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1

  終卷第八十一章
    洪家軍所表現出來的戰力也是讓張思圖、任放等一干將領深感佩服。布英站在肖香身邊,望著硝煙四起、一片狼藉的洪家軍大營,感嘆道:“本來,此戰是完全可以化解的……”
    他嘆息的不僅是己方傷亡的將士,更是在嘆息洪家軍,這么一支戰力強勁的軍團,卻在內耗當中灰飛煙滅,怎又能不讓人惋惜呢。
    肖香側頭瞥了他一眼,幽幽說道:“父王生前便對家族軍深感忌憚,認為家族軍是我川國內憂之根本,早有取締之意,現在父王不在了,又恰巧有這樣的機會,本宮自然要完成父王的遺愿。”
    身為肖軒的心腹重臣,布英當然知道肖香所言非假,先王確有取締家族軍的意愿,只是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罷了,不過,他并不認同肖香現在所采用的手段,太極端,也太血腥了,整個川國的家族軍大大小小、林林總總加到一起都有上百萬之眾,難道都要像對付洪家軍這樣斬草除根,一個不留的統統殺光嗎?
    他們的存在是威脅到朝廷不假,但他們也同樣是川人,自相殘殺,又何嘗不是川國的內耗,這只會讓川國的敵人在背地里偷笑。
    見布英以及其他眾將皆皺著眉頭,沉默不語,肖香明白他們在顧慮什么,她微微一笑,說道:“諸位將軍不必擔心,本宮之所以用這般強硬的手段對付洪家軍,只是想起到殺雞儆猴、敲山震虎的威懾,以后,不會再有這種殺戮發生了。”
    聽聞這話,眾將的臉色總算緩和了一些,眾人齊齊拱手施禮,說道:“公主英明!”
    天色大亮之后,戰斗終于宣告結束,經此一戰,洪家軍全軍覆沒,十五萬的兵馬,最終幸存者不足五千人,就連大公子肖亭以及血衣侯洪越天也雙雙慘死于亂軍當中。
    接下來的是清理戰場,處理傷兵,掩埋尸體,對這些肖香沒有興趣再看下去。
    等到軍兵把肖亭的尸體抬到她面前時,她低頭仔細看了看,然后吸了吸鼻子,什么話都沒說,轉身鉆進馬車里,示意周圍的護衛回城。
    一場激戰過后,洪家軍就此在川國除名,以后這個稱號也僅存在于川地的史書當中,而肖亭,則不幸地成為川國王位之爭的第二個犧牲品。
    他由始至終只犯下兩個錯誤,但卻是兩個致命的錯誤,一是他高估了自己,二是他低估了自己的對手。
    當日,肖香以朝廷的名義頒布告示,列舉肖亭以及洪越天的罪狀,并將兩人定性為川國的亂黨。
    對于這份告示,川國上下的大臣們無一人敢提出異議,包括那些原屬于肖亭一系的大臣。現在,沒人敢與肖香對著干,很簡單,誰掌握了軍權誰就掌握了話語權,現在,都城附近的中央軍幾乎都在肖香的控制之下,誰要是傻到繼續和她作對那無疑是在拿自己和家人的性命開玩笑了,誰又敢冒這樣的風險呢?就算對肖香有不滿,也只能吞進肚子里。
    肖亭和洪越天是死了,但肖香并沒放過他倆的家人。對于洪越天,肖香十分決絕,毫不留情地下令誅殺九族,徹底根除洪家一系。
    至于肖亭,肖香還多少念及一點血緣的親情,對肖亭的家眷也算是網開一面,沒有濫殺,但也沒讓他們好過,有官職的全部罷官,朝廷永不錄用,有爵位的全部削爵,貶為庶人,有家財、資產的全部收歸國庫,流放到川國的偏遠地區。
    肖香的鐵血手腕給了肖亭和洪越天這兩大勢力毀滅性的打擊,而且牽連甚廣,涉及到的人也太多了,即永除了后患,也讓肖香在川國樹立起威望,至少無人再因為她是一女子就輕視于她。
    另外,肖亭和洪越天的下場也確實起到了殺雞儆猴、敲山震虎的功效,現在仍留在昭陽城的十二路諸侯可謂是人人自危,一個個如同驚弓之鳥,稍有個風吹草動便嚇得六神無主。
    他們現在唯一所能指望的只有肖淵,而肖淵倒也愿意接受他們的倚仗。
    籠絡到這十二路諸侯,是還不夠讓他具備與肖香相抗衡的實力,但能讓他手里多一只很重要的籌碼,他可以忍而不發,哪怕先讓肖香坐上王位,他以后再尋機叛亂也不晚。
    肖淵與肖亭最大的不同是他更能隱忍,他不在乎一時的得失,他所做的一切都在為以后打算。
    所以,當肖香趁著剿滅肖亭和洪越天一系樹立威望的時候,肖淵也沒閑著,一是籠絡各路諸侯,二是在朝中拉攏大臣,但凡是對肖香心存不滿的,他都會想方設法地拉到自己這一邊,而且他很聰明的不急著打出與肖香對抗的旗號,只是籠絡人心,將那些對他有用的甚至是暫時沒有的人盡可能多的拉攏到自己的周圍,慢慢來形成一股勢力龐大的派系。
    他以為自己做事夠忍讓夠隱秘了,但仍沒能逃過肖香的眼睛,在肖香看來,自己的這位二王兄即沒膽量又沒氣魄,只能在暗中耍些見不得光的伎倆,難成大氣。
    在與洪家軍一戰后的第三天,肖香以個人名義邀請肖淵和十二路諸侯一同到她的公主府赴宴,算上對他們鼎力相助的感激,也算是慶功宴。
    接到肖香的邀請,這十二位侯爺皆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感覺肖香所設的酒宴不會那么簡單。他們不約而同地來找肖淵,詢問他的意見。
    肖淵做了一番分析,諸侯們的顧慮沒有錯,肖香確實不會無緣無故的宴請自己和各路諸侯,她一定是有所圖謀,但她究竟在圖謀什么呢?要說其中有詐,可城外的中央軍沒有異動,自己和諸侯也沒有罪狀落到她的手里,她不可能毫不理由的把自己和諸侯們一并殺掉,她要是敢這么做的話,全天下的川人都會對她口誅筆伐,肖香那么聰明,不會做這樣蠢事。
    那她又為什么設宴呢?肖淵思前想后,最終只想出一個合理的理由,那就是肖香想說服自己和諸侯支持她登頂王位。
    想明白這一點,肖淵心中暗笑。其實自己和諸侯支不支持她都無所謂,目前她的勢力最大,獲得的支持也最多,登頂王位已成定局,只不過有自己和諸侯的支持,會讓她的繼位變得更加正統,面子上更加好看罷了。肖香這鬼丫頭現在是面子和里子都想要,既然如此,自己賣她一個順水人情又有何妨?
    肖淵根據自己的判斷,決定接受肖香的邀請,他做出了表態,諸侯們也就放下心來,紛紛表示隨他一同赴宴。
    長話短說,當晚,肖淵和諸侯結伴而行,一同來到肖香的公主府。
    他們剛進到公主府內便感受到氣氛不對勁了,公主府里到處都是軍兵,到處都是護衛,尤其是進入前庭的大院,偌大的空間里幾乎都看不到空地,全是盔明甲亮、肋下跨劍的武士,黑壓壓的一片,分不清個數,一個個還目露兇光,殺氣騰騰,這哪像是宴會的守衛,更像是來打仗殺人的。
    見此情景,諸侯的心又立刻懸到嗓子眼,邊往前走,腿肚子也邊轉筋,冷汗不時地滴落下來。走在肖淵身旁的長山侯肖義顫聲說道:“二公子,這……這里有點不對勁啊!”
    看到這般兵甲如林的場面,諸侯懼怕,肖淵反而放下心來。
    他微微一笑,淡然說道:“長山侯不必擔心嘛,如果當真是酒無好酒、宴無好宴,那么這些軍兵就不會擺在明面上,而是要藏于暗處了。”
    哦?聽他這么一說,諸侯們面面相覷,仔細想想也確是這么個道理。肖淵胸有成竹地含笑說道:“虛張聲勢罷了,只這樣的陣仗就把各位嚇倒,那么,香妹可就稱心如意了。”
    “原來如此,臣等明白了。”諸侯們長松口氣,臉上的表情也顯得自然了許多。
    走進公主府大堂,舉目一瞧,里面還真夠熱鬧的,肖香居中而坐,在她的右手邊,業已坐滿了川國的將領們,其中有張思圖、任放、布英、楊召、呂尤等將,而她左手邊的坐席都是空著的,那顯然是為肖淵和諸侯所預備。
    看到他們進來,眾將們紛紛起身拱手施禮,肖香則坐在那里沒有動,只是隨意地擺擺手,笑吟吟說道:“王兄和各位侯爺總算是來了,本宮已等候多時,快請入坐吧!”
    肖香是妹,肖淵是兄,即便肖香是地主,按尊卑禮儀,她也應把肖淵讓到上座。可她坐在那里連起身都沒起身,更沒有讓座的意思,這讓肖淵暗皺眉頭,肖香現在好大的架子啊,真的把她自己當成大王了。
    心里不痛快,肖淵并未表現在臉上,他微微一笑,說道:“讓香妹久等了,為兄實在抱歉。”
    “王兄客氣了。”
    寒暄之間,肖淵和諸侯紛紛在空席上落座。他們剛剛坐好,肖香便拍了拍巴掌,揚聲說道:“上酒菜!”
    隨著她的話音,侍女從外面紛紛走了進來,將一壺壺的美酒和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端了進來。
    等侍女斟滿酒后,肖香首先拿起酒杯,站起身形,將杯子高舉過頭頂,而后,將其傾灑于地,灑完酒后,她方對下面的眾人說道:“這第一杯酒,當敬大王兄,縱然他有錯,但他終究是本宮的王兄,血濃于水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