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2

  終卷第九十二章
    因為沒有查明貞軍的情況,陳麗華不太想草率出戰,可到了第二天,貞軍竟然主動出營來挑戰了。【】
    貞軍的兵力不多,才兩千人而言,但率軍的主將可大有來頭,正是在叛軍內素有二猛之稱的雷蒙。
    雷蒙不僅靈武高強,而且力大無窮,在兩軍交戰當中,有萬人不敵之勇。
    聽聞貞軍只出來兩千人挑戰,川軍方面自然不會怯戰。首先出戰的十六軍團的一名偏將軍,結果在雷蒙面前連一個照面都沒走過去,便被雷蒙連人帶馬的砸斃于兩軍陣前。
    川軍第二位出戰的同是十六軍團的偏將軍,他比前面那位稍好一些,但也僅僅堅持了三個回合,也被雷蒙挑于馬上,步了前面那位的后塵。
    接下來,川軍又先后派出三員大將,結果依舊,沒一個生還回去的,皆死于雷蒙的重刀之下。
    雷蒙的勇猛這下可把川軍震懾住了,五員大將,連敵將的毛發都未傷到一根,自己卻相繼送命,這員貞將也太厲害了。
    陳麗華不再派將迎戰,于川營的中軍帳里與眾將商議如何克敵。
    眾川將說什么的都有,有人畏懼雷蒙的武力,建議己方應暫時避戰,等呂尤的援軍到了再說,而有人則建議發動全面進攻,以兵力上的絕對優勢直接壓垮貞軍。
    說來說去,川將們最后分成兩派,一派主戰,一派主張等待援軍,雙方爭執不下,也讓陳麗華一時間沒了主意。
    川將們還在大營里爭論打是不打,出營挑戰的雷蒙見無人應戰,便退回貞營,不過他在貞營里沒有多做停留,率領兩千貞兵,由北營門進,從南營門出,透營而過,向白南郡的腹地而去。
    在貞營的周圍好布有許多的川軍探子,他們不敢太靠近貞營,查看不到貞營內部的情況,不過雷蒙帶人離開貞營向南而去他們可看到了。川軍探子立刻把情報回傳到川軍大營。
    聽聞前來挑戰的貞將雷蒙已經撤了,而且還撤出了貞軍營地,向南而去,以陳麗華為首的川軍將領們同是一驚,這是怎么回事?雷蒙已連殺己方五員大將,士氣正盛,怎么突然撤了呢?而且還不是撤回貞營,而是穿營而過。
    “陳將軍,貞人的舉動有些反常啊,叛賊雷蒙如此厲害,他不留守貞營,怎么還向南而去了呢!”十一軍團的統帥高鵬皺著眉頭,滿臉不解地說道。
    是啊,雷蒙的舉動確實反常!陳麗華也不解貞軍葫蘆里面賣得什么藥。
    正在他沉思不語的時候,一名川將突然驚叫道:“貞人該不會用的是疑兵之計吧,叛軍的主力早已撤到白南郡的腹地了?”
    “那怎么可能呢,貞營可就在我軍對面……”高鵬沉聲說道,他還未把話說完,陳麗華腦中靈光一閃,接道:“也許,那根本就是一座空營!”
    “空營?”川將們臉色同是一變,目光齊齊落在陳麗華身上。后者挺身站起,說道:“叛軍故弄玄虛,其中必然有詐,傳我將令,全軍即刻突擊,進攻叛軍大營!”
    陳麗華一聲令下,川軍上下齊動,大軍相繼開出營地,直奔對面的貞營推進過去。
    剛開始,川軍在推進時還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膽,可是當川軍已進入到貞營的百步之內,貞營里別說毫無反擊,連點動靜都沒有。
    等川軍進到貞營五十步的時候,見貞營還是風平浪靜,這時候,川軍開始由緩慢推進變為全力沖鋒。
    前軍率先沖入貞營,可是進來之后再看,偌大的貞營內連個人影子都沒有,大大小小的營帳里皆是空無一人,東西早已被般光,可以說現在貞營內只剩下一排排空空的營帳。
    陳麗華帶著一群川將看到這般情形,氣得連連跺腳,好狡猾的叛軍,用的果然是疑兵之計!見陳麗華臉色難看,川將們紛紛上前勸說道:“陳將軍也不必氣惱,叛軍用疑兵之計逃脫,說明叛軍也很清楚他們的實力不如我軍,何況,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鞏城距離此地不遠,我軍當趁此機會一舉拿下鞏城,先把白南郡打出個豁口再說!”
    “也只能如此了。”陳麗華點點頭,說道:“于將軍!”
    “末將在!將軍有何吩咐?”一名魁梧的川將跨步上前,插手施禮。
    陳麗華說道:“于將軍立刻帶兩個兵團去攻鞏城。鞏城只是彈丸小城,里面囤積不下重兵,拿下鞏城應是易如反掌,想必,叛軍主力現已向南逃竄,眾將軍隨本帥全力追殺!”
    “末將遵命!”眾
    川將齊齊插手應是,隨即展開分頭行動。
    陳麗華率川軍主力南下追擊,于姓的川將則率領兩個兵團進攻鞏城。
    按照陳麗華的推斷,叛軍主力都逃了,偌大的營地都不要了,近在咫尺的鞏城也必然是座空城,就算會留有叛軍駐守,兵力也絕對不會太多。
    他的推斷沒有錯,貞軍在鞏城只留守了一千來人,不過這一千來人都是貞軍中的精銳之士,他們也給前來進攻的川軍造成不小的麻煩。
    于姓的川將本以為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鞏城拿下,結果只有一千多人駐守的鞏城,川軍竟然發起兩次猛攻都未能拿下來,反而損兵折將不少。
    見狀,于姓的川將也慌了,不知道這小小的鞏城里到底駐扎了多少叛軍,急忙令人給前去追敵的陳麗華傳報,請他抽調兵力,增援鞏城這邊。
    接到傳報后,陳麗華無奈,只得又分出一支兵團,令其攜帶上大型的攻城器械,援助鞏城那邊的己方攻城軍。
    得到這支兵團的援助,加上他們又帶來了不少的大型攻城器械,川軍終于攻破鞏城的城防。
    鞏城被破后,殘存的貞軍也不與川軍死戰到底,將士們紛紛扔掉武器,脫掉身上的盔甲和軍裝,逃入城內,混于百姓當中。
    叛軍是貞人,城中的百姓也是貞人,沖入城內的川軍要想把叛軍從百姓里挑出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如果是別國遇到這種情況,主將二話不說就得下令屠城了,但川軍不會這么做,一向自詡文明高貴的川軍也從來不屑使用這種血腥的手段。
    占領鞏城之后,于姓的主將只是下令張貼告示,一是安民,二是懸賞,只要百姓們肯舉報叛軍的藏匿之地,川軍會給予重賞。
    重賞之下也未必就有勇夫,貞人便是如此。幫著叛軍隱藏起來,躲避川軍的追捕,這些都是百姓們自愿的,即便川軍用重金懸賞,也無一人肯出賣叛軍。
    貞人百姓不肯出賣叛軍,川軍倒也沒太在意,畢竟逃掉的叛軍也就幾百人,不足為慮。而后,于姓川將向陳麗華傳送捷報,并詢問他己方用不用趕過去與他匯合。
    陳麗華回書的很快,令他率三個兵團留守鞏城。可以說鞏城是白南郡的門戶,只要把鞏城占住了,川軍主力便可以在白南郡境內橫沖直撞,毫無后顧之憂,保證了鞏城的安全,也就等于保證了川軍主力的后勤補給線。
    到目前為止,陳麗華做出的這一系列決定都沒有錯,甚至可以說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很快,他便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
    白南郡是貞西三郡中最大的一郡,地大,城鎮多,川軍深入得快,但兵力分散得也快,一路上川軍對所攻占的城鎮都要分兵駐守,東面分一批,西面分一波,當川軍深入到白南郡最西面的白楊縣時,原本二十五萬眾的大軍只剩下了十多萬人。
    可以從川軍進入白南郡算起一直到現在,并沒有經歷過大規模的交戰,但主戰兵力卻在無形中減員了一大半,而且還不是因死傷而減員,是由于自身的分兵才造成的減員。
    這正是川軍作戰的一個習慣。川軍一向講究攻占一地、鞏固一地,要鞏固地方,就必須得駐軍留守。陳麗華是川軍正統的將帥,此時他做出的決策也正是川軍的一向習慣。
    這時便體現出了陳麗華中規中矩,不懂變通的缺點,攻占一地鞏固一地的方針策略不能說有錯,但是需要視情況而定,就目前來看,這是川軍進入白南郡后最大的敗筆。
    當然,陳麗華之所以這么做他也是有底氣的,即便川軍的主戰兵力只剩下十多萬人,可是對叛軍仍占有絕對的兵力優勢。
    而且他以及下面的川將們還都有個誤判,川軍分兵攻占各城鎮的時候,都有遇到駐守叛軍的頑強抵抗,說明叛軍也是分兵駐守白南郡全境的,己方一路攻占這么多城鎮,所消滅的叛軍也肯定不在少數,依照叛軍有八萬兵力判斷的話,現在的叛軍兵力充其量有五萬左右。
    十多萬對陣五萬,幾乎是三倍于敵,取勝毫無懸念。
    自川軍主力順利挺入白楊縣,川軍將士們變得更加輕松,按照這一路推進的速度來看,幾方在半個月內便可以攻占白楊縣全境,徹底掃平叛軍,到那時,朝廷增派的援軍還在半路上呢,殲滅叛軍的功勞將全部記在他們的頭上。
    十一軍團的軍團長高鵬、十六軍團的軍團長馮玉、十七軍團的軍團長柴松已紛紛向陳麗華進見,趕快繪制叛軍頭目李舒的頭像,張貼到各處,以防李舒潛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