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01

  終卷第一百零一章
    在金沙城一戰打了四個多月后,川貞兩軍都已達到極限,尤其是貞軍,已然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這時候,楊召看準時機,指揮川軍,準備對貞軍做最后一擊。
    楊召故意將川軍主力布置在金沙城的東城外,目的是把將守城的貞軍全部吸引到東城,而在暗中,他則悄悄安排了一支萬余人的川軍精銳,埋伏在金沙城的西城外。
    等到戰斗開始,果不其然,城內的貞軍全部被吸引到東城這里,抵御城外大舉攻城的川軍,就在雙方激戰正酣,打得難解難分之時,楊召下令,埋伏在西城外的川軍發動偷襲。
    埋伏在西城外的川軍人數并不多,才一萬多點,但卻是川軍中最精銳的一批將士,接到楊召的號令后,萬余名川軍好像猛虎出籠一般沖出川營,直向對面的金沙城而去。
    現在城內的貞軍總共就剩下三萬來人,要抵御東城外十多萬川軍的強攻,他們只能把兵力全部集中在東城,而且貞軍也沒料到川軍會采用東面主攻、西面偷襲的戰術。
    留守西城這邊的貞軍寥寥無幾,當他們看到川軍突然殺來時,再想向東城那邊求援,已然來不及了。
    萬余名川軍精銳輕裝上陣,未穿盔甲,上身赤膊,只頃刻之間便沖到城墻下,緊接著,搭起云梯,人們蜂擁而上。
    看守西城的數百名貞軍哪里能抵擋得住上萬川軍的猛攻,雙方交戰時間不長,數百名貞軍便被川軍殺個精光,而后,川軍趁勢攻入城內。
    西城失守的消息很快也傳到東城那邊,正在浴血奮戰的貞軍將士們聽聞這個消息后,如同挨了一記悶錘似的,皆有五雷轟頂之感,同時也把貞軍所剩不多的斗志徹底擊潰。
    這時候,人們無心戀戰,也再抵擋不住城外川軍的強攻,將士們節節敗退,還不到半個時辰,貞軍便被川軍頂下城墻,潰敗進城內。
    打退貞軍的川軍將士士氣大振,人們歡呼著、吶喊著沖下城墻,打開城門,放城外的將士們入城。
    一時間,城外的川軍猶如潮水似的涌入城內,擋也擋不住,頂也頂不回去,此時的戰局正應了兵敗如山倒那句話,貞軍全線崩潰,川軍則一鼓作氣、長驅直入地殺入城中。
    在城外觀戰的川軍將領們無不是熱淚盈眶,這場戰役打得實在是太艱難了,耗時四個多月,死傷的將士們早已不計其數,好在蒼天有眼,總算是己方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看到川國的大旗終于插上金沙城的城頭,楊召更是動容的仰天長嘆,激動的嘴唇直哆嗦,喃喃說道:“承蒙先王在天之靈,佑我川軍終殲滅叛賊,掃平叛亂!”
    呂尤、陳麗華、柴松諸將也同是激動不已,人們不約而同地放棄成見,紛紛走上前來,與楊召緊緊抱成了一團。
    反觀城內的李舒,他此時就站在城主府的閣樓里,居高臨下,遙望硝煙四起的金沙城,忍不住幽幽哀嘆了一聲:“難道,真是我大貞氣數已盡……”
    閣樓內還有不少的貞軍將領,人們紛紛上前,急聲說道:“將軍,城池已破,現在得趕緊逃出城啊!”
    “逃?”李舒笑了,不過他笑得比哭還難看,他環顧四周,說道:“你們沒聽到嗎,川軍現在都在喊什么?”
    此時,東南西北四面皆有喊殺聲傳來,隱隱約約的還能聽到‘殺李舒、誅叛賊’的口號。李舒搖頭說道:“川人恨我入骨,我哪里還能逃得出去啊!”
    “將軍,就算我等與川人拼個粉身碎骨,也誓保將軍突圍!”眾將齊聲說道。
    李舒現在已經灰心了,或者說他已經絕望了,就算自己逃出城又能如何?卷土重來嗎?貞地已經沒有他的立足之地,川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他,早晚終將難逃一死。
    他環視周圍眾將,擺了擺手,輕聲說道:“自我起兵抗川以來,不知引得多少貞人志士血灑沙場,終不能復國,這是我李舒無能,我死不足惜,但各位將軍不同,你們現在可取我之首級,獻于川人,或許還保住性命,日后,可再圖復我貞國……”
    “將軍啊……”他話還沒說完,周圍的貞將們已紛紛屈膝跪地,哭聲響成一片。
    李舒見狀,眼淚也掉了下來,但凡還有一線生機,他又哪愿意去死啊!可現在他是真的看不到活路了,與其讓眾將陪他一同赴死,還不如只死他一人,來保全其他的弟兄們。
    他將牙關一咬,回手抽出佩劍,
    想都沒想,手腕一翻,直接將劍鋒橫在自己的脖頸上,大聲說道:“是李舒無能,無法領著諸位兄弟復國,諸位弟兄追隨之恩,李舒也只能等來世再報了……”說話間,他便要把劍鋒抹下去。
    眾將看得真切,無不直嚇得魂飛魄散,距離他近的將領們直接撲上前去,死死拉住李舒的手腕,距離他遠的將領們則是連滾帶爬的上前,牢牢抱著李舒的雙腿,人們哭喊道:“將軍不能輕生啊!”
    李舒還想甩開眾人,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掙脫不開眾人的摟抱。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城外又一次傳來嘹亮的號角聲,與此同時,鼓聲陣陣,好似悶雷一般。
    聽聞城外的號角與擂鼓聲,李舒搖頭苦笑,川軍已然破城,竟然又調來了援軍。他正感嘆著,一名貞將猛然大叫道:“將軍,有援軍!城外來了援軍,那是……是我方的援軍!”
    什么?聽聞貞將的叫喊聲,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約而同地尋聲望去。
    就在西城外,果然又來了一支規模浩大的隊伍,由于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他們的穿著,不過,隊伍中飄揚的那一面面巨大的貞旗人們可看到了。
    對方打的不是川旗,也不是齒越國的旗幟,而是貞旗,這太令人意外了。
    他們的軍隊都在金沙城內,外面根本就沒有他們的軍隊了,但這支貞軍又是打哪冒出來的?而且看隊伍的規模,將士們漫山遍野,無邊無沿,少說都得不下十萬之眾。
    看著西城外打著貞國旗號的大軍,李舒傻眼了,貞將們傻眼了,別說他們,此時就連剛剛攻入金沙城的川軍也都傻眼了。
    這支突如其來的大軍攻破川軍的西營,由金沙城的西城外排山倒海般涌了過來,放眼觀望,黑壓壓的,就好像在地面上快速蔓延開的黑毯,只眨眼工夫,前頭部隊便沖到西城門,現在城門還是大開著的,他們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直接沖入城內,進了城后,這些軍卒見到川軍就砍,遇到川人就殺,直把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川軍殺得哭爹喊娘,四散奔逃。
    西城外突然出現的這支軍隊人數太多了,足有十數萬,兜著川軍的屁股追殺,不僅將偷襲西城的那一萬川軍精銳殺得大敗,連從東城突入進來的川軍也被他們頂了出去。
    這并不算完,將川軍主力頂出城后,他們順勢又追殺了出去,對著潰敗的川軍不依不饒,猛追猛殺,十多萬人的川軍完全被這支從天而降的敵軍打蒙了,前軍在往后退,后軍還在向前跟進,前退后沖,兩相碰撞,光是自相踐踏、沖撞所造成的傷亡就已是不計其數。
    看到剛剛殺進城內的己方將士們又被敵軍頂出城,甚至敵軍還生龍活虎的乘勝追殺出城,本以為大局已定的楊召、呂尤等川將無不是膛目結舌,愣在那里,半晌回不過來神。
    這支敵軍到底是打哪里冒出來的?不僅人數眾多,而且裝備齊整,訓練有素,在追殺川軍的時候,簡直如風卷殘云似的,直把川軍殺得連連潰敗,毫無還手之力。
    楊召和呂尤等將還在愣神的時候,前方已有敗軍退回到他們這邊,其中一名渾身上血的川將快馬奔到他們近前,尖聲大叫道:“諸位將軍,我軍中計了,原來叛軍在城外還埋伏了一支十多萬人的伏兵,現在叛軍已然反殺出城,我軍的弟兄們實在難以抵擋,諸位將軍趕快下令撤軍吧,若是再慢個一時片刻,我軍弟兄就要死光了!”
    楊召終于回過神來,不過他的腦袋也嗡了一聲,坐在戰馬上的身軀左右搖晃,險些從馬背上翻下去。
    他現在完全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原本穩*勝券的戰局為何會急轉直下,出現這樣的變故。
    “將軍,快下令撤軍吧,再晚就來不及了!”敗退回來的那名川將急得五官扭曲,眼角都快瞪裂。
    楊召現在是徹底懵了,頭腦已然無法正常運作,他在馬上呆呆地點點頭,說道:“撤……撤軍……”
    他話音還未落,那名川將已迫不及待地回頭大叫道:“撤軍,將軍已下令撤軍了,兄弟們趕快撤退!”
    川軍本就抵擋不住新出現的這支敵軍,現在聽聞可以撤退了,人們再不敢戰,轉身就往回跑,一時之間,十多萬的川軍開始全線的潰敗。
    但是敵軍又怎么可能輕易放他們逃走?人們發出尖銳的哨音,兜著川軍的屁股隨后掩殺,就算川軍已逃回到大營里,后面的敵軍也未停止追殺,一股腦的跟進來,繼續追殺川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