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9

  終卷第八十九章
    唐寅凝視陰離,幽幽說道:“逐個急迫?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可不會這么容易。【】”
    陰離說道:“白南郡境內有三縣九城十八鎮,大大小小的村落不下五十座,這么大的一個郡,川軍一旦攻入進來,勢必得在各地分兵駐守,這不正是各個擊破的好機會嗎?”
    唐寅和青羽聽完,同是吃了一驚,別看陰離只是個千夫長,但知道的還不少,對白南郡境內的情況如數家珍。唐寅笑問道:“你是白南郡的本地人?”
    “在下是相山人。”陰離糾正道。
    “那你又為何會對白南郡境內的情況如此了解?”
    陰離笑了,解釋道:“兩軍交戰,講究的是天時、地利、人和。現在天時和人和我軍都已輸了川軍一籌,若是不能在地利上多占些優勢,此戰,也就沒法再打下去了。”
    青羽連連點頭,這個陰離不錯啊,一聽就知道此人熟讀過兵書,精通戰法,怎么這樣的一個人在將才稀缺的貞軍當中只做到千夫長呢?
    他忍不住疑問道:“你剛才的這番話可有對大將軍說起過嗎?”
    陰離臉上的笑容立刻變為苦笑,他搖頭說道:“小人身份卑微,連大將軍的面都見不到,又何談進獻良策呢!”
    青羽暗嘆口氣,對陰離說道:“你陪我在這里走一走吧,順便把你的戰術再具體說一說!”
    陰離眼睛一亮,急忙拱手應道:“是!青羽將軍!”他心中清楚,這可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自己能不能出人頭地,也就看這次的表現了。
    唐寅和青羽由陰離伴隨,順著寨墻緩緩漫步,與此同時,陰離把自己早已想好的戰術一五一十地講給唐寅和青羽。他現在還不知道唐寅的具體身份,但多少也猜出個大概。
    青羽是什么人啊,那可是風國的上將軍,一軍之統帥,連他都對這個容貌俊美的青年表現得必恭必敬,可見,此人的身份要比青羽都高出一截,而在風國能比青羽身份還高的人,屈指可數。
    陰離的計劃是貞軍當向白南郡與齒越的邊境撤退,其一,可最大限度的避開川軍的鋒芒,趁機實施己方各個擊破的戰術,其二,萬一己方確實不敵川軍,己方也不至于被困死在貞地,最起碼能退縮到齒越國境內,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以后沒柴燒。
    至于其中的細節,講解起來可就繁瑣多了。
    貞軍絕對不能大張旗鼓的向邊境撤退,若讓川軍看出貞軍的意圖,那川軍肯定會一鼓作氣地直接沖殺過去,各個擊破的戰術也就無從施展了,所以必須得表現出貞軍欲死守白南郡全境的姿態,得讓川軍看到貞軍于各縣各城各鎮乃至各村都布置下重兵防守,如此方能引川軍分兵作戰。但要在哪些地方設下伏兵,又要在哪里發動佯攻,這里面的門道就太多了。
    陰離像連珠炮似的把肚子里的構思一股腦的講出來,唐寅和青羽都是聽得似懂非懂,畢竟他二人對白南郡的地形毫不了解,陰離所說的那些地名他倆也沒概念。
    看時間已經不早,而陰離還在說個不停,青羽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含笑說道:“陰離,你隨我去見見大將軍,順便也把你的戰術也講給你們的大將軍聽一聽。”
    他這話正是陰離夢寐以求的,青羽肯推薦自己,那么大將軍定會十分看重自己的。他難掩臉上的喜色,向青羽一躬到地,動容說道:“小人多謝青羽將軍。”
    “哈哈,你不必多禮。”青羽對陰離的印象很不錯,感覺此人是有真才實學的,就是有點神經兮兮,腦子似乎不太正常,不過,如果此時的青羽若是知道,陰離在以后將率領著貞軍南征北討,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現在恐怕也未必會向李舒推薦這個人了。
    此時,李舒早就等得不耐煩,但唐寅和青羽都是貴客,身份非比尋常,他又不好派人去催,只能坐在中軍帳里耐著性子干等。
    好不容易等到唐寅和青羽回來,李舒急忙迎上前去,不過見他二人還帶回來一名己方的千夫長,李舒頗感意外,還以為是這名千夫長得罪了唐寅和青羽,他立刻沉下臉,訓斥道:“怎么回事?你可是沖撞了殿下和青羽將軍?”
    殿下?陰離心頭一驚,但馬上又恢復正常,自己猜的果然沒錯,這個俊美的青年還真的是風王唐寅!
    不等他開口說話,青羽含笑走上前來,說道:“大將軍誤會了,這位陰離兄弟是貴軍的千夫長,我看他對與川軍的征戰之事頗有見地,便把他帶了過來。”
    “原來如此!”李舒松了口氣,轉頭又多看了陰離兩眼,然后沒有對他多說什么,向唐寅和青羽拱手問道:“殿下和青羽將軍已視察過我軍大營,不知殿下和青羽將軍認為我軍能否戰勝川軍?”
    青羽搖頭,說道:“以目前貴軍的狀態,實難取勝。”
    李舒暗暗咧嘴,忙追問道:“那……青羽將軍可有破敵之良策?”
    青羽依舊搖頭,含笑說道:“我沒有,不過,貴軍的陰離兄弟有。”說話間,他側身把陰離叫了過來,說道:“陰離,你說說你的戰術吧!”
    陰離應了一聲,分別向唐寅、青羽、李舒三個拱手各施一禮,而后他走到沙盤前,先向左右看了看,最后把肋下的佩劍抽出來,邊用佩劍在沙盤上指點,邊把他的戰術仔仔細細的又講述一遍。
    現在有了沙盤,再聽他的講述,便變得十分容易理解了,唐寅和青羽看得聚精會神,聽得也異常認真。剛開始,李舒以及手下的謀士、將領們還都不以為然,這個陰離只是一區區的千夫長,要名氣沒名氣,要功績沒功績,他又哪能懂得什么戰術,唐寅和青羽找來己方這么一個人來講解對付川軍的戰術,更像是特意來羞辱自己的。
    不過看唐寅和青羽聽得認真,李舒等人也只能耐著性子繼續聽下去。可是等到陰離把他的戰術全部展開,李舒等人也都不由自主地圍攏在沙盤的四周,全神貫注地聽他的講解。
    現在貞營中軍帳內的情況十分奇妙,一名千夫長在人群中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而周圍站著的都是將官,甚至還有唐寅這位君主,但人群里卻無一點雜音,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陰離和沙盤這兩點。
    不知不覺間,已然過了大半個時辰,人們竟然毫無感覺,這時候,陰離業已講到最后,他以劍鋒指在沙盤上的一點,眉飛色舞地說道:“……最后殘存的川軍勢必會退縮到瓊山這一帶,這里也是我軍與川軍最后決戰之地,兵力消損大半的川軍必然士氣全無,而我軍則是攜勝勢之威,此戰,我軍定能將川軍一舉殲滅,蕩平于瓊山!”說到這里,神情激動的陰離忍不住揮劍怒斬,將沙盤上的瓊山標識硬生生地砍飛出一段。瓊山標識是由木頭制造,不偏不倚,剛好飛向唐寅,后者信手一揚,將飛向自己的瓊山標識一把抓住。
    周圍眾人紛紛回過神來,見狀,無不臉色頓變,唐寅可是國君,就算陰離是無心的,如此舉動也是大大的不敬。
    陰離自己也嚇傻了,呆了好一會他才機靈靈打個冷戰,撲通一聲跪到地上,連連叩首,說道:“小人失禮,殿下恕罪,還請殿下恕罪!”
    唐寅看了看手中的半截標識,只是微微笑了笑,隨手丟進沙盤里,揮手道:“既然是無心之過,本王不會怪你,起來吧!”
    “多謝風王殿下開恩……”就這一會的工夫,陰離已嚇出一腦門的冷汗。
    當他從地上站起身時,正看到一旁的李舒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他嚇得縮了縮脖,退后兩步,手掌哆嗦著把佩劍收回鞘中。
    唐寅不是那么小氣的人,他看向李舒,問道:“李將軍以為陰離的戰術如何?”
    李舒定了定神,認真琢磨了一番,點點頭,說道:“在下覺得,可以一試。”
    唐寅含笑點點頭,贊同道:“確是個可行之策,依本王看,就按照陰離的戰術布置吧!”
    “好!”李舒應了一聲,轉目又看向青羽,見后者亦在點頭,他徹底放下心來,他回身看向陰離,問道:“陰離,你現在是什么職位?”
    “回稟大將軍,小人目前在第五兵團擔任千夫長一職!”
    “恩!”李舒沉吟片刻,說道:“本將現在升任你為偏將軍,以后,你就在本將的身邊做事吧!”
    從千夫長一躍升為偏將軍,已然連跳了好幾級,換成旁人,就算不樂得手舞足蹈也得心滿意足了,而陰離則是露出失望之色,站在這里,一動沒動,更沒有開口謝恩的意思。
    見狀,李舒皺起眉頭,質問道:“怎么?陰離,你對本將軍的封賞還不滿意?”
    陰離拱手說道:“大將軍身邊的偏將軍已經夠多了,而且偏將軍是用來沖陣殺敵的,小人……武力平平,實難勝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