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5

  終卷第九十五章
    叛軍的主將竟然換成了陰離?!陳麗華滿臉的莫名其妙,當然,他也不知道陰離所言是真是假。【】沉吟片刻,他大聲說道:“不管你等叛軍的頭領是誰,本帥要說的是,你們現已無路可退,死撐下去,最終只有死路一條,若想活命,只有繳械投降,本帥或許還能網開一面,饒過你等的性命!”
    “哈哈——”陰離仿佛聽了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坐在馬上迎面大笑,笑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傲然說道:“好個大言不慚的陳麗華啊,你已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陳麗華,你向你的背后看一看吧,今日確實會死很多人,但死的絕不會是我貞人,而是你等川賊!”
    陳麗華聞言,臉色頓是一變,下意識地轉回頭,向后方觀望。他不看還好,這一看,嘴巴不由得大張,下意識地吸了口涼氣。
    不知什么時候,七甲城的方向濃煙滾滾,黑咕隆咚的煙霧直沖云霄,但是卻沒有火光,好像是有人故意在城中放出煙霧。
    “陳麗華,你以為我貞軍將士只有眼下這四萬多人嗎?你錯了,在七甲城內,本帥早已布置下十萬的伏兵,現在,他們可能已經殺光守軍,攻出城來了!”
    啊!陳麗華臉色又是一變,叛軍在七甲城內還藏有十萬伏兵?這怎么可能呢?根據己方的探報,叛軍的總兵力也就七、八萬人,他們哪來的十萬伏兵?
    這時候,川軍將士們也都被陰離的話嚇了一跳,一個個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面面相覷,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眼看著己方的軍心已出現動搖之勢,陳麗華深吸口氣,對周圍的將士們大喊道:“弟兄們莫要聽信叛軍的胡言亂語,七甲城早已被我軍將士占領,城內根本沒有什么十萬叛軍,敵將自知大難臨頭,現只想攪亂我軍的軍心罷了。凡我軍將士聽令,全軍攻擊,與叛軍決一死戰!”
    “殺——”陳麗華的話及時穩定住川軍的騷亂,人們齊齊吶喊一聲,緊接著,各將領紛紛傳達他的將令,各兵團的方陣也開始齊齊向前推進。
    陳麗華現在很清楚,不管陰離是不是在虛張聲勢,己方只有與其死戰這一條路可走。如果真如陰離所說,七甲城內確有伏兵,那么等伏兵殺出城來,己方便是腹背受敵,此戰必敗無疑,所以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殲滅前方的敵人,然后調轉回頭,再全力對付七甲城內的伏兵,這也是己方目前唯一的取勝之道。
    其實,陰離的話有夸大其詞的成份,但絕非是在虛張聲勢,他確實在七甲城內布下了伏兵,雖說伏兵的數量并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多達十萬之眾,但也足足有四萬人。
    川軍太輕敵,也太急于求成,進入七甲城后,并沒有在全城范圍內進行大搜查,一心只想著殲滅棄城而逃的叛軍主力,大部分的川軍都是直接穿城而過,片刻都未停留,最后只留下兩個兵團駐守,可是區區的兩萬川軍又如何能抵擋得住四萬貞軍的突然偷襲?
    現在,潛藏在七甲城內的四萬貞軍業已對留守城內的川軍發起猛攻。
    駐守的兩萬川軍將士毫無防備,甚至都沒有聚集在一起,而是像一盤散沙似的分散在全城的各地,許多將士還以為大局已定,三五成群地跑到街上喝酒、吃飯,川軍就是在這般松散的情況下,川軍突然在他們的身邊出現,并對他們下了死手。
    一時間,七甲城內亂成一鍋粥,無論是城墻上還是城中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交戰,到處都是雙方將士廝殺的身影,被砍下頭顱的川軍尸體隨處可見。
    外面突然大亂,陪唐寅在茶館內喝茶的那名侍衛和川兵士卒們也同是一驚,侍衛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快步來到窗外,探頭向外一瞧,臉色霎時間變得蒼白,脫口驚叫道:“不好,城內混入了叛軍!”說話之間,他本能地將肋下的佩劍抽出,轉身要向外走。
    唐寅暗暗搖頭,抬手把他叫住,慢悠悠地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出去的好,叛軍有那么多人,你出去也無濟于事,只是白白送死!”
    侍衛身子一震,回身凝視著唐寅,疑問道:“你怎么知道叛軍人多?難道,你和叛軍是一伙的?”
    唐寅但笑未語。見狀,侍衛心中火起,持劍沖到唐寅近前,手臂一抬,以劍尖頂住他的脖頸,厲聲喝道:“說!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侍衛把佩劍已架到大王的脖子上,在場的阿三阿四等人眼睛同是一
    瞇,人們紛紛把手摸向衣下,抓住衣內暗藏的武器。
    唐寅則毫不驚慌,緩緩抬起手指,將脖頸前的劍鋒向旁推了推,說道:“我好意勸你,你不知感恩也就罷了,怎還刀劍相向?!”
    此時,外面貞人的喊殺聲越來越大,而川兵瀕死前的哀號聲亦是此起彼伏,侍衛額頭布滿冷汗,繃緊的神經都快被拉斷,他再次把劍尖頂在唐寅的脖頸上,厲聲尖叫道:“說,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看你就是叛軍……”
    唐寅嘆了口氣,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對方要找死,他也沒辦法。他的表情依舊一派淡漠,抬起的手指變推為夾,將劍鋒夾住,沒有任何的預兆,猛然間就聽呼的一聲,他的雙指燃起一團黑火,黑火順勢燒到劍身上。精鋼打造的佩劍,在黑火的焚燒下就如同紙糊的一般,都沒有被燒紅的過程,直接化為白色的煙霧。
    那侍衛完全嚇傻了眼,雙目直勾勾地看著手中被燒得越來越短的佩劍,看著黑火燒光了劍身又順勢燒到自己手上,而自己的手臂連同衣服、盔甲亦在黑火的焚燒之下瞬間消失。
    他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叫聲,整個人便憑空不見了,空中只剩下淡淡的白色霧氣。隨著唐寅呼吸之間,白色的霧氣飛快地鉆進他的鼻孔,最后,空中連僅存的那一點白霧也沒了。
    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在自己面前就這么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連根毛發都沒剩下來,這絕對是那十幾名川兵在一生當中所見過的最恐怖又最不可思議的一幕。
    人們如同見到鬼魅似的,紛紛尖叫出聲,他們想跑,但發麻的雙腿就像不屬于自己似的,怎么用力也邁不出去。
    而這時候,他們周圍的那些茶客們業已紛紛站起身形,伸入衣下的手也紛紛拿出,隨之抽出一把把閃爍著寒光的利刃,向他們不緊不慢地圍攏過來。
    沒有任何的抵抗,這完全是屠殺,十幾名川兵連對方是怎么出手的都沒看清楚,便相繼一命嗚呼,齊刷刷地倒在血泊當中。
    殺光這些川兵,阿三阿四回身走到唐寅近前,順便把佩劍上的血跡擦拭干凈,重新收入鞘中。阿三躬身問道:“大王,我們用不用出去助貞人一臂之力?”
    唐寅安坐在椅子上沒有動,嘴角揚起,似笑非笑地說道:“陰離設計得如此巧妙,我們出不出手都不會影響大局,還是坐在這里安心看戲吧!”
    阿四不以為然地說道:“依屬下看,并非是陰離設計得巧妙,而是他的運氣好,如果川軍進城便搜城,陰離設伏的那四萬貞人恐怕都得被困死在城內!”
    唐寅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青羽在旁解釋道:“四將軍,陰離算準了川軍不會這么做,所以才敢在城內設下四萬的伏兵。”
    聽聞這話,連程錦都有些難以置信,疑問道:“難道,陰離他還會未卜先知不成?”
    青羽笑吟吟道:“知己知彼,說起來容易,但要真正做到,那可太難了,若是真能做到這一點,那倒也離未卜先知不遠了。”
    程錦聽得似懂非懂,正要繼續開口詢問,見唐寅突然放下茶杯,挺身站起,他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不解地看向唐寅。
    唐寅聳肩說道:“城內的戰局已無懸念,我們應出城去看看了。”
    “是!大王!”眾人齊齊應了一聲,跟隨唐寅下了樓,走出茶館。
    此時的街道上已然沒有了行人,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基本都是川軍的尸體,還不時有成群結隊的貞軍風風火火地跑過。
    看到唐寅一行人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而且還是普通百姓打扮,也不時有貞軍上前盤查,唐寅等人身上都帶有貞軍的令牌,即便普通的貞兵士卒不認識他們,倒也不會難為他們。
    當唐寅等人走到西城門這里的時候,貞軍業已開始一批批地跑出城,向城西二十里外的主戰場趕去。看到正大聲指揮川兵士卒出城的孟熊,唐寅大聲喝道:“孟將軍!”
    聽聞有人召喚自己,孟熊立刻尋聲望去,見召喚自己的人是風王,他急忙催馬過去,到了唐寅近前后,他翻身下馬,插手施禮,說道:“風王殿下!”
    “城內的戰斗都已結束了嗎?”
    “回稟風王殿下,守城的川軍主力業已被我軍殲滅,現只剩下一些小股的川兵在四處逃竄,不足為慮,末將得抓緊時間帶領弟兄們趕往將軍那邊參戰,若是去晚了,只怕將軍會頂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