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

  終卷第八十章
    正所謂是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
    當肖亭得勢的時候,肖淵等公子、公主們皆與他交好,各路諸侯也以他馬首是瞻,現在肖亭失勢,不僅肖淵等人離他而去,就連諸侯們也聯合起來,共同與他為敵。
    看到肖淵和各路諸侯皆站到肖香那一邊,肖亭的心如同被人狠狠切了幾刀似的,他忍不住沖著對面的肖淵大聲喊道:“淵弟,你這是何意,為何要站到肖香那一邊?”
    聽聞他的喊聲,肖淵滿臉的無奈,沖著肖香歉然一笑,說道:“香妹莫急,為兄去勸勸大王兄。”
    肖香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含笑點點頭。
    肖淵向肖亭那邊走了幾步,而后站定,舉目望了望肖亭和洪越天二人,搖頭說道:“大王兄,這次你做得太過了,我也被你騙得好苦啊,現在事情敗露,王兄也別再做無謂的抵抗了,為我川國著想,當止干戈,束手就擒吧!”
    旁人這么說,肖亭或許還只感氣憤,但肖淵這么講,讓肖亭恨得牙根都癢癢。他二人之間太熟了,誰不了解誰啊,沒錯,自己是有派出刺客行刺過肖香,但這樣的事肖淵做過得更多,而且還不是一次兩次,就拿挑撥肖容這件事說,也是肖淵出的主意,現在倒好,他突然裝起了好人,好像一切事情皆無他無干,完全是自己一人所為。
    “肖淵,一直以來我待你都不薄,現在我落難,你卻如此待我?”肖亭咬牙切齒地怒吼道。
    肖淵聳聳肩,說道:“私交歸私交,兄弟之情歸兄弟之情,但大王兄禍亂朝綱一事,實在是令我等所不齒啊!王兄,聽弟弟一句勸,別再死抗到底了,你現在投降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香妹也定會念及手足之請,留給王兄一條生路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肖亭再忍不住,嗷的暴叫一聲,抬手怒指著肖淵,厲聲喝道:“肖淵啊肖淵,我真是有眼無珠,竟把你這個厚顏無恥、兩面三刀的小人錯當成可同甘共苦的兄弟,你以為我死之后你就能太平無事了嗎?我告訴你,肖香不會放過你的,也不會放過你們任何一個人,我的今天就是你等的明日!”
    “大王兄此話就太危言聳聽了吧!”肖香慢悠悠地走上前來,與肖淵并肩而站,看著對面的肖亭,說道:“王兄已經做錯了很多的事,為何直到現在仍是執迷不悟,仍在挑唆離間?”
    肖亭五官扭曲,拳頭握得咯咯響,叫道:“賤人,你休要得意,就算一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唉!”肖淵聽得連連搖頭,痛徹心扉地哀嘆一聲,他還特意揉了揉眼睛,感傷道:“看起來,大王兄現已是鬼迷了心竅,我等也沒什么好多說的了。”說著話,他轉身走了回去。
    肖香笑了,苦笑,自己的這些哥哥們啊,個個都堪稱演技精湛,肖亭善于此道,而肖淵顯然是遠勝于肖亭。她深吸口氣,對肖亭正色說道:“大王兄,香妹只能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內,你若肯主動投降,我們還是兄妹,一切也都好商量,你若是堅持不肯投降……”肖香頓住,搖了搖頭,嘆道:“香妹已做到仁至義盡,何去何從,大王兄自己選吧!”
    這番話,倒是肖香真心實意的有感而發,畢竟站在對面的是她的親哥哥,血脈相連,她也不想趕盡殺絕,更不想讓天下人看川國王族手足相殘的笑話。
    只是,肖亭沒有領會她的好意,或者說,就算肖亭領會了肖香的意思,走到現在這一步,他也絕不會投降,這是身為王室貴族最起碼的尊嚴,寧可有尊嚴的死掉,也不會在恥辱中茍且偷生。
    肖亭挺直胸膛,大聲說道:“不必等那么久了,本公子在此,想來殺我的,現在盡管來砍下我的腦袋吧!”
    “公子不可輕生!”旁邊的洪越天身子一震,急忙拉住肖亭的胳膊,沉聲說道:“公子別忘了微臣說過的話,微臣誓死效忠公子!”
    說話之間,他拉著肖亭,撥轉馬頭,對后面的將士們喝道:“撤!”
    他把肖亭硬拉回洪家軍的大營,回到中軍帳后,他又把肖亭讓到正中的帥位上。只不過肖亭現在已然絕望,坐在那里,毫無生氣,腦袋低垂,動也不動。
    洪越天暗嘆口氣,環視下面的眾將,將目前的局勢一五一十地向眾人講述一遍,最后,他幽幽說道:“現在,十二路諸侯與中央軍聯合一處,對我軍業已完成合圍之勢,我軍這次將要以一敵十,實難取勝,各位都是追隨我洪某幾十年的老兄弟了,征戰半生,我不想諸位兄弟都像我一樣,最后還得不到一個善終。大家趕快去收拾收拾東西,回家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提‘洪家軍’三個字,省得給自己惹麻煩。”
    在場的眾人聽完這話,無不動容,紛紛問道:“侯爺,那您呢?”
    洪越天搖頭而笑,說道:“肖香會放過你們,但絕不會放過公子和我,我將留在營中,與肖香死戰到底!”
    眾將臉色頓變,緊接著,有人猛的站起身形,拱手說道:“侯爺對我等恩重如山,現在侯爺有難,我等又豈能貪生怕死,茍且偷生?末將誓死追隨侯爺,要么同生,要么共死!”
    其余的眾將不約而同地挺身站起,齊齊插手施禮道:“末將愿與侯爺同生共死!”
    就連隨軍的謀士也都顫聲道:“能投靠侯爺門下,承蒙侯爺的知遇之恩,乃我等畢生之榮耀,今日侯爺有難,我等又豈能背棄侯爺,獨自偷生?即便一死,也要隨侯爺共赴黃泉!”
    大敵當前,洪家軍要以一己之力對抗九支中央軍軍團和十二路諸侯,合計上百萬眾的兵馬,可以說此戰打起來就是十死無生,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但洪家軍內卻無一人肯在此時投降,選擇棄離洪越天,從中即能看出洪越天在手下人當中的威望,也能看出他過人的治軍才能,即便陷入絕境,即便明知道自己即將戰死,洪家軍內部仍是鐵板一塊,上下一心,將士們或許會有恐慌的情緒,或許會感到懼怕,但卻無內亂之憂。
    都說家族軍的戰力強,這便是其中的一個表現,不過,它又恰恰是一個不可調解的矛盾點。
    如果家族軍能被朝廷所用,那么川軍的戰力絕對可以提供一兩個檔次,就拿洪家軍來說,它完全可以成為川國的‘平原軍’,只要雙方的實力不是相差太懸殊,它可做到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要命的是,家族軍往往首先考慮的不是川國的利益,而是它自身的利益,它也不可能死心塌地的為朝廷做事,恰恰相反,它的存在還常常會反過來威脅到川國朝廷。
    半個時辰的時間很短暫,一閃即逝,見洪家軍大營內的軍兵們完全是嚴陣以待,沒有絲毫要繳械投降的表現,肖香果決地傳令下去,全軍進攻,殲滅一切抵抗之敵。
    她這聲令下,不僅是吹響了這場大戰的號角,也拉開了川國取締家族軍的帷幕。
    九支中央軍,加上十二路諸侯的家族軍,合力圍攻洪家軍,雙方在兵力上的差距太大,戰力已懸殊到天壤之別的程度,但是戰斗打得仍不輕松。
    等激戰全面展開后,洪家軍內部的恐懼情緒立刻被拋到九霄云外,上下一下,將士們皆豁出性命,拼死抵抗。洪家軍所用的武器是特制的,形狀怪異的雙手劍,一劍砍出,往往能發揮出自身最大的力道,可謂是克制金屬盔甲的利器,在雙方拼殺的過程中,中央軍與家族軍亦是傷亡慘重。
    戰斗由上午開始,等到下午的時候,洪家軍營地的四面寨墻已全部宣告失守,中央軍和家族聯軍已能暢通無阻地沖入營寨之內,與洪家軍殘部展開近身肉搏戰。
    本以來戰斗至此,很快就將結束了,沒想到洪家軍殘部的戰斗力仍然驚人,硬是把戰斗拖到黑夜。
    肖香沒有休戰的意思,傳令各軍,挑燈夜戰,不給洪家軍殘部喘息之機,務必要一鼓作氣將洪家軍徹底殲滅。
    進入夜間的戰斗可以說是整場戰斗中最慘烈的一段,洪家軍殘部做最后的困獸之斗,雖說他們被分割成無數塊,又被團團包圍,但不管是消滅哪一塊的殘部,圍攻的中央軍和家族聯軍都要付出數倍傷亡的代價。
    一個兵團投入進去,往往連半個時辰都沒到就已傷亡過半,只能抽調出去,另換別的兵團上陣填補。
    等到翌日清晨,天色漸漸放亮的時候,戰斗終于進入到尾聲,這時候,原本十五萬眾的洪家軍還殘存的將士已經所剩無幾,可以說現在洪家軍幾乎是被全殲了,但肖香這邊所擒獲的俘虜卻不足一千人,而且個個都是重傷到已不能移動的將士,主動投降者一個都沒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