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3

  終卷第九十三章
    通過各軍團長的進見也能感覺得出來,他們皆已認定己方勝券在握,掃平叛軍只是時間問題,連防止李舒潛逃這樣的后續方案都已經提前想好了。【】
    在白楊縣境內,川軍的作戰依舊是順風順水,未費吹灰之力,又連續攻占一城四鎮。接下來,川軍的目標是白楊縣的縣城七甲城。
    要去七甲城,得路經一處險地,萬安谷。萬安谷險峻,是一條長長又狹窄的峽谷,兩面為高山峻嶺,只有中間一條路可走。
    由于這里地險,經常發生墜石和野獸出沒,過往的行人也總是會有死傷發生,所以人們便給這條峽谷起了‘萬安谷’這個吉祥的名字,希望用名字來化解這里的兇氣。
    當然,這是迷信,峽谷還是那條峽谷,死傷也依舊常有發生。
    等到川軍行進到這里的時候,陳麗華緊急下令,全軍暫時停止前進。
    他帶著一干川將來到大軍前方,站到一處高地,遠遠眺望萬安谷。陳麗華邊看著前方幽深的峽谷也邊在心里暗暗嘀咕:“好一處險峻之地啊!”
    陳麗華是位經驗豐富的老將,什么地勢容易設伏,什么地勢不易通過,他一打眼就能看出來。
    他對周圍眾將說道:“此地險峻,如果叛軍占據峽谷兩側的高峰,我軍貿然闖入,后果將不堪設想啊!”
    高鵬一笑,滿面輕松地說道:“陳將軍放心吧,我軍斥候昨日剛剛打探過萬安古,并無伏兵,現在亦可安心通過。”
    陳麗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正色說道:“叛軍狡詐,不得不防,立刻再派出斥候,繼續打探。”
    “這……”高鵬微微皺眉,這也太多此一舉了吧,陳麗華也太謹慎了。他低聲提醒道:“將軍,現在天色已然不早,如果等探子打探完了,天也就黑了,我軍只能等明日再趕路。”
    陳麗華說道:“現在我軍又不是急于與叛軍決一死戰,并不差這一天的時間。”
    他這么講,高鵬也不好再說什么,隨即令副將把十一軍團的探子派出去,打探前方的萬安谷,而后各軍團長又紛紛下令,全軍就地安營扎寨,等明日再繼續趕路。
    萬安谷并不是一座小峽谷,要把整個萬安谷都打探清楚,確實需要很長一段的時間。
    派出去的探子直到深夜才紛紛回來,帶回來的情報一致,萬安谷兩側的山峰上并無埋伏,附近也未發現叛軍的蹤影或留下的痕跡。
    聽聞探子的回報,眾將都在心里暗暗搖頭,己方就在昨日剛剛打探過此地,可陳麗華今天偏偏還要打探,這不是自找麻煩嘛!
    不過陳麗華心里不這么想,耽擱一天的時間不算什么,只要能確保萬無一失,那比什么都重要。
    當晚無話,翌日一早,川軍起程,通過萬安谷。
    貞軍在這里確實沒有埋伏,這么一處險峻之地,連傻子都能看出來容易設伏,如果陰離還在這里設下伏兵,那他也就不配再做一軍之統帥了。
    順利經過萬安谷,再向前三十里便是白楊縣的縣城七甲城。
    只要川軍再一舉拿下七甲城,那么白楊縣的大半已被川軍所控制,留給叛軍的空間就只剩下一座小小的邊境城邑——龍塘口。
    這時候,川軍眾將都像打了雞血似的,一個勁的催促麾下將士急行軍。當川軍距離七甲城還有十里的時候,前方由探子快馬飛奔回來,向陳麗華等人稟報說,剛剛有一支叛軍倉皇逃出七甲城,正奔龍塘口方向而去,至于具體的兵力,由于數量太多,無從統計,保守估計在四、五萬人左右,基本可以斷定是叛軍的主力。
    聽說叛軍的主力連縣城都沒敢守,直接棄城而逃,陳麗華等人無不是喜出望外,這個機會可太難得了,這不正是己方與叛軍決一死戰的好機會嗎?
    陳麗華當場下令,全體將士做急行軍,務必要追上逃向龍塘口的叛軍,在平地上與其做正面交鋒。
    接到命令的川軍將士一個個卯足了力氣向前突進,十里的距離,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趕到了。
    叛軍還真就逃得一個不剩,偌大的縣城,未留下一兵一卒,城門都是虛掩著的。川軍連攻城器械都沒用上,直接推開城門,如朝水一般涌入城內。
    先進城的川軍未做任何的停留,直接穿城而過,去追擊棄城而逃的叛軍。
    七甲城可不是一座小城,大
    小幾乎于郡城相當,城內百姓多達十多萬人,城邑內也十分繁華,大大小小的商鋪林立,其中還有不少商鋪是齒越人開的。
    看到有大批的川軍沖入城內,城中的百姓倒很鎮定,看不出來有驚嚇慌張之色,從內心來講,貞人并不怕川人,或者說對川人是不服氣的,而川軍又一向有仁義之師的美譽,軍紀森嚴,將士們不會濫殺無辜,也不會搶掠百姓的財物。
    此時就是這樣,看著街道上轟隆隆跑過的川軍,百姓們沒有四散奔逃,只是退避到街道的兩旁,一個個還伸長了脖子張望,完全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
    路邊的一座茶館,二樓。唐寅和青羽就坐在靠窗邊的位置。在其周圍,整個二樓的茶桌都被他們的人占了,其中有阿三阿四、尹蘭以及程錦和他的暗箭人員。
    低頭望著街道上蜂擁而過的川軍,以及街道兩旁的貞人百姓,這種雙方河水不犯井水的和諧場面讓唐寅忍不住啞然失笑,他樂呵呵地說道:“誰說貞人愚笨,該躲誰又不該躲誰,他們心里清楚得很呢!”
    青羽也樂了,含笑點點頭,話鋒一轉,問道:“公子以為,此戰貞軍能否取勝?”
    唐寅輕哼了一聲,說道:“據天眼和地網的探查,川軍目前的兵力只剩下十三萬人,而貞軍的兵力則足有七萬,即便兩軍做正面交鋒,川軍業已難以取勝,何況,陰離用的還是兩面夾擊的戰術,此戰,川軍必敗。”
    青羽幽幽說道:“陰離看透了陳麗華,或者說他看透了川軍的習性,料準川軍進入白南郡后,必會分兵駐守各地,導致主戰兵力銳減,此人之精明,不僅善于謀略,也善于洞察,日后,大王需多多提防此人才是啊!”
    “恩,想不到李舒的手下竟還有這樣的將帥之才,也許,我們當初根本不該把他推薦給李舒。”唐寅聳了聳肩,拿起茶杯,將其中的茶水一口飲盡,而后目光又落到窗外的街上。
    這時候,經過茶樓門前的川軍已變為騎兵,騎兵隊伍列著整齊的隊形,五騎一排,整齊劃一的走過。
    大約過去千余騎,后面行來一群川將,為首的一位,五十開外的年紀,須發斑白,身披金盔金甲,看上去氣度不凡,威風凜凜。
    青羽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低聲說道:“公子,這人是川國十七軍統帥,柴松,本是文將,卻以驍勇善戰、剛烈勇猛而著稱。”
    唐寅笑了笑,問道:“你認識他?”
    “數年前曾見過一面,柴家在川國算名門望族,世代經商,像柴松這種性情剛烈的將帥,在柴家實屬異類啊!”
    青羽可是正宗的莫國貴族,見多識廣,對川國的貴族也都很了解,講述起來如數家珍。
    唐寅眼中的笑意更濃,慢悠悠地說道:“可惜,柴家的這唯一一位將帥,這次怕是要歿于貞西了。”
    他說話之間,路過茶樓的柴松也恰巧抬頭向他所在的二樓望來。青羽第一時間別過頭去,而唐寅則是毫不回避,笑瞇瞇地對上柴松審視的目光,還向他微微點了下頭。
    柴松不由得吸了口氣,他沒見過唐寅,更不可能猜到坐在七甲城茶樓里的這個青年會是風王唐寅,他只是覺得唐寅神采內斂,樣貌又俊美得出奇,不同于常人,尤其是他那對眼睛,即便是笑瞇瞇的,也掩蓋不住其中閃爍的精光。
    好個神采飛揚、器宇軒昂的青年,這人是誰?是貞人嗎?在柴松的印象中,貞人身上大多都帶有一股野蠻的戾氣,令人極不舒服,而在唐寅身上他則完全感覺不到。
    若非要去追殺逃竄的叛軍,他此時真想下馬到二樓和唐寅交談一番,可惜現在軍務在身,他沒有那個時間。柴松也很有禮,即便他是將帥,而對方是平民打扮,見唐寅向自己頷首點頭,他亦以點頭致意回禮。而后,他側頭對身邊的一名侍衛低聲說道:“留住茶館二樓的那個年輕人,等本帥掃平了叛軍,再回城見他,記住,不可無禮!”
    那侍衛先是抬頭望了一眼茶樓窗口的唐寅,接著連連點頭,拱手應道:“是!將軍!”
    柴松沒有駐足片刻,直接行了過去,接他命令的那名侍衛帶著十數名川兵則停了下來,撥馬來到茶樓門前,翻身下馬,大步流星的走進茶樓里。
    侍衛和十數名川兵上到二樓,可是到了二樓后,他立刻呆住了,茶館的一樓沒有幾個人,可二樓卻是坐滿了人,而且空氣中還飄蕩著一股怪異的氣息,令他有不寒而栗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