!”
    “哎呀,公子客氣了!”洪越天連忙回施一禮。
    洪越天以為,憑借大公子和自己的威望,足可以把另外的十二路諸侯全部召來,至少是召來大半,結果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去往各諸侯那里傳信的軍兵紛紛返回,帶回來的消息一致,各諸侯皆決絕前往洪家軍駐地議事,另外人們還帶回一個更為可怕的消息,中央軍第一、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十、第十二合計九支軍團都在向洪家軍駐地這邊進發,現在,速度最快的第一軍團已于距洪家軍駐地不足三里的地方停下來,擺好了進攻的架勢。
    聽聞軍兵們的回報,肖亭和洪越天都傻眼了。怔住好一會,洪越天才回過神來,大聲喝道:“第五、第七、第八兵團都是歸任放指揮嗎?難道……連任放也投靠了肖香不成?”
    肖亭突然恍然大悟地驚叫一聲,急急說道:“我知道了,難怪肖香敢對我下手,原來綁架任放家眷的人就是她!定是她以任放的家人做要挾,脅迫任放為她做事,好個卑鄙又毒辣的女人!”
    “大公子……”一名報信的軍兵咽口唾沫,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洪越天怒喝道:“休要再吞吞吐吐,有話快說!”
    “是……是!任……任將軍的家眷現已被找到,是……是在王宮里找到的,綁架任將軍家眷的人原來……原來就是金立仁……”
    聽到這,肖亭的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一把把那名軍兵的衣領子抓住,厲聲喝道:“你再說一遍?”
    “是……是金立仁綁架的任將軍家眷,金立仁現已畏罪自盡,而在他自盡之前,已承認是奉……大公子之命才……才這么做……”下面的話他沒說下去,因為肖亭的俊臉已變得比厲鬼還猙獰,五官都扭曲成一團。
    “放、屁!”肖亭猛然大吼一聲,狠狠把那名軍兵推開,后者站立不足,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等他站起身形,肖亭像瘋了似的沖了上來,抬腳就踢,邊踢邊瘋吼道:“本公子什么時候叫金立仁去綁架任放的家眷了?他血口噴人!簡直是血口噴人!”
    那名軍兵被肖亭踢得抱著腦袋滿地打滾,尖聲叫道:“公子饒命,這不是小人說的,是外面都在這么傳,公子饒命啊……”
    “都在這么傳?”肖亭猛的停下來,接著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嗷的怪叫一聲,回手把佩劍抽了出來,怒吼道:“本公子先要你的命!”說話之間,他舉劍就劈。
    洪越天跨步上前,把他攔阻,急聲說道:“公子息怒,先讓他把話說完嘛!”
    “洪叔……我……我可從未讓金立仁去綁架任放的什么家眷啊……”
    “我知道、我知道,公子請先消消氣!”洪越天一邊好言勸說盛怒的肖亭,一邊回頭向倒在地上,滿臉滿身都是血的軍兵喝道:“到底怎么回事,趕快給本侯說個清楚!”
    那軍兵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跪在洪越天面前,把他所聽到的傳聞又仔仔細細地重新講述一遍,最后,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各路諸侯皆已認為是大公子令人綁架的任將軍家眷,現在事情敗露,大公子是……是屬畏罪潛逃,所以……無人敢來……敢來援助我軍,諸侯皆說,現在若……若站在大公子這邊,就如同是……是叛逆!”
    嗡!洪越天的腦袋嗡了一聲,眼前發黑,身子不由自主地連連搖晃,險些當場暈過去。
    肖亭的臉色亦是瞬間變得慘白,他手中的長劍脫手落地,緊接著,他箭步沖到洪越天近前,緊緊抓著他的胳膊,尖聲說道:“洪叔,我……我真的從未令人去綁架任放的家眷,這……這是詭計,這定是她肖香設下的詭計,洪叔你得幫我,這次你無論如何都得幫我啊,如果連你都不幫我,那……我就沒救了,那就沒有人能幫我了!”
    此時的肖亭已是六神無主,語無倫次,臉色白得嚇人,豆大的汗珠子順著他的額頭、面頰不斷的滴淌。
    洪越天看著肖亭,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
    肖亭并不是笨蛋,相反,他比天下絕大多數人都要聰明,都要有城府,絕不會干出讓金立仁去綁架任放家眷這樣的蠢事,還把人質藏在王宮里,這怎么可能呢?
    洪越天安撫道:“大公子莫要驚慌,只要有本侯在,就無人能動得了大公子!”
    他話音剛落,又有軍兵急匆匆跑進來稟報:“報!報將軍,五公主率九支軍團于我軍周邊云集,現五公主已來到我軍營前,要見將軍!”
    肖亭聞言,身子頓是一哆嗦,把洪越天抓得更緊,顫聲道:“洪叔……”
    洪越天沉吟片刻,說道:“去見見肖香也好,本侯倒要看看她到底想怎樣,大公子,您盡管在營中安心等候就是!”
    “不,洪叔,我……我要隨你一同前去!”
    “這……”洪越天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只是見到肖香之后,大公子千萬不能急躁,當好言安撫,哪怕是暫時示弱也好,先渡過眼前的危機再說!”
    “我明白、我明白!”肖亭連續深呼吸,讓自己盡可能的冷靜下來,平復情緒。
    肖亭和洪越天帶著數千名親兵護衛,走出洪家軍大營。到了營外,舉目向對面觀瞧,只見前方旗幟招展,兵甲如林,列得整齊的方陣黑壓壓的一面,鋪天蓋地,蔓延得無邊無際。
    好大的陣勢啊!肖亭和洪越天不約而同地皺了皺眉頭。
    在距離洪家軍大營一里開外的地方,還停有一支近萬人的兵馬,清一色的騎兵,上面的騎士連同下面的戰馬皆披掛著精鋼打造的盔甲,這正是川騎兵中最為驍勇善戰的鋼甲騎兵。
    鋼甲騎兵即不是輕騎兵,也不是重裝騎兵,它介于兩者之間,有速度快、攻擊猛、防御強的特性,是正面突破敵陣的利器,只不過鋼甲騎兵的盔甲較難打造,川軍中的鋼甲騎兵數量并不多,大多是布置在川國中央軍的第一到第五軍團里。
    在鋼甲騎兵的隊列前面,停著一輛金碧輝煌的馬車,馬車高大又寬敞,由八匹駿馬拉著,那正是肖香的坐乘。
    肖亭和洪越天對視一眼,后者微微點下頭,前者會意,兩人并肩而行,直奔肖香的馬車而去。
    等到雙方之間的距離已不足三十步時,肖亭和洪越天勒住戰馬,抬頭再看對面,端坐在馬車里的不是肖香還是誰?在馬車的左右,還有張思圖、任放、布英等一干川國的大將。
    肖亭雖是公子,但他這輩子還沒上過真正的戰場,與他相比,旁邊的洪越天則顯得沉穩許多,這樣的陣勢,畢生征戰的洪越天也見識得太多了。
    洪越天滿臉的從容,沖著對面馬車內的肖香拱了拱手,先是哈哈大笑一聲,接著問道:“公主殿下如此興師動眾的來到我洪家軍駐地,不知,公主殿下有何貴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