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6

  終卷第八十六章
    李舒在番條郡與川軍一戰的戰報也很快傳到了風國上京。【】138看書
    看過這份戰報后,唐寅大為震怒,對李舒用了四個字評價:蠢材、笨蛋。
    貞軍的強項是打遭遇戰、突襲戰,川軍的強項才是陣地戰、軍團會戰,李舒以己方之所短去戰川軍之所長,不是蠢材、笨蛋又是什么?
    令唐寅氣憤的當然不是死傷的那十多萬貞軍將士,貞人不管陣亡多少人他都不會感到心疼,他心疼的是貞軍在此戰中損失的軍備,那些可都是風國支援貞人的,算是風國的投資。
    經此一戰,李舒勢力元氣大傷,如果川軍能在短時間內集結兵力趁勢來攻,李舒勢力實難存活,那么風國援助他們的軍備、錢糧也就徹底血本無歸,打了水漂。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唐寅現在并不希望李舒勢力被川軍剿滅,有李舒勢力存在,可極大限度的牽制川國,消耗川國的國力,這對風國而言太有利了。
    在接到貞地的戰報后,唐寅立刻召集風國的文武大臣,商議如何能讓李舒勢力度過這次難關,在貞地繼續生存下去。
    風國的大臣們對貞地的局勢也都不報樂觀態度,望西平原一戰,貞軍打得太慘了,兵力減員大半,而川軍至少還能集結起兩個軍團的兵力,雙方實力相差懸殊,如果川國朝廷這時候再派出援軍的話,雙方的差距將會拉得更大,這已不是靠風國支援些軍備、錢糧便能彌補的了。
    蕭慕青皺著眉頭,憂心忡忡地說道:“大王,以目前的局勢來看,不管現在我們援助李舒多少軍備、多少錢糧,恐怕都已于事無補。”
    唐寅問道:“慕青,那依你之見呢?”
    蕭慕青正色說道:“直接出兵增援!”他看了看在場的眾人,繼續說道:“現在李舒手下的兵將已不足十萬,而與其近在咫尺的番條郡和涇谷郡的川軍至少還有兩個軍團,如果這時候川軍去攻,貞人必敗無疑,若想讓貞人頂住川軍的進攻,我國只能直接出兵增援,當然,我國的援軍可以先裝扮成貞人的模樣,如此一來,也可避免與川國的直接交惡。”
    唐寅揉著下巴,沉默未語。邱真搖搖頭,說道:“我們風人畢竟不是貞人,就算換了行頭,還是能被川人一眼辨認出來。讓川人知道我國出兵增援李舒勢力,那無疑等同于對川國宣戰,屆時,我國恐怕要與川國展開全面交戰,這……并非明智之舉啊!”
    邱真說的這些也正是唐寅的顧慮,現在風國還沒做好與川國全面交戰的準備,倉促開戰,很可能會步上一次慘敗的后塵。
    上次之敗,導致飛羽軍全軍覆沒,前車之鑒還歷歷在目,唐寅不敢再冒這樣的險。
    他連連點頭,表示邱真說得沒錯,直接出兵貞地,乃下下之策。蕭慕青搖頭說道:“如果我國無法做到直接出兵援助,以末將看來,李舒一黨,必亡!”
    唐寅抬起手來,輕輕敲打額頭,喃喃說道:“難道,除了直接出兵援助外,就再無其它的良策了?”
    梁啟眼珠轉了轉,接話道:“既然派兵不行,我國倒是可以派將。”
    “哦?詳細說來聽聽。”唐寅聞言,眼睛頓是一亮。
    梁啟說道:“李舒勢力現在所面臨的最大問題還不是缺兵短將,而是少個能統帥三軍、運籌帷幄的統帥,如果我國能派一名統帥到貞地,接管李舒麾下的兵將,以貞人的戰力,就算面對川國兩個軍團的強攻,也未必不能取勝。”
    唐寅大點其頭,覺得梁啟這話算是說到點子上了。現在叛軍的統帥是李舒,可是他會打仗嗎?或許他具備極高的政治天賦,很會籠絡人心,鼓舞士氣,但統兵打仗的本事實在太一般了。通過這次望西平原之戰可以看出李舒這個人沒有戰略眼光,甚至都不具備一名合格統帥的自知之明,哪怕貞人是支虎狼之師,讓他這樣的人領導,也打不出來漂亮的戰役。
    他說道:“梁啟所言有理,只是,我們當派哪位將軍去往貞地,接管貞軍呢?”
    見唐寅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梁啟急忙垂下頭,一句話都沒說。見狀,唐寅也就明白了,梁啟是不愿意去往貞地的。
    他暗暗搖頭,既然梁啟不想去,他也不能勉強,唐寅目光一轉,又看向蕭慕青、子纓諸將。不管他看誰,對方要么垂首,要么將目光轉向別處,皆不與他對視。
    呵!大家還真有默契啊,竟然都不愿意去往貞地。唐寅在心中苦笑。
    其實,也不能怪風軍眾帥退避。首先,這仗本來就不好打,要以少勝多、以弱戰強,哪是那么容易打的,若不是*到份上了,沒人愿意去打這樣的仗。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叛軍的軍權又哪是那么好接手的?風國早已經派去了監軍,而且還是陶元豐這樣久經沙場、經驗豐富的老將,可是他的意見有人聽嗎?如果貞人肯聽的話就不會有望西平原這一仗了,自己前去,若是和陶元豐一樣被貞人涼到一邊,那又有什么意義?
    看眾將都不言語,都在回避自己的目光,唐寅是又氣憤又感嘆,當然,他也能理解眾人的想法,沉思了好一會,他緩緩開口說道:“也罷,既然諸位都不愿意走這一趟,那么,便由我去吧!”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大王不可!”
    唐寅擺擺手,說道:“貞人桀驁不馴,你們前去,別說接管不了叛軍的軍權,恐怕連出謀劃策,李舒也未必會聽取采納,但由我親自前往就不一樣了,李舒還是會有幾分忌憚的。”
    “可是大王,此行危險啊!”眾人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傾,緊張地說道。
    “危險倒還不至于,我只是擔心,我也未必能率領貞人打贏川軍,所以……”唐寅說話間,轉頭笑呵呵地看向青羽,說道:“青羽將軍就隨我一同前去吧!”
    反正飛羽軍已在川地被打光了,現在正重新組建,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青羽留在國內也是個無事可做的光桿司令,閑人一個。當然,后面的話唐寅沒好意思說出口。
    唐寅主動開口相邀,青羽實在不好決絕,憋了半晌,他才勉為其難地說道:“既然大王有令,末將遵命就是。”
    自從有上次的教訓后,青羽是打心眼里不愿與唐寅一塊打仗,唐寅打仗善出奇招是不假,但奇招往往都和風險并存,這不符合青羽沉穩的風格,但唐寅又偏偏是大王,若起爭執,青羽還只能服從唐寅,飛羽軍的全軍覆沒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
    聽出青羽答應得很勉強,唐寅也知道他還在生自己的氣,滿臉尷尬地干笑道:“青羽,這次去往貞地,我都聽你的,你為主,我為輔……”
    他話還沒說完呢,青羽已迫不及待地欠身拱手說道:“大王英明!”
    唐寅眨了眨眼睛,青羽這話怎么聽都不像是在夸自己。
    經過望西平原一戰,以李舒為首的貞人叛亂勢力陷入險境,迫不得已,唐寅也只能親自前往貞西的白南郡,去解叛軍的燃眉之急。
    唐寅頗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他率軍打仗的本事恐怕比李舒也強不到哪去,所以他很聰明的拉上青羽這位天才統帥,有青羽在,他相信就算貞軍只剩下七、八萬人也足可以抵御住二十萬的川軍。
    擔心被川軍認出來,唐寅沒有帶太多的護衛,跟隨他一同去往貞地的人還不足五百,其中又以暗箭、天眼、地網這些的精銳為主。
    為了隱藏身份,他們一行人還特意換上便裝,裝扮成商隊。
    出發之前,風國方面有先給李舒傳去信中并沒有提及唐寅會到貞地,只說派出青羽前去輔助貞軍,讓李舒安排人手到風川邊境接應。
    長話短說,唐寅將朝廷的事務委托給邱真和上官元吉,他帶青羽一行人離開上京,去往風川交界。一路無話,抵達約定的地點后,順利與等在那里的貞人接上頭。
    李舒對于青羽的到來還是很重視的,特意派出麾下大將孟熊率兩千精銳之士接應。孟熊是叛軍當中的猛將,與雷蒙齊名,皆是以力氣大、作戰勇猛著稱。
    當孟熊看到青羽的時候,簡直驚為天人,他還從來沒見過長得這么漂亮的男子,皮膚白皙,柔柔弱弱,簡直比女子還要嬌美。
    來的時候他已經得到李舒的叮囑,孟熊對青羽自然客氣有加,敬如上賓,加上青羽長的又嬌弱,在路上孟熊對他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
    現在貞地還算是比較太平,至少對叛軍而言是這樣的,駐守于貞地的川軍早已被叛軍打怕了,大多都龜縮在城鎮里,不敢輕易外出,孟熊護送著唐寅一行人,沿途只要不進城住宿,基本不會碰上川軍。
    從風川兩國的交界到貞西的白南郡,他們日夜兼程,全速行進,仍走了大半個月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