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4

  終卷第九十四章
    如果是經驗豐富的老江湖,立刻便能判斷出來茶館二樓內散發的詭異氣息就是殺氣,不過侍衛和川兵們并未察覺,只是感覺這里讓他們很不舒服。【】
    沒理會旁人,侍衛直接走到唐寅近前,含笑拱了拱手,說道:“不知閣下尊姓大名?”
    唐寅轉過頭來,含笑看向那名侍衛,說道:“在下唐初,不知這位大哥又有何貴干?”
    “我是奉我家將軍之命,特意過來請閣下在此稍等片刻。”
    “哦?”唐寅不解地挑起眉毛,疑問道:“等什么?又要等到什么時候?”
    侍衛說道:“等我家將軍剿滅城外的叛軍,回城之后,再與閣下相見。”
    “你家將軍是……”
    侍衛腰板一挺,臉上自然而然地露出傲色,振聲說道:“我家將軍乃大川第十七軍統帥,柴松柴將軍!”
    “哦,原來是柴將軍。”唐寅點點頭,然后未在多說什么,繼續慢條斯理地喝他的茶。
    見他聽了將軍的名字竟然表現得如此平淡,侍衛下意識地皺起眉頭,上一眼下一眼又把唐寅仔細打量一番。
    不過人家沒有開口拒絕,將軍又叮囑過自己不得無禮,即便心生不滿,他強忍著沒有發作。
    川軍一批批的穿城而過,最后,陳麗華留下兩個兵團駐守七甲城,他自己則率領十萬左右的川軍主力去追殺棄城而逃的叛軍。
    叛軍比他們早走了一個多時辰,但速度卻慢得很,當川軍的前頭部隊追出城二十里的時候,便看到了叛軍的尾巴。
    由于距離較遠,具體的情況看不大清楚,可是已能隱約看到前方有大軍行進時所卷起的滿天塵土。
    得知前軍已能看到叛軍的尾巴,陳麗華當機立斷,下令己方的騎兵先行出擊,追上叛軍,盡可能的沖亂叛軍的陣型。
    現在,川軍中的騎兵數量不下一萬騎,沖鋒起來,氣勢驚人,相距數里都能感覺到地面的震顫以及如悶雷般的轟鳴聲。
    叛軍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戰馬的四蹄,沒用多長的時間,川騎兵便已能清楚地看到前方叛軍潰逃的身影。
    騎兵的主將大吼一聲,緊接著,川騎兵們紛紛將長槍抬了起來,槍尖探出馬頭,做好了沖殺敵陣的準備。
    看出己方無論如何也躲避不開川騎兵的沖殺,叛軍方面也干脆停止潰逃,在叛軍將領們的吆喝聲中,全軍立刻后隊變前隊,并且快速擺出迎戰的架勢,準備硬敵川騎兵的沖擊。
    此時,雙方之間的距離已不足二十米,川騎兵們更是卯足力氣向前沖,一匹匹戰馬奔騰的四蹄如飛,好似一支支離弦之箭,直插叛軍的陣中。
    騎兵可是克制步兵的利器,只要雙方兵力相差不是太懸殊,在騎兵的沖陣之下,步兵完全不堪一擊。而就在雙方要接觸的一瞬間,叛軍陣營當中突然傳出持續的哨音,隨著哨音響起,偌大的叛軍方陣立刻一分為二,密壓壓的將士們如同潮水一般向兩旁散開。只頃刻之間,叛軍陣營的最中央便出現一條寬寬的大豁口,而這條豁口又恰恰避開了川騎兵的鋒芒。
    川騎兵們幾乎是一頭撞進叛軍陣營的豁口里。
    騎兵不怕你步兵和他硬碰硬,他們可以借助戰馬的沖擊力一走一過之間便把正面敵人踏平,順勢還能沖亂整個敵陣,這也正是騎兵沖陣的可怕之處。而此時叛軍的戰術卻很有技巧,完全不給川騎兵硬碰硬的機會,將士們配合有序,巧妙地避開川騎兵的鋒芒,此時川騎兵的沖陣就好像全力擊出去的一拳打在軟綿綿的棉花上,這讓川騎兵將士們無不大吃一驚。
    川騎兵幾乎是暢通無阻地沖進叛軍陣營腹地,而這時再向前看,川軍將士臉色無不大變,只見前面的叛軍陣營里突然豎起一面面的巨型木盾。
    這些木盾,就如同一只只的木筏,是把數根木樁子以麻繩捆綁到一起,足有兩米高,一米寬,在其盾面上,還插滿了削得尖尖的竹簽子。
    可是此時川騎兵再想改變沖鋒的方向已然來不及了,前面的騎兵幾乎是結結實實地撞在巨型的木盾上,隨著一陣嘭嘭的悶響聲,那些騎兵連人帶馬被竹簽子刺穿,直到死,人和馬的尸體都是掛在木盾上。
    當然,頂在木盾后面的正是人山人海的貞軍士卒,他們完全是憑借人力硬頂騎兵的沖撞。
    那強大的沖擊力也讓頂在前面的貞軍士卒無不是口噴鮮血,有些人當場被擠死、震死,可是在前后的積壓下,他們的尸體仍是站立著的。
    隨著木盾的阻
    擋,讓奔馳的川騎兵停了下來,騎兵最恐怖的沖陣也隨之消失,這時候,原本退避到兩旁的貞軍雙雙反殺回來。
    哎呀!川騎兵的主將倒吸口涼氣,同時也意識到不對勁了,叛軍根本不是在潰逃,這完全是給己方騎兵設下的陷阱。他來不及仔細琢磨,倉促下令,后隊變前隊,全體撤出敵陣。
    但現在他再想撤走,已然來不及了。貞軍陣營原本裂開的那條大豁口重新合攏、封死,再看戰場上的局勢,業已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萬左右的川騎兵被數萬之眾的貞軍團團圍在中央,向他們的四周觀望,目光所及之處都是貞人,一眼望不到邊際。
    當騎兵沖鋒起來的時候,無人能擋,可騎兵一旦停下來,而且還被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時,戰斗力銳減,甚至還不如步兵。
    很快,貞軍的全面圍攻開始了。只見貞軍將士們一各個瞪著血紅的雙眼,如同野獸一般向前沖殺,許多川騎兵坐在馬上,連哪里來的敵人都沒看清楚,便被飛撲過來的貞兵硬生生地撞下戰馬,其中有不少人都是當場被挫斷頸骨,帶著頭盔的腦袋扭曲地歪到了一旁。
    戰斗由開始就異常血腥激烈,川騎兵在馬上居高臨下,人們手持長槍,或刺或挑,殺傷周圍蜂擁而至的貞軍,貞軍則更是兇猛,前仆后繼的往前沖,而且還不時射出箭矢,殺傷馬上的騎兵。
    在雙方交戰正憨之時,以陳麗華為首的川軍主力到了,看到前方已打成一團,己方的騎兵還被困在敵陣之內,陳麗華大急,立刻下令,全軍壓下,與叛軍決一死戰。
    隨著川軍主力的到來,貞軍陣營里哨音又起,這回貞軍不再戀戰,全軍后撤,將困在己方陣營最中心的川騎兵讓出去。
    他們雙方交戰的時間并不算長,可隨著貞軍全部退去后,再看那一萬的川騎兵,竟然死傷大半,僅僅剩下三千余騎,如果川軍主力再晚來半步,這一萬騎兵非得被貞軍包餃子不可,恐怕最后一個人都活不成。
    川騎兵的主將現也滿身是傷,他連人帶馬就如同血葫蘆似的,分不清哪是他的血,哪些是敵人的血。他策馬奔到陳麗華近前,停下來后,身子一側歪,險些從戰馬上摔下去。
    他喘著粗氣急聲說道:“將軍,叛軍以巨型的木盾克制我騎兵,顯然是早有準備,叛軍的潰逃可能也是他們所用的誘敵之計……”
    叛軍是先跑的,但卻能被己方大軍輕松追上,仔細想想,其中不合常理的地方太多。
    他話音還未落,十六軍主帥馮玉已不滿地厲聲訓斥道:“你休要長敵軍的士氣,滅我自家的威風,叛軍只剩下三、四萬人而已,這四周又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哪來的誘敵之計?”
    “是啊!”十一軍統帥高鵬也陰陽怪氣地說道:“以萬騎追殺三、四萬人的潰軍,竟然自己折損大半的兵力,還被潰軍圍困,險些全軍覆沒,真不知道你這仗是怎么打的。”
    聽著他二人的話,陳麗華不滿地沉聲道:“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說著話,他看向川騎兵的主將,語氣柔和一些,說道:“張將軍辛苦,你暫且率領麾下的弟兄回城去休息。”
    “將軍,叛軍確實反常,將軍不可大意啊……”
    陳麗華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說道:“本帥心中自有分寸。”
    等川騎兵的殘部退走之后,戰場上只剩下東西對峙的川軍與貞軍。
    川軍的兵力有九萬,貞軍的兵力在四萬左右,雙方相差有一倍多。
    陳麗華特意催馬來到兩軍陣前,望著對面的貞軍,大聲喊喝道:“我乃川國第九軍主帥,陳麗華,叫李舒出來與本帥說話!”
    等了好一會,貞軍陣營里走出一騎,馬上坐有一名川將,看起來才三十多歲的年歲,身材平平,相貌平平,渾身上下也找不到出奇之處。
    這人向陳麗華那邊拱了拱手,高聲喊喝道:“久聞陳將軍大名,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啊!”
    陳麗華瞇縫起眼睛,仔細向對面張望,由于距離太遠,他只能隱約看到對方的輪廓,至于具體長什么樣子,他完全看不到。他疑問道:“閣下就是李舒?”
    “在下陰離!”
    陰離?陳麗華滿臉的茫然,陰離是什么人?在叛軍的主要將領當中,好像沒有陰離這么一號啊!他臉色一沉,喝道:“無名小輩,換李舒出來與本帥說話。”
    “陳將軍可能還有所不知,在下現已是貞軍統帥,陳將軍若有什么話,盡管向在下說好了,不必麻煩大將軍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