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8

  終卷第八十八章
    陳麗華沒有立刻率軍攻打叛軍也是有原因的,一是望西平原那一戰,叛軍的戰力讓陳麗華也受到不小的震撼,從內心來講,他不太想在沒有援軍的情況下繼續與叛軍做正面交鋒。[138看網.]
    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當時恰巧是川國朝廷內斗最激烈的階段,肖香正與大公子一黨展開你死我活的王位之爭,望西平原一戰過后,張思圖有特意傳書給陳麗華,讓他暫時避免與叛軍交戰,保存戰力,以備不時之需。
    出于這兩個方面的原因,陳麗華才在重創了叛軍之后并沒有馬上重整旗鼓大舉進攻,而是集結兵力休整訓練,不過這也恰恰給了叛軍喘息之機。
    酒宴過后,宴會大廳立刻變成了議事大廳。青羽趁機向在場的謀士、將領們仔細詢問一番貞軍目前的處境。
    現在,李舒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死守白南郡。
    李舒把貞軍的兵力都集中在白南郡和番條郡的交界,看得出來,他已打算寸步不讓,就是要在這里與川軍死戰到底,將其擋在白南郡之外。
    他的想法沒有錯,白南郡已是叛軍最后的地盤,如果這里再守不住,叛軍想逃都沒地方逃。
    只是,貞軍能抵擋得住川軍的進攻嗎?貞軍是善攻不善守,而攻堅戰又是川軍最善長的本領之一,并非川軍在打攻堅戰時有多勇猛,而是川軍的軍備太精良了,軍中儲備有大量專為攻堅戰準備的大型器械。如果此戰真打起來,貞軍只怕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見青羽露出沉思的表情,李舒心頭一顫,小心翼翼地問道:“青羽將軍是不是認為我軍難以抵御住川軍啊?”
    青羽也不隱瞞,默默地點下頭。李舒立刻緊張起來,追問道:“那……青羽將軍覺得我軍該如何應對川軍的進攻呢?”
    “這個嘛,我還得再仔細斟酌。”青羽沒有立刻答復李舒,不過見李舒面露愁容和憂慮,他淡然一笑,安慰道:“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終究會有應對之策的,大將軍也不必太擔心。”說著,他話鋒一轉,問道:“大將軍,不知我可不可以到貴軍的軍營里走一走?”
    光聽別人的介紹,青羽對目前貞軍的狀況還是無法做到準確的了解,他必須得親自去走一走、看一看方能做到心中有數,然后才可定出御敵乃至破敵的辦法。
    李舒急忙說道:“當然可以,青羽將軍打算什么時候去軍營?”
    青羽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說道:“就現在吧!”
    “這……青羽將軍一路勞頓,要不要先休息一日?”
    “不必。”青羽正色說道:“軍情萬變,耽擱不得。”
    見他堅持,李舒也不再客氣,站起身形,說道:“我陪青羽將軍一同前去。”說完,他又頗感為難地看向唐寅。后者笑了笑,也站了起來,含笑說道:“本王也正好想去逛一逛呢。”
    宴席結束后,唐寅和青羽沒有在城中休息,而是由李舒等人陪同,去往城外的貞軍營地。
    貞軍的條件非常艱苦,營地搭建得也很簡單,外圍就設了一圈簡單的木柵欄,另外又擺放些拒馬。
    進入其中,簡直像進了貧民窟似的,放眼望去,一座座的營帳皆是破爛不堪,有的打著補丁,有的就是東拼西湊縫接到一起的。再看貞軍將士的裝備,那就更慘了,他們穿的是風國援助的盔甲,為皮革所制,由于沒有多余的盔甲做替換,幾乎每個人身上的盔甲都有破損之處,甚至有些老弱病殘的身上根本就沒穿戴盔甲。
    這些倒還好說,最令人憂心的是,現在貞軍的士氣普遍低落,整座大營亦是死氣沉沉,在人們的臉上看不到斗志,只能看到麻木,似乎人們已經失去了取勝的**。
    而且唐寅和青羽還有注意到,貞軍有兩三成的將士都是有傷在身,不過對于貞軍而言,只要還能走動,還能拿得起武器,那都算輕傷,仍將其算進可戰斗之兵的行列里。
    這樣的貞軍,要士氣沒士氣,要戰力也沒剩下多少戰力,又如何能抵御得住川軍隨時都可能展開的全力猛攻呢?
    李舒引路,把唐寅和青羽一直領到中軍帳近前,他擺手說道:“殿下、青羽將軍,先到中軍帳里坐一坐,歇歇腳吧!”
    “大將軍不必客氣,在下還不累。”青羽含笑拒絕李舒的好意,而后說道:“這樣吧,大將軍先在中軍帳里歇歇,我陪大王再到四處走走。”
    “這……”
    “難道大將軍還擔心大王和我還會在貴軍大營里走丟了不成?”青羽笑呵呵地問道。
    “不不不,在下當然沒有此意。”
    沉吟片刻,李舒點頭說道:“也好,在下便在中軍帳等候殿下和青羽將軍。”說完,他回頭向后面的護衛甩下頭。護衛們會意,立刻分出百余人,站到唐寅和青羽的周圍。
    軍中的將士們畢竟都不認識唐寅和青羽,李舒也擔心他二人在營中游逛的時候會發生誤會和意外。
    對于李舒派出人手跟隨自己同行,唐寅和青羽沒有再拒絕,二人別過李舒后,向貞軍營地的腹地走去。
    他倆可不是毫無目的的瞎溜達,而是去向營地的北部,北面正對著番條郡的,川軍若來攻,也必然是從北往南打,北營的防御至關重要,也直接關系著貞軍的成敗。
    來到北營這邊,唐寅和青羽皆大失所望,相對而言,北營的防御比其它地方稍強一些,但也僅僅是充當寨墻的木柵欄高一點、結實一點,外面的拒馬多一些罷了,連阻擋敵人步兵的壕溝都未挖。
    唉!青羽暗嘆口氣,連連搖頭,對身邊的唐寅低聲說道:“大王,貞營的防御形同虛設,如果真是川軍主力來攻,根本就無法抵御。”說著話,他還走到木柵欄前,提腿踢了踢。
    青羽自幼多病,身子骨一直很弱,但以他的力氣都能把木柵欄踢得微微搖晃,可見貞軍這座營寨建得有多隨意。
    他苦笑道:“如果不是知道李舒現已毫無退路可走,我真要懷疑他是不是打算在這里與川軍決一死戰。”
    唐寅也露出苦笑,他早就看過陶元豐傳回的書信上說叛軍不正規,只是沒想到會不正規到這般地步,連營寨都不會搭建,這又何談防守啊?
    他還沒說話,這時候,一名千夫長打扮的大漢走了過來,他先是打量一番唐寅和青羽,而后又瞧瞧周圍那眾多的護衛,滿臉的疑惑,問道:“兩位是……”
    唐寅沒有接話的意思,青羽開口說道:“我叫青羽,從風國而來。”
    “啊!原來閣下就是大名鼎鼎的青羽將軍,小人失敬、失敬!”這名千夫長不同于其他貞軍那么粗魯,十分有禮的向青羽深施一禮。
    “這位大哥不必客氣。”青羽含笑拱手回施一禮。
    想不到青羽如此平易近人,會向自己這個無名小卒還禮,他頗感意外,但也沒有表現得太明顯,他向左右看了看,突然低聲說道:“青羽將軍千里迢迢而來,實乃多此一舉啊!”
    他的話把唐寅和青羽都說愣住了,李舒可是望眼欲穿地盼著青羽的到來呢,寄望青羽能解他的燃眉之急,這名千夫長倒好,說他的到來是多此一舉。
    青羽笑道:“這位大哥就這么有信心能勝得了川軍?”
    千夫長表情木然地搖搖頭,說道:“不瞞青羽將軍,恰恰相反,一旦川軍來攻,我軍必敗無疑,青羽將軍現在前來,不僅是多此一舉,還把自己置入了險境。如果小人是青羽將軍,現在就什么都不管,立刻趕回風國。”
    唐寅聞言,差點在旁笑出聲來,青羽可不覺得此人的話好笑,反而感覺他不太符合貞人的個性,想讓桀驁不馴的貞人承認失敗,那可是件比登天還難的事。
    他慢悠悠地說道:“大將軍以及眾謀士、將領皆不認為此戰會敗,為何你會這么說?難道,你就不怕此話傳到大將軍的耳朵里,治你一個擾亂軍心之罪?”
    千夫長苦笑,說道:“望西平原一戰,我軍平白無故地折損十多萬弟兄,已是釀成大錯,現在大將軍又決定死守邊界,更是大錯特錯,只要川軍打過來,全軍將士將無一人能活命,左右都是個死,我現在又有何好怕?”
    呦!此人的見解倒是挺獨到的!唐寅和青羽心中同是一動。這回不等青羽說話,唐寅開口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千夫長舉目看向唐寅,凝視他片刻,而后拱手說道:“在下陰離,只是軍中一小小的千夫長……”
    他話還沒說完,唐寅已繼續問道:“你說川軍若是攻打過來,你方將會全軍覆沒,那么,又如何能避免全軍覆沒之危呢?”
    “很簡單,撤軍!”
    “撤軍?”唐寅揚起眉毛,笑問道:“往哪里撤?”
    “向白南郡的腹地撤退,盡量避免與川軍發生正面沖突,尤其是主力之間的正面交鋒!”
    這位名叫陰離的千夫長正色說道:“川軍勢強,兵力眾多,我方若想取勝,就得先散其兵,采取個個擊破的戰術,如此,或許還有成功之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