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9

  終卷第九十九章
    歇息時間不長,后面有探子快馬回報,稱貞軍已然追殺上來。【】陳麗華臉色頓變,再不敢耽擱時間,急急下令,讓全軍將士繼續趕路。
    當他們通過萬安谷時,天色已然暗了下來,看到川軍打算就這么直接穿谷而過,唐寅又再次暗暗搖頭。
    他對柴松印象還不錯,有意指點他道:“柴將軍,萬安谷是處難得一見的險峻之地,只要有小股兵馬占據兩側的山峰,縱然敵方有千軍萬馬也難以從萬安谷通過。”
    他的言下之意已經夠直白了,提醒柴松,現在應該趕快分出一部分兵力充當死士,占據住萬安谷兩側的山峰,就算不能殺傷多少貞軍,至少可以拖一拖貞軍追殺他們的速度。
    但是柴松顯然沒領會他的話外之音,反而還嘲笑貞人考慮不周。
    他大點其頭,冷哼一聲,道:“是啊,叛軍這次雖用計僥幸打敗了我軍,但他們也沒有考慮到我軍會從萬安谷回撤,如果貞軍能提前在這里設下伏兵,我軍就真的要全軍覆沒了。”
    唐寅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貞人沒有想到,那你現在還想不到嗎?他輕嘆口氣,不再多言。
    長話短說,唐寅等人跟隨川軍連夜兼程,終于在翌日凌晨趕到金沙城,本來柴松還想邀唐寅同行,但被他婉言拒絕了,川軍還沒逃離金沙城,唐寅已帶著青羽、程錦等人先行離開。
    一路無話,不日,唐寅一行人回抵上京。
    在唐寅回到上京的同時,呂尤所統帥的第十軍團也剛好趕到貞西。而后,貞軍方面重整旗鼓,收攏各地的駐軍,很快又組建出一支兵力多達二十五萬的大軍。
    只是在這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以李舒為首的叛軍勢力名聲大噪,貞西的百姓紛紛來投,實力迅速壯大,其兵力也由原本的七、八萬擴充到十余萬。
    此外,由于得到風國的暗中援助,貞軍錢糧充足,軍備齊整,再加上陰離治軍有道,使得現在的貞軍有脫胎換骨、煥然一新的感覺,與從前的那支叛軍不可同日而語。
    川軍在呂尤的統帥下,于貞西又與貞軍先后打了三次大規模的交戰,可這三次大戰川軍雖沒輸,但也沒占到便宜,川軍與貞軍在貞西開始進入到短暫的僵持階段。
    己方的軍隊在貞西作戰不利,遲遲無法平滅叛亂,反而讓叛軍的勢力越做越大,川國朝廷也頗感頭痛,無奈之下,肖香又派出楊召率領第三、第四兩支軍團去往貞西,與呂尤一部對叛軍形成夾擊之勢。
    楊召所統帥的第三、第四軍團可算是川軍中的核心軍團了,其戰力即便放在整個川軍當中也是名列前茅。此時此刻,肖香把楊召派出去,從中也能看得出來,現在她是真的急了,而且對前方作戰的呂尤十分不滿。
    楊召和呂尤這兩位川國名將聯手剿滅叛軍,麾下的總兵力都超過四十萬眾,本以為是一場十拿九穩的爭戰,結果在與川軍的第一場交鋒中便受了挫。
    目前,叛軍的勢力仍被壓縮在貞西的白南郡的,楊召率軍抵達貞西后,立刻與呂尤一部展開聯合作戰,雙管齊下,進攻白南郡。
    四十多萬的川軍來勢洶洶,剛開始進入白南郡時也是勢如破竹,銳不可當。貞軍主力不敢抵其鋒芒,只能一退再退,到最后,貞軍主力又退回到白楊縣。
    李舒帶領貞軍退守金沙城,但作為貞軍主帥的陰離卻‘跑’了,他倒不是臨陣脫逃,而是覺得以目前貞軍的實力,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這么多的川軍,取勝的唯一辦法就是向外求援。
    可是現在能幫助他們的也只有與貞地接壤的齒越國了。
    陰離決定親自去齒越國救援,在臨走之前,他還特意叮囑李舒,此行他會全力以赴,最遲一月,最早半月,他便可能帶齒越的援兵趕回來。
    對于陰離的說詞,李舒信以為真,拍著胸脯保證,自己帶領貞軍將士固守金沙城一個月絕對沒問題。
    當然,李舒如此信心滿滿也是有原因的。首先,金沙城是貞軍的糧草囤積之地,城內別的沒有,就是糧草多,足夠十多萬貞軍一月所用,其次,金沙城是座大城,城防堅固,易守難攻,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先前貞軍在與川軍交戰時繳獲了不少的大型器械,現在正好可用在城防上,防守起來也變得更加容易。
    陰離走后,以李舒為
    首的貞軍便開始了在金沙城內漫長的等候。李舒是盼星星、盼月亮,一心想把齒越的援軍盼來,結果,齒越援軍未到,以呂尤為首的川軍倒是先來了。
    呂尤率軍打到金沙城后,沒有多做休整,便號令全軍將士,對金沙城展開全面進攻,金沙血戰也就此拉開序幕。
    此時,進攻的川軍兵力有二十五萬,守城的貞軍兵力有十多萬,雙方兵力相差并不懸殊,戰斗全面打響之后,守城的貞軍相對還比較輕松。
    川軍的猛攻一打就是三晝夜,整整三天打下來,金沙城的城防依舊堅固,并未能被川軍擊破。久攻不下,又損兵折將甚巨,呂尤無奈,只好下令暫停攻城。
    看到來勢洶洶的川軍終于被己方打退了,貞軍的軍心大受鼓舞,群情激昂,士氣也達到了頂點。
    為了慶賀己方打退川軍的強攻,李舒也特意在城內開辦一場慶功宴,大加犒賞在守城戰中表英勇的將士們。
    可好景不長,事隔兩日,以楊召為首的川國第三軍團、第四軍團也抵達了金沙城,與呂尤軍匯合到一處。
    得知目前叛軍主力就在金沙城內,而且叛軍的頭目李舒也在其中,楊召欣喜若狂,當機立斷,立刻向貞地各處召集人馬,而且還給各地的郡首定下了任務,不管是拿地方軍湊數還是強行拉貞人百姓充當壯丁,總之,必須得在他規定的日期內把兵源輸送過來,能如期完成任務者,他會通報朝廷給予請賞,若不能如期完成任務者,則罷官免職,投牢問罪。
    楊召比呂尤要強硬得多,做起事來雷厲風行,手腕冷酷又決絕。
    按理說,就算他軍階再高,畢竟屬于軍方,還管不到地方官員的頭上,但他認為將在外君命可有所不受,他可暫時執行朝廷的權利,強行命令地方官府為他提供便利。
    對于楊召的命令,各地的官員不敢不從,各郡首們把全郡的地方軍都集合起來,如果不夠人數,就從大牢里提犯人充數,如果還不夠,就用奴隸和勞役頂,再不夠,就只能按照楊召說的那樣,去抓貞人百姓做壯丁了。
    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楊召硬是從貞地各郡的官府手里壓榨出二十萬的兵力,全部調集到白楊縣的金沙城,這時候,金沙城外的川軍兵力已不再是四十萬了,一下子擴充到六十余萬。這么多的兵馬,將金沙城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別說人出不去,就算是只老鼠也不可能鉆出去。
    當然,楊召后來征集的那些‘地方軍’水分太大,其中真正的軍兵并沒有多少,大多都是囚犯、奴隸以及貞人百姓,他們是被硬抓過來的,對川人自然打心眼里憤恨,不可能真心實意的幫著川人去打叛軍,不過這早在楊召的預料之內,他也沒指望這些人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只要充充人數、壯壯聲勢,攻城時再順便當下炮灰,他們也就算完成任務了。
    集結了六十多萬的兵力之后,楊召隨即下令,全軍出擊,四面圍攻金沙城。現在川軍的攻勢可和呂尤那時的攻勢有天壤之別,那時只是二十萬人進攻,現在人數擴大了三倍,站在城頭向外觀望,幾乎都看不到地面,目光所及之處,全是川軍,黑壓壓,密麻麻,真仿佛螞蟻一般。單單是看川軍表現出來的這份氣吞山河的陣勢,他們就已經贏了六、七成。
    進攻展開時,川軍的中央軍根本不往前面靠,沖在前面的全是地方軍,而中央軍則留在后面壓陣,箭手頂在前,他們的箭陣一是射向金沙城的,二也是射向那些潰逃回來的地方軍。
    在楊召的謀劃和指揮之下,川軍就以這種核心戰力零傷亡的方式對金沙城展開全面進攻。
    他并不指望地方軍能攻破金沙城的城防,只要能消耗叛軍的兵力和戰力,不管地方軍死傷多少人都算值得。
    表面上看,楊召的手腕即高明又毒辣,完全是用貞人在打貞人,不管雙方的傷亡有多大,似乎都與他們川人無關,而實際上,他這種戰術就是在飲鴆止渴,貞人對川人的積怨已經夠深了,現在他又用這種手段來讓貞人自相殘殺,只會讓貞人百姓對川人的積怨達到極限。
    在戰場上,最可憐的就是那些被強行征集來的‘地方軍’,后退,要被川國中央軍射殺,前進,要與死守金沙城的同胞作戰,可謂是進退維谷,但戰場上又哪會給他們猶豫的時間,前方和后方兩面飛射過來的箭矢讓他們成群成片的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