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03

  終卷第一百零三章
    現在川國進入兩難的境地,貞地的叛軍實力已然做大,總兵力超過了四十萬眾,不可能再輕松剿滅,若想徹底消滅叛軍,川國只能派出主力中央軍。
    可是在川國的北面還有個虎視眈眈的風國,這段時間里,風國的兵力一直在向南調動,看得出來,風國對川國又將要有所圖謀,一旦川軍的主力去貞地平亂,那么風國一定會乘虛而入,給川國所造成的危害勢必也比叛軍大得多。
    川國出兵不是,不出兵也不是,進退維谷。肖香經過反復思量后,最終向風國派出使節,希望能與風國達成兩國互補侵犯的盟約,然后再發兵平亂。
    肖香在這個時候派出使節來談結盟之事,唐寅自然明白她心里打得什么算盤。對于川國的使節,唐寅以禮相待,但至于兩國盟好之事,他是嚴詞拒絕了。
    打發走川國的使節后,唐寅隨之也派出使節,只是他派出的使節不是去往川都昭陽,而是去往了貞地。
    唐寅派出的使者是丞相長史高亮節。
    高亮節不僅有學識,而且反應機敏,能說會道,最讓唐寅看重的一點是,他身上有股旁人所沒有的傲氣,這正是唐寅想要的,也是他對李舒的態度。
    奉唐寅之命,高亮節去往貞地的西湯。西湯是原貞國的都城,現在已被李舒勢力所控制,李舒也順理成章的進駐到西湯。
    此時的李舒可謂是意氣風發,雖說他給自己的頭銜是大將軍,實際上,他已和貞國的君主沒什么兩樣。
    得知風國使節前來,李舒以上賓之禮待之,親自迎接出城。
    而高亮節對李舒行的也是君臣大禮,這一點讓李舒甚為受用,既然風國的使節向自己行君臣之禮,顯然風國現已把自己視為貞國的國君了。
    李舒把高亮節接入城中,請入自己的大將軍府。他現在畢竟還沒有自立為王,也不適合住進王宮里,暫時在距離王宮較近的將軍府內安身。
    他于將軍府內設宴款待高亮節,麾下的大臣們也都有前來,眾人在大堂里推杯換盞,談笑風生。
    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李舒故意把話題引到貞國的王位上。他對著高亮節幽幽嘆了口氣,說道:“貞地被川人霸占已有數載,我貞人受盡屈辱與苦難,現在,承蒙先王在天有靈,終讓我輩成功驅走川人,收復了貞地全境,只是不知我貞人復國之事,風王殿下又是怎么看的,還請高大人明示啊。”
    高亮節淡然一笑,說道:“對于此事嘛,我王也是樂見其成啊。”
    李舒聞言暗喜,立刻又道:“但國不可一日無君,這貞王的人選……”
    不等他把話說完,高亮節接道:“至于貞王的人選,當然非大將軍莫屬。”
    “哎呀,高大人可折殺在下了,在下何德何能,怎敢覬覦貞王的寶座,此話萬萬不可亂講。”嘴上這么說,李舒的心里早已樂開了花,自己現在距離王位只差一步之遙。
    只要風王支持自己,那天子也必然會支持自己,有了天子的支持,那自己登頂王位可就是名正言順的了,這一點至關重要。
    高亮節含笑說道:“大將軍不必謙讓,首先,大將軍是貞王后裔,繼承王位,理所當然,其次,貞國之所以能復國,全靠大將軍一人之功,若是大將軍不能繼承王位,又有何人能繼承王位呢?”
    “高大人所言極是,大將軍不可再推辭了!”這時候,在場的文武大臣們也都紛紛起身,向李舒拱手勸進。
    “這……”李舒滿臉的為難,他目光一偏,看向坐在他另一邊的陰離。
    此時在場的所有大臣都在勸進,唯獨陰離沉默不語,面無表情地坐在那里默默地喝著酒,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李舒暗皺眉頭,怎么,陰離反對自己稱王不成?
    他正要開口發問的時候,高亮節突然又道:“只是現在貞國不僅無法復國,大將軍也無法成為貞王。”
    此話一出,不僅李舒面露不悅,在場的大臣們臉色也都齊刷刷地沉下來。李舒和顏悅色地問道:“高大人,此話怎講?”
    高亮節站起身形,環視在場的眾人,說道:“諸位不要忘記,在東面還有一個川國,只要有川國在,貞國便永遠無法復國,不能復國,又何談王位?”
    聽完他的話,那些勸進的大臣們又都有些泄氣了,是啊,川國又怎么可能會讓貞國復國呢,無法復國,當然也就不可能有王了。
    見眾人紛紛垂下頭,高亮節正色說道:“所以,貞國若想復國,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消滅川國!”
    啊?眾人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氣。別看他
    們現在打跑了川軍,那是因為他們在本土作戰,占據天時地理人和,現在要他們出兵川國,在川地與川軍作戰,只怕最終會是有去無回啊!
    李舒皺著眉頭說道:“川國的國力非同尋常,即便在貞地連吃了幾次敗仗,損兵折將甚多,但川國根基未損,國力仍存,我軍若是出兵川國,實難取勝。”
    高亮節笑了,說道:“只貴軍一家出兵,當然難以取勝,若是風貞兩家聯手出兵,取勝將變得十拿九穩了,屆時,川國滅亡,風貞兩國可平分川地,不僅貞國可以復國,而且還能占據川地的半壁江山,實力要遠勝從前啊!”
    呦!李舒眼睛頓是一亮,下意識的也站起身形,追問道:“風王殿下愿與在下聯手出兵,合力共滅川國?”
    “正是!”高亮節回答得干脆,斬釘截鐵地說道:“貴軍的兵力雖然不多,但我大風的精兵悍將又何止百萬,只要風貞兩國聯手出兵,一北一西,合力夾擊川國,又何愁川國不滅?”
    李舒瞪大眼睛,愣了片刻,接著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一連說了三聲好。
    他拊掌道:“川國與我貞國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風王殿下一聲令下,我數十萬的貞軍弟兄可任憑風王殿下的調遣,只要能滅川國,我貞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好!有大將軍的這句話,我王也就放心了。”
    李舒端起酒杯,高高舉起,說道:“高大人,為我貞風兩國的永結盟好,干一杯!”
    高亮節也豪爽,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接下來的宴會又持續到深夜才宣告結束。對于風貞兩方共同出兵川國這件事,李舒以及他麾下的大臣們是打心眼里興奮。
    貞人對川國的仇恨太深,而且這個仇恨還是一點點積累下來的,可謂是深到了骨子里。不過若讓貞軍一方出兵川國,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這個膽量,畢竟川國的實力擺在那里,以現在貞軍的實力去主動入侵川國,無疑是以卵擊石。但與風國聯手之后就不一樣了,風國的國力、軍力皆不次于川國,風貞一旦聯起手來,滅川也并非沒有可能。
    在大臣當中,唯一對此事不報樂觀態度的就是陰離。在他看來,唐寅的野心太大,現在已把矛頭對準了川國,如果川國真的被滅,那么下一個倒霉的肯定是己方。
    在宴會結束后,陰離沒有立刻離開,故意留到最后,等眾人都走后,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詳細向李舒說明一番。
    現在,風、川、貞明顯是三足鼎立的局勢,其中風國最強,川國次之,而己方實力最弱,如果己方與風國聯手滅了川國,那么最后必然會反受其害,最好的辦法是與川國談和,如果有可能,還應與川國結盟,聯手抗風,如此方能制衡風國,確保己方的安全。
    聽完陰離的想法,李舒的鼻子都快氣歪了,風國是援助己方的恩人,己方能有今日的成就,能光復整個貞地,幾乎全靠風國的無償資助,而川國則是己方的敵人,不知有多少貞人被川人害死、奴役,現在倒好,陰離要自己與敵談和,甚至是以敵為友,聯手去對付己方的恩人,那自己和貞國豈不成了白眼狼了嗎?
    此時李舒本就有些醉意,加上陰離的話越說越離譜,越聽越不順耳,他勃然大怒,將陰離狠狠訓斥了一番,而后令人將其趕了出去。
    李舒對陰離的看法也是在一點點發生變化的,剛開始時,他對陰離是將信將疑的試用,而后是重用,再后來是猜忌,發展到現在已變得有些厭煩。
    他之所以還能容忍陰離的存在,只因為陰離在治軍打仗這方面太強悍,無人可取代,可以說沒有陰離的統帥,李舒勢力也不會做大到今日這種地步。
    不管怎么樣,李舒最終未聽從陰離的建議,而是接受唐寅的請求,決定與風國聯手對川國出兵。
    風國畢竟不同與貞國那么野蠻,要出兵川國,也得找到合理的借口,要讓自己的出兵變得有理有據,要站在道義的最高點上。
    兩國相鄰,之間想和平相處很難,但要制造麻煩卻很容易。
    很快機會便來了,風國的一支商隊在川國境內遭受到洗劫,不僅貨物、錢財被搶個精光,連商隊的人也被殺得一個未留,這算是一起慘案。
    風國正愁找不到機會呢,恰巧發生這樣的事,怎么可能錯過?風國派出使節到川國,限川國在三日內查出兇手,還風國一個公道。
    說起來川國并沒有很重視這件事,即便是在川國,這種洗劫商隊的事也時有發生,只是手段如此狠毒不留活口的,倒是有些少見。
    三日后,川國得出的結論是匪寇所為,至于匪寇的行蹤,現已不知去向,還需要繼續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