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7

  終卷第八十七章
    李舒目前住在白南郡與番條郡的邊界小城——鞏城,殘存的叛軍基本也都駐扎在鞏城附近。【】138看書(p&nbs138看書bsp;.)
    得知孟熊護送青羽抵達的消息后,李舒親自迎接出城。對于青羽的名字,李舒也是如雷貫耳,知道他是風國頂尖級的統帥之一,而目前他最缺的也正是軍中的統帥,青羽的到來對他而言就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這次能不能翻過身來也全靠青羽了。
    望西平原一戰,讓貞軍損失慘重,也讓李舒收起了狂妄之氣,并認識到了己方的不足之處。
    李舒曾出訪過風國,也有見過青羽,只是沒有過多的接觸而已。
    此時見到青羽,他快步迎上前去,到了青羽近前,拱起手來,深施一禮,臉上難掩喜色,動容道:“青羽將軍,在下已等候大駕多時了。”
    唐寅不想在眾多的貞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未和青羽站到一起,而是混于眾多的護衛當中,注意力都放在青羽身上的李舒自然沒有看到他。
    想不到心高氣傲的李舒會對自己如此客氣,青羽多少有些意外,想必望西平原那一戰也把李舒的氣焰給打壓了下去。青羽微微一笑,拱手還禮,說道:“大將軍客氣了。”
    “青羽將軍,城內請!”
    “大將軍請!”
    李舒與青羽并肩而行,進入城內。別看鞏城不大,城內的百姓倒是不少,此時,在街道的兩旁站有許多百姓,人們一個個伸長脖子,翹腳張望,從中也看得出來,李舒在貞地確實很得民心,百姓們也都十分擁戴他。
    走在人群中的唐寅微微瞇縫起眼睛,貞地的百姓擁護李舒,即是好事,也是壞事,對李舒而言這是好事,但對風國可就未必了。
    李舒把青羽讓進他入住的城主府,里面找已設好宴席,為了表示對青羽的尊敬,李舒特意把主位讓了出來,請青羽落座。
    青羽沒有拒絕,但是也沒有坐到主位上,而是坐到與李舒相對的下手位。李舒見狀頗感莫名其妙,青羽和自己都坐到了下手位,那主位豈不是空著了?
    他正要說話,青羽率先開口說道:“大將軍,貴軍在望西平原的大戰,我現在已多少了解了一些,不知大將軍以為此戰貴軍打得如何啊?”
    “這……”青羽突然問到望西之戰,李舒滿臉的尷尬,沉吟片刻,他邊搓著手邊含笑說道:“此戰,我軍的傷亡與川軍的傷亡旗鼓相當,戰至最后,各自退兵,算是打了個平局。”
    “平局?”青羽搖頭而笑,說道:“依我看,算不上平局,應該是貴軍敗了,而且還是慘敗。”
    他的話一點沒留情面,讓李舒臉上的尷尬之情更濃。下面的一員貞將不服氣地說道:“此戰雖不盡如人意,但也遠算不上慘敗嘛!”
    青羽但笑未語,在他的身后傳出話音:“川軍兵多將廣,而貞軍則兵寡將疏,一戰打下來,雙方同樣的戰損,以一換一,不是貞軍慘敗,又是什么?”
    聽聞如此直白的言詞,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人們下意識地看向青羽的身后。說話的這位身披斗篷,從頭包裹到腳,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不過看衣著,應該是青羽的隨從。
    剛才說話的那名貞將冷哼一聲,喝問道:“你又是何人?這里豈有你說話的地方?”
    “哈哈!”那人仰面而笑,從青羽的身后走出來,順勢將罩頭拉掉,他看也沒看那名貞將,而是笑吟吟地看向李舒。
    對上此人的目光,看清楚此人的長相,李舒身子頓是一震,怔了片刻,他猛的站起身形,快速繞過面前的桌案,來到那人近前,將他又從頭到腳地仔細打量一遍,確認自己眼睛沒花,沒有看錯,這才又驚又喜地叫道:“風……風王殿下?!”
    那人面帶微笑,說道:“李將軍別來無恙啊!”
    “哎呀,不知風王殿下大駕光臨,在下……在下實在是怠慢了。”突然看到唐寅,李舒膛目結舌,顯得手足無措,連連拱手施禮。
    風王殿下?這人是風王?聽了李舒對此人的稱呼,在場的貞人全都傻眼了,人們的目光齊刷刷地集中在他身上,上一眼下一眼,來回打量。
    此人身材高大,略顯削瘦,向臉上看,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如懸膽、口似單珠,容貌俊美,又天生的笑面,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出頭的年歲,誰能想到,這么一位俊美又飄逸的青年竟然會是大名鼎鼎的風國國君——唐寅。
    人們呆住良久才回過神來,面面相覷,緊接著,不約而同地站起身,向唐寅拱手說道:“我等見過……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向眾人隨意地擺下手,含笑道:“諸位不必多禮。”
    說著話,他又對李舒說道:“李將軍也不必再與本王客套了,快請坐吧!”說完,他毫不客氣地走到主位處,甩掉斗篷,坐了下來。
    李舒仍處于震驚當中,結結巴巴地說道:“風王殿下怎么也來到了貞西?殿下先前送來的書信當中沒有提到此事啊……”
    唐寅聳聳肩,平和地說道:“本王此次前來,并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是暗訪,希望李將軍和諸位也都不要對外聲張。”
    “是、是、是,殿下盡管放心,在下絕不會泄露殿下的行蹤,也會約束手下人不把殿下的來訪傳揚出去。”說完,李舒轉頭看向下面的眾人,沉聲問道:“你們都聽明白了嗎?”
    “將軍,我等明白!”眾人異口同聲道。
    唐寅嘴角揚起,話鋒一轉,問李舒道:“李將軍,貴軍現在還剩有多少將士?”
    李舒表情一正,說道:“現在我軍將士仍有不下十萬之眾。”
    唐寅笑了笑,提醒道:“本王問的是可戰之兵。”
    “這……”別看唐寅在笑,但在他的注視下,李舒感覺自己的心事全被他看穿。他舔了舔發干的嘴唇,苦笑道:“實不相瞞,殿下,我軍的可戰之兵……現已不足八萬。”
    唐寅瞇縫著眼睛,問道:“那么川軍呢?”
    “據報,涇谷郡的十六軍團業已進駐番條郡,現在川軍在番條郡的總兵力達到二十余萬。”李舒在說話時底氣都顯得不足。
    “八萬對二十萬,李將軍,你以為貴軍可有取勝的機會?”唐寅問道。
    如果是以前,李舒或許還敢說出貞軍必勝這樣的豪言壯語,但經過望西平原一戰,他實在沒有這樣的信心,也不想自欺欺人。他搖頭說道:“幾乎……沒有。”
    唐寅沉默下來,敲了敲額頭,轉目看向青羽。青羽想了想,問道:“川軍方面的統帥是誰?”
    李舒答得干脆,說道:“是陳麗華,川國第九軍團的主帥。”
    在川國的上將軍當中,陳麗華屬于比較不出名的一位,他沒有太卓越的功績,也沒有打過太著名的戰役,當然,他一直以來也沒犯過什么過錯,始終都是中規中矩,純是靠資歷才熬到第九軍主帥的職位,而后又晉升到上將軍。在川國的統帥當中他不算出眾,但不代表他是個庸才,只能說川國人才濟濟,實力稍差一點的人根本顯露不出鋒芒。
    陳麗華其人精通兵書戰策,善謀略又善長臨陣指揮,像他這樣的帥才若是放到別國,早就成為名將了,只有在川國才會默默無聞。
    不過,他也算大器晚成,在貞西的望西平原之戰中,他可謂是一戰成名。
    “陳麗華?”唐寅念叨這個名字,想了好一會方搖頭說道:“沒聽過。”
    青羽對陳麗華也不是很熟,只是略有耳聞,知道川國的上將軍中有這么一號人物。他問道:“李將軍可有更詳細的戰報?”
    李舒急忙點頭,向旁邊的隨從甩下頭。隨從答應一聲,快步跑了出去,離開時間不長,他從外面返回,同時還捧來一卷竹簡。
    那是李舒麾下的謀士對整場戰斗的記錄,記載得極為詳細,但凡是能看到的細節都記錄在其中。
    青羽接過竹簡,將其展開,攏目細看。趁著青羽查看戰報,李舒向唐寅搖頭說道:“風王殿下,陳麗華麾下的第九軍戰力極強,對我軍殺傷最大的也正是他的第九軍,此戰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軍把陳麗華的第九軍也拼了個精光,目前川軍的兵力主要來自于十一、十六、十七這三個軍團。”
    唐寅對李舒的說法不以為然,序列已排到第九,戰力再強還能強到哪去?要說強,也只能說是川軍的統帥強,善于用兵和臨陣指揮。
    果然,等青羽看過整篇戰報后,連連點頭,嘆道:“陳麗華的臨陣指揮和戰場應變都堪稱一流,在此戰當中,他由始至終都沒犯過錯誤,一場規模這么大的戰斗,能做到這一點,實屬不易。”
    “青羽將軍也覺得此人厲害?”李舒瞪大眼睛問道。
    青羽苦笑,毫不避諱地說道:“當然厲害,此人堪稱將帥當中的佼佼者。只是,有一點我還沒想明白,他為何不趁勢來攻呢?”
    望西平原一戰,表面上看雙方是平局,實則是貞軍慘敗,只剩下六、七萬的兵力,而川軍的主力仍存,這時候不大舉進攻,豈不是錯失良機,以陳麗華統兵的才能來看,他實在不該犯這樣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