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9

  終卷第七十九章
    “洪越天,你可知罪?”肖香沒有多余的廢話,甚至連寒暄都懶的說,直呼洪越天其名。【】
    洪越天臉色微變,不過立刻又回復正常,含笑說道:“本侯哪里有罪,還請公主殿下明示。”
    “哼!”肖香冷笑一聲,從馬車里緩緩走出來,站在車轅上,震聲說道:“沒有朝廷的調令,你擅自帶兵回都,可是回來*宮的?只此一條,你便有大逆不道之嫌。”
    不等洪越天接話,肖香繼續說道:“其二,肖亭指使王宮侍衛,綁架朝中大臣家眷,擾亂朝綱,罪無可恕,而你,非但不助朝廷懲治于他,還斗膽窩藏庇護,此為你的第二罪!”
    “放……”肖亭聽了肖香的話,怒火中燒,一時間也忘了恐懼,正要破口大罵,旁邊的洪越天急忙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他不可毛躁。
    肖亭反應也快,立刻意識到自己現在與肖香針鋒相對甚是不妥,把吐到嘴邊的罵聲又咽回到肚子里,他深吸口氣,將心中的怒火一壓再壓,心平氣和地說道:“香妹,這其中只怕是有誤會吧,為兄可從未令人去綁架任將軍的家眷,這完全是金立仁的惡意中傷,香妹總不會只聽信外人的話,而不相信為兄吧!”
    肖香咯咯地笑了,想不到大王兄也有這般示弱、這般低聲下氣的時候,平日里,他在自己面前可都是趾高氣揚的,不知有多少次,他暗中派出的刺客就要致自己于死地了,若不是自己命大,又怎能活到今日?但凡肖亭還念及一丁點手足之情,今日,自己也不會把事情做得這么絕。
    她慢悠悠地說道:“常言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金立仁能在臨死之前交代出是受大王兄的指使,難道其中還會有假嗎?何況,金立仁可一直都是大王兄的心腹,此乃人人皆知之事,他膽敢綁架任將軍的家眷,不是受大王兄的指使又會是受誰的指使呢?大王兄,如果你真是清白的,又何必連夜逃出都城,跑到洪越天這里尋求庇護?”
    肖亭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當時肖香帶著那么多的軍兵大張旗鼓的圍攻公子府,他哪知道肖香是什么意圖,不跑出城難道還留在公子府里等死嗎?
    現在倒好,這反而成了他畏罪潛逃的罪證。這次所發生的事,一環扣著一環,件件都直指自己,顯然是精心設計好了的,從中也能看得出來,肖香鐵了心的要致自己于死地啊!
    肖亭下意識地向前催了催馬,動容道:“香妹,你我可是親兄妹,現在父王尸骨未寒,難道你一點也不顧忌手足之請,非要*死為兄嗎?”
    “哈哈——”肖香聞言,仰天大笑,過了好一會,她才收住笑聲,眼中卻是含著淚光,凝聲說道:“容弟也是我們的手足,但王兄你在挑撥容弟的時候,可有念及手足之情?你三番五次的派出刺客行刺于我時,又曾念及過手足之情?我一再忍讓,而你卻變本加厲,你當真以為香妹是任由人欺凌的羸弱之輩?”
    肖亭默然,無話再說,他轉頭看向后面的洪越天,想他求助。
    洪越天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催馬與肖亭并肩而立,正色說道:“五公主和大公子之間的恩恩怨怨,畢竟都是家務事,一奶同胞的親兄妹,又有什么恩怨是不能化解的呢……”
    現在洪越天唯一能利用的就是肖香和肖亭之間的親情,他希望能借由親情,打消肖香心里的怨恨,先度過這次難關再說,畢竟她是女子,心究竟要比男人軟一些。
    只不過,以前的肖香或許會這樣,但現在,肖香的心已變得比石頭還硬。時事造人,在這場王位之爭里,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得練成鐵石心腸、六親不認。
    不等洪越天把話說完,肖香已厲聲打斷道:“住嘴!洪越天,你根本就沒有資格在本宮面前說話。現在,本宮可以給你兩個選擇,要么,你立刻交出肖亭,自己向朝廷負荊請罪,等候發落,要么,”說著話,她展開雙臂,環視遠處的密密麻麻的戰陣,傲然說道:“你就以你的一軍之力,來與朝廷的中央軍對抗到底吧!”
    洪越天臉色大變,自己向朝廷負荊請罪,等候朝廷的發落,那不是死路一條嗎?肖香這么說,就等于是不給自己活路啊!
    像洪越天這么老謀深算的人此時也沉不住氣了,厲聲喝道:“五公主,你可不要*人太甚!”
    “本宮就是*你你又當如何?”肖香完全不把洪越天的威脅放在眼里,她抬手指著洪越天和肖亭,冷聲說道:“爾等只顧一己之私,目無王法,實乃一丘之貉,我川國之禍害,現在本宮要說的話都已說完,你們也可以滾回你們的軍營里去等死了!”
    說完話,肖香揮甩袍袖,走回到馬車里,重新坐了下來。她這次把洪越天叫出來,其實就是走走過場罷了,不想日后給人留下什么口實,在她的心里,早已定下洪越天的死罪。
    肖亭和洪越天沒想到肖香的態度會如此強硬,要鏟除他二人的心意會如此之堅決,兩人呆坐在馬上,都有些傻眼。
    正在這時,在眾人的西南方突然響起悠長又嘹亮的號角聲,人們下意識地尋聲望去,只見西南那邊浩浩蕩蕩地行來一支規模宏偉的大軍,看軍中的旗幟,較為雜亂,有繡著‘肖’字的,有繡著‘竇’字的,有繡著‘劉’字的等等,旗幟上繡的字樣不同,顏色也不同,細細數來,竟有十二種顏色之多。
    是十二路家族軍!肖亭和洪越天先是一怔,緊接著,兩人眼中不約而同地閃出一抹驚喜的亮光。
    肖亭如同找到了靠山似的,原本臉上的死灰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面榮光,他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說道:“本公子的大軍來了,哈哈,本公子的大軍來了,哈哈——”
    狂笑間,他兩眼射出兇光,怒視對面馬車內的肖香,咬牙切齒地狠聲道:“賤婢,你以為你掌控著幾支中央軍就可以忘乎所以、為所欲為了嗎,告訴你,本公子手里也有家族軍,斗到最后,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肖香臉上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但笑未語,眼中滿是嘲諷,不過馬車兩邊的眾將們都緊張起來,肖亭說得沒錯,家族軍的戰力并不比中央軍差,就算兵力沒有中央軍多,但若硬碰硬地打起來,即便最終能擊敗家族軍,中央軍也會損失慘重,那對川國而言,必將成為一場空前的大浩劫。
    “公主,家族軍來勢洶洶,我方是否……先做避讓?”張思圖憂心忡忡地說道。
    肖香淡然一笑,說道:“張將軍可有看清楚集結家族軍的人是誰了嗎?”
    聽聞她的話,張思圖再次向遠方的家族軍陣營望去,只見其中有一面最高最大的旗幟,上有一個斗大的‘淵’字。張思圖心頭一顫,下意識地驚叫道:“是二公子?!”
    “哼!”肖香嗤笑一聲,說道:“本宮的這位二王兄啊,他只會做有把握的事,從來都是痛恨冒險,以現在這種局勢,就算打死他也不會站在大王兄那邊,與我方為敵的。”
    “那……那二公子是來……”
    “是來棒打落水狗的。”肖香胸有成竹,笑吟吟地說道:“大王兄要垮臺了,二王兄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一是可與大王兄撇清關系,其二,可積攢聲望,順帶手還能把各諸侯都籠絡到他的手里。”
    啊!張思圖以及周圍的眾將不由得同時吸口氣,令他們驚訝的不是肖淵,而是對肖香的頭腦和心思深感震驚,事情真的會如公主所料的那樣嗎?倘若真是如此,那公主可堪稱料事如神了。
    結果還真被肖香猜對了,趕來的家族軍聯軍并沒有去與洪家軍匯合,而是向中央軍這邊靠攏,與此同時,肖淵帶著十二路諸侯先行一步,來到肖香的馬車附近,而后,眾人紛紛下馬。
    “香妹,為兄聽說大王兄禍亂朝綱,特帶眾諸侯前來,助朝廷一臂之力!”
    肖淵最先來到馬車近前,一臉的義憤填膺,后面的諸侯們也都是搶步上前,紛紛向車上的肖香拱手施禮。
    見狀,周圍的眾將皆險些笑出聲來,同時亦在心里暗暗挑起大拇指,連聲贊嘆,公主真的是把二公子和諸侯都看透了,運籌帷幄,了然于胸,當真有先王年輕時的風范。
    以前,人們認為肖軒之所以想傳位于肖香,只是因為單純地喜愛她,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論心機、論城府,肖香在一干兄弟姐妹當中確實是最出色的那個,也是和肖軒最像是那一個。
    這時的肖香臉上已沒有淡然,反而是又驚又喜地跳下馬車,快步來到肖淵近前,激動地拉著他的手喜笑顏開道:“二王兄能來支持王妹,實在是再好不過了,王妹還真擔心二王兄會袒護大王兄呢!”
    “哎!”肖淵一本正經地擺擺手,搖頭嘆道:“香妹多慮了,大王兄所作所為,人神公憤,一直以來,為兄也是被大王兄的表面所蒙蔽,現在想想,實在是慚愧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