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00

  終卷第一百章
    僅僅不到十日的攻城戰打下來,川軍中的地方軍便已然傷亡大半。【】而后,楊召又給各地的郡首下達軍令,和先前的軍令一樣,還是征集地方軍。
    各地的官府哪里還有地方軍可給,無奈之下,官府也只能在地方上挨家挨戶的抓壯丁,而且這次連像樣的盔甲武器都沒辦法提供了,把抓來的壯丁直接押送到金沙城的前線。
    金沙城血戰已經打了接近一個月,現在進入一個詭異的循環,川國的主力中央軍根本不直接投入戰斗,完全把地方軍頂在前面充當炮灰,而地方軍又早已不是川人,全是貞人,戰斗中所產生的死傷也基本全是貞人,川軍作為主攻的一方,川人竟然是不可思議的零傷亡。
    楊召現在也打定了主意,就是要用貞人把金沙城內的叛軍耗光,至少是耗掉大半,然后己方大軍再全面壓上,到那時便可如風卷殘云一般,輕松拿下金沙城,全殲叛軍了。
    他的主意打的很好,戰局對李舒為首的貞軍也越來越不利,雖說貞軍每日都能打退川軍一輪又一輪的猛攻,但他們自身也是有傷亡的,今天損傷個千八百人,明天又損傷個數百上千人,每日積累下來,傷亡的兵力便數以萬計了。
    至此,陰離已離去一個多月的時間,可是連援軍的影子都沒看到,更要命的是,金沙城內的糧草已消耗嚴重。
    不知陰離還要等多久才能回來,李舒只能下令,全軍控制口糧,由每日三餐變為每日兩餐。
    金沙城內的貞軍已漸漸感受到壓力,同樣的,城外的楊召也有壓力。他以貞人打貞人的戰術并沒有得到全體川軍將領的認同,呂尤便是其中之一,只不過呂尤和楊召的私交甚厚,不太好當面與他唱對臺戲,也就沒多說什么,眾將中最明確表示反對楊召戰術的是陳麗華和柴松。
    議事之時,他二人不止一次提出過楊召的戰術有問題,即便只用一、兩次都會后患無窮,何況他還要一直用下去。
    對于他二人的反對,楊召嗤之以鼻,最后還當眾表示,陳麗華和柴松是最沒有資格在他面前說三道四的人,當初四十萬眾的川國中央軍在他們的指揮下,被叛軍打的只剩下十幾萬人,這不僅是川軍之辱,更是川國之辱,陳麗華和柴松皆為川國的罪人。
    俗話說的好,打人還不打臉呢,楊召當眾指責甚至是羞辱陳麗華和柴松,這兩位哪能受得了,再者說,他們的軍階還都屬平級,楊召并沒有問責他們的權利。
    陳麗華和柴松氣憤難當,若非是眾將及時站出來打圓場,他二人非得當眾和楊召打起來不可。
    過后,陳麗華和柴松給朝廷聯名寫了一封書信,將楊召在金沙城這里的所作所為一五一十的寫明。
    很快這封書信就傳回到的川都昭陽,許多大臣看了這封書信后都覺得沒什么,楊召就算做事的手段有些過激,但畢竟是為了川軍將士們著想,情有可原嘛。
    不過肖香在看過這封書信后,勃然大怒,并親自給楊召寫了一封回信。
    在回信中,肖香痛斥楊召做事不顧后果,鼠目寸光,缺乏遠見。川國對貞地、對貞人并不是打完了就跑的,而是要占領、要同化,要把貞地永久地成為川國領土,要把貞人世世代代地同化成川人。現在倒好,楊召自以為是,強征貞人去打貞人,讓貞人自相殘殺,還自詡高明,若讓他繼續這樣做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李舒勢力還沒被消滅呢,貞地就會再冒出來第二個、第三個乃至更多的‘李舒’,屆時叛亂四起,川國得什么時候能徹底平息貞地之亂?
    別看楊召是助肖香登頂王位的大功臣,但在關系到川國切身利益的問題上,肖香對他是一點沒客氣,書信中的言語極為強硬,勒令楊召,必須立刻終止他的戰術,遣返全部強行征集的貞人,用他麾下的川軍將士直接進攻金沙城。
    要說肖香的制止已經算及時了,不過,楊召戰術所造成的傷害已經產生,又哪是一時片刻就能抹平的。
    在接到肖香的書信后,楊召看罷也是直縮脖子,即便是只看書信,沒見到肖香本人,他也能從字里行間中感覺到肖香的怒氣。
    性情那么剛猛又強硬的楊召在接到肖香的書信后還是做出了妥協,遵照肖香的命令,全部遣返了地方軍,而
    且還撥出一部分的軍餉給他們充當路費。
    在遣返地方軍后,川軍才算開始了真正的攻城戰。一方是四十萬大軍的強攻,一方是十多萬軍隊的死守,雙方的激戰一打又是一個多月。
    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川軍曾無數次的攻上金沙城的城頭,最后又被貞軍無數次地頂了下來,金沙城的城墻曾被無數次的砸出缺口,最后又被雙方將士的尸體無數次的填平。
    兩個多月的激戰過去了,金沙城的城墻已然是千瘡百孔,而金沙城的城外業已是尸橫遍野。
    新鮮的尸體覆蓋住腐爛的尸體,而后原本新鮮的尸體也漸漸腐爛,又被更新鮮的尸體所覆蓋,地面上淌滿了黑黢黢的尸水,空中的所彌漫的血腥味和惡臭味都令人作惡。
    現在的金沙城就如同一臺巨大的絞肉機,每天都在不停地絞碎川貞兩邊的將士們。
    金沙城一戰打到這時,無論是川軍還是貞軍,都已筋疲力盡。川國的四十萬大軍銳減到二十多萬,十數萬的貞軍也是只剩下七、八萬人。這是一場名副其實以人肉堆積的血戰。
    與川軍相比,被圍困在城內兩個多月的貞軍無疑要更加艱難。城中的糧草早已吃光,饑腸轆轆的貞軍將士只能去吃人,尸體吃光了就去吃傷兵,傷兵吃光了就竄入城內吃百姓……
    城內的藥品也已全部用光,現在的貞軍將士一旦受了傷,根本無藥可醫,只能簡單的做包扎處理,體質強壯又運氣好的人或許能挺過去,反之,只能坐等傷口發炎、潰爛再到最后的腐爛,敗血而亡。
    貞軍抵御川軍已有兩個多月,算上陰離先前離開的那段時間,都加到一起有將近三個月了,可這三個月里,別說沒看到援軍的影子,陰離連點音訊都沒傳回來。
    現在絕大多數的貞軍將士對陰離不再報有任何期盼,認定他去齒越借兵是假,畏懼川軍勢大,臨陣脫逃才是真。
    李舒倒是嘴硬得很,咬定陰離絕不會離棄自己,定是他借兵受阻,相信以他的才智,不日就能說服齒越,帶領援兵回來救援。李舒嘴上這么說,實際上,他心里也對陰離絕望了。
    只是他不能這么講,至少得給麾下的將士們留下一線希望,不然的話,己方的士氣就得全線崩潰,再抵御不住川軍的強攻了。
    陰離現在到底在哪?還真被貞軍將士們猜對了,他根本就沒去齒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不是陰離的作風。
    先前李舒已經向齒越借過三萬的兵馬,結果在望西平原一戰中,三萬的齒越兵被拼了個精光。齒越已經白白搭上了三萬之多的精銳之士,現在再問人家借兵,齒越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借了。
    陰離之所以說自己要去齒越借兵,只是想給李舒以及全軍將士們一個希望,也是給自己找一個離開金沙城的借口,如果直接說明自己的意圖,別說李舒不會同意,麾下的將士們也會全體反對。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場曠日持久的金沙城血戰進入第四個月,這也是整場戰役中最艱難的一個月。
    拼得筋疲力盡的雙方將士都已是強弩之末,兩邊的將士們強咬著牙投入戰斗,由于貞軍的城防武器已被耗光,進攻的川軍更容易攻上城墻,雙方面對面近身肉搏戰的次數也開始急速增加。
    對于川軍而言,現在攻上城頭很容易,但要由城頭攻入城內可太難了,對面著貞軍破釜沉舟般兇猛的反擊,川軍沖上去一波便被打退一波,往往一整天的激戰下來,川軍能打上城頭不下五十次,但最后又都被川軍硬生生地打退回去。
    雙方在城墻上的近身戰倒是對貞軍有個好處,那就是他們的食物變地充足了,在此后的時間里,金沙城的城墻上都是尸體混著白骨,白骨又夾雜著尸體,其狀和地獄沒什么兩樣,這也讓沖上城頭的川軍將士打心眼里生出一股恐懼感。
    等金沙城血戰的第四個月過去,貞軍的兵力業已不足三萬人,剩下的貞軍一個個都是瘦成皮包骨,眼窩深陷,顴骨凸出,看上去就如同一只只厲鬼,當然,川軍也沒好到哪去,不能說十營九空,至少也有六七空的樣子,原本環城而扎的連營大多都成空營,主要的兵力都集中在金沙城的東門外。
    感覺城中的叛軍已到極限,楊召現在開始籌劃對守城叛軍做最后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