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6

  終卷第九十六章
    唐寅理解地點點頭,陰離那邊的兵力還不到四萬,想與接近十萬之眾的川軍抗衡是有些難,他說道:“兵貴神速,孟將軍快去吧!”
    孟熊應了一聲,又向唐寅拱了拱手,而后,領導眾貞軍快速地出城。【】
    一批批的貞軍開出七甲城,直奔二十多里外的主戰場而去。此時,陰離率領的貞軍已與陳麗華所率的川軍展開全面交鋒,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正面廝殺。
    戰斗才剛一開始,陳麗華就意識到叛軍不太對勁,與望西平原那一戰的叛軍比起來,眼前的這批叛軍兵力要少許多,但卻已懂得使用陣法了,而且他們所用的陣法還十分詭異。
    不同于正規的陣法,叛軍是幾人為一組,每組之間都會拉開一點距離,只是距離并不大,可以互相照顧得到。
    此陣法有些類似于魚鱗陣,但又不太一樣,可以說完全是按照貞人的特點量身設計出來的。
    貞人作戰,一向講究的是猛沖猛打,如果按照正規的陣法密集站位,必然會極大束縛貞人個體戰力的發揮,而現在貞人所用的陣法即兼顧到整體的配合,又能讓個人戰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使貞軍的整體戰力比以前能提升一個檔次。
    陳麗華本以為九萬對四萬可以穩*勝券、速戰速決,但等雙方的將士交上手后,他才意識到戰斗根本不像自己想像中那么簡單,對面的叛軍業已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支叛軍,別說速戰速決了,就算打成拉鋸戰,己方到最后能不能取得勝利都還未可知呢!
    “陳將軍!”高鵬邊觀望著前方的戰局,邊吃驚地說道:“叛軍現在用的是陣法嗎?”
    陳麗華喃喃說道:“應該是。”
    “請恕在下眼拙,無論是在兵書中還是在兩軍陣前,怎么從未見過這么古怪的陣法!”高鵬皺著眉頭不解地說道。
    他的話立刻引起另外兩名將帥的共鳴,馮玉和柴松二人亦是連連點頭,應道:“是啊,高將軍說得沒錯,叛軍現在所用的陣法確實怪異,似陣非陣,似亂戰又非亂戰,看不懂啊!”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打勝仗的陣法就是好陣法!”陳麗華深吸口氣,凝聲說道:“看來,叛軍內部已有能人在指點,此仗……怕是要困難了!”
    他正說著話,突然之間,川軍的后軍一陣大亂,陳麗華等人正要派人去后軍查看怎么回事,一名川兵士卒率先跑了過來,急聲說道:“稟報將軍,大事不好,在我軍后方突然殺來叛軍!”
    “啊?”聽聞這話,陳麗華、高鵬、馮玉、柴松四人臉色頓變,難道,真如那陰離所說,七甲城內暗藏伏兵,現已殺過來了?
    不等陳麗華發問,高鵬已急聲喝道:“哪里來的叛軍?叛軍的兵力又有多少?”
    “回……回稟高將軍,叛軍似乎是從七甲城方向而來,至于兵力……叛軍兵力甚多,看不到邊際,無從統計!”報信的士卒結結巴巴地顫聲說道。
    哎呀!聽完軍卒的話,陳麗華四將的心中不約而同地暗道一聲:糟糕!看起來叛軍并非是故弄玄虛,而是確實于七甲城內埋伏下重兵,只是有一點他們都想不明白,叛軍又哪來的這么多兵力?叛軍也是分兵駐守的各地,己方分兵去攻,打下那么多的地方,按理說也應該殲滅不少的叛軍了,叛軍怎么可能會越死人越多呢?
    柴松對陳麗華急聲說道:“陳將軍,看來我軍駐守七甲城的兩個兵團已兇多吉少,現在叛軍由我軍背后攻來,腹背受敵,此戰實在無法再打下去了,得趕快撤退才是!”
    馮玉搖了搖頭,說道:“不行,現在我軍絕不能退縮,我們好不容易才把叛軍*到絕路,展開正面決戰,此時若退,豈又給了叛軍喘息之機。”
    “可是此時不退,叛軍前后夾擊,我軍有全軍覆沒之危!”
    “本帥不信叛軍會有那么多的兵力,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便把我軍留在七甲城內兩個兵團的將士統統殺光,也許,叛軍根本不是從七甲城而來,我們現在若退走,留守七甲城的兩萬弟兄可就一個都活不成了!”
    “為了救援兩萬將士卻要拿全軍將士的性命冒險嗎?”
    柴松和馮玉爭持不下,高鵬現在也沒了主意,轉頭看向陳麗華,低聲說道:“陳將軍,你得趕快拿個主意啊,我軍現在到底是撤是戰!”
    “這……容我再想想!”陳麗華眼珠轉動個不停,一時間也知道該如何是
    好。要知道他可是統帥四個軍團來圍剿叛軍的,如果反過來被叛軍擊退,他這輩都別想再抬頭了,可是以目前的戰局來看,死戰到底確有全軍覆沒之危。他思前想后,最后一狠心,一咬牙,正要下令撤兵,馮玉搶先說道:“陳將軍,你給本帥兩萬兵馬,本帥愿率兩萬將士去迎戰后方的叛軍,本帥倒要看看,這些叛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這……”
    “我堂堂的大川中央軍,如果被區區的叛軍打得敗逃回去,你們能丟起這個臉,但本帥可丟不起。要撤你們自己撤,本帥誓與叛軍血戰到底!”馮玉又急又氣,面紅耳赤,須發皆張。
    他說的這些也正是陳麗華所顧慮的,他又沉吟了好一會,重重地點下頭,說道:“也好,馮將軍,我給你三萬將士,如果后方來敵兵力太多,你難以抵御,立刻回撤,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算我們這次敗了,還可以集結各地的兵力,重整旗鼓,與叛軍再戰!退一萬步講,我們還可等呂尤將軍的援兵到達,合兵一處,再與叛軍決一死戰!”
    “哈哈——”馮玉大笑,傲然說道:“區區叛軍,何足懼哉,本帥這次定殺光叛軍,永絕后患!”
    在腹背受敵,又不愿撤退的情況下,陳麗華接受馮玉的請纓,分給他三萬川軍,讓他去后方迎戰來襲的貞軍。
    從七甲城趕過來的貞軍也犯下一個致命的錯誤,他們不是列陣一同趕過來的,而是一批批來的。
    擔心陰離那邊擋不住川軍主力,七甲城內的貞軍也很急,大批的貞軍出了城后,也沒等后面的人出城,他們三五成群,如一盤散沙似的向主戰場這邊飛奔。
    結果他們還沒來得及做出集結呢,便與主動殺過來的馮玉一部碰了上正著。
    望著對面稀稀拉拉的貞軍,馮玉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下了,這就是所謂的叛軍伏兵?還十萬人?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果己方是被這么一群烏合之眾嚇跑的,都得把川國的臉面丟光。
    他立刻下令,全軍列陣,箭手往前頂,對前方的來敵一律射殺。
    在川軍的箭陣下,貞兵跑過來一批,便被射殺一批,并沒過多長時間,在川軍陣營的前方,貞軍士卒的尸體疊疊羅羅,都數不清被射殺了多少人。
    見貞軍前仆后繼、又毫無威脅地向己方沖殺,馮玉連連大笑,這仗打的可太輕松了,還以為叛軍的伏兵有多么了不起呢,原來都是些不要命又沒頭腦的莽夫。
    馮玉正在心里暗暗得意,這時候,貞軍的主將孟熊趕到,看到前方的川軍已然嚴陣以待,而己方的將士們還像沒頭蒼蠅似的往前沖,他立刻下令,前方的將士后撤,全軍集結。
    在孟熊的指揮下,貞軍終于停止了自殺性的沖鋒,人們開始在川軍的對面集結列陣。
    剛開始,貞軍的陣營還只是一小塊,可是隨著后方趕上來的將士越來越多,貞軍的陣營也隨之越來越大,到最后,其陣營的規模甚至都超過了對面的川軍。
    也直到這個時候,馮玉才意識到叛軍的數量遠比他預想的要多得多。不過,經過叛軍剛才那沒頭沒腦沖殺的那一幕,他也沒太把對面的叛軍放在眼里,見叛軍已完成列陣,他冷笑出聲,對周圍的將士們大聲喊喝道:“今日一戰,便是我等建功立業的一戰,此戰,我等誓要蕩平叛軍,揚我軍威!殺——”
    “殺——”馮玉一呼百應,川軍陣營中響起一片喊殺聲。很快,川軍中的箭手后撤,盾手頂到前方,緊接著,全軍列陣,向前推進。
    看對面的川軍已然*壓過來,孟熊高高舉起長刀,大吼道:“報國仇,洗國恥,斬盡川賊,復我貞國,殺!”
    “殺——”貞軍陣營里亦是喊殺聲震天。
    接下來便是雙方陣營的逆向推進,在推進的過程中,雙方各放箭陣,箭矢破甲聲在兩邊的陣營里皆是此起彼伏,前行的兵卒們不時中箭倒地。
    等到雙方接觸到一起,近身肉搏戰正式拉開序幕。
    戰場上,雙方的前軍在浴血廝殺,后軍也沒閑著,不停地向對面放箭,兵器與兵器的碰撞聲、利刃破甲聲、箭矢往返的呼嘯聲以及人們的撕吼和慘叫聲,已然連成一片。
    在雙方兵力相當、士氣相當的情況下,能與貞軍一較高下的,恐怕也只有風國的個別軍團能作到。
    此時雙方的戰斗,剛開始時還難分高下,可隨著戰斗的持續,川軍開始漸漸支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