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04

  終卷第一百零四章
    對于川國的回復,風國當然不能滿意,而且風國朝廷也有意借此事向川國發難。【】隨后,風國一口咬定商隊在川國被劫殺一事是川軍所為,讓川國必須交出兇手。
    川國對此感到十分無辜,也交不出什么兇手,在川國朝廷拒絕了風國的無理要求后不久,風國突然撕破臉,毫無預兆的向川國宣戰。
    在宣戰的第二天,風國早已蓄勢待發的數個中央軍軍團開始齊齊南下,侵入川國境內。
    風國是由兩個路線出的兵。平原軍、天鷹軍、虎威軍、飛羽軍作為一路,合計四個軍團由上京出兵,攻入川國的雷澤郡。
    三水軍、飛龍軍、第九軍、虎賁軍作為另一路,合計四個軍團由安地川口郡的關口城南下,攻入川國的邊陽郡。
    從風國的出兵也能看得出來,風國是早有入侵川國的預謀。川國的雷澤郡多河川、泥沼之地,所以風國出動的四個軍團都是步兵軍團。
    而川國的邊陽郡則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所以風國的出兵是以騎兵為主,步兵為輔,第九軍和虎賁軍一個是重裝騎兵軍團一個是輕騎軍團,也全部投入在了這里。
    風國一口氣投入八支軍團,這還不夠,在八大軍團后面還有以劉彰為首的第十二軍做策應,再后面,又有直屬軍和百戰軍嚴陣以待,整裝待發。
    可以說除了赤峰軍以外,風國已把可用的軍隊都投入到這場對川國的征戰當中,可謂是撒下血本。
    業已與風國結盟的李舒當然也不甘落于人后,他對川國出兵不需要找任何的借口,也沒有提前宣戰,直接派出大軍挺入川國。
    李舒命陰離掛帥,統帥貞軍幾乎全部的兵力,合計四個軍團四十萬眾,由川國的西面攻入景陽郡。
    一時間,川國風云突變,局勢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單單是抵御風國八支軍團的雙管齊下,對于川國而言就已經是很困難了,何況在西面還有戰力完全不輸風國的四十萬貞軍。
    川國朝廷做出緊急應對,任命任放為帥,統兵四十萬,去往川北三郡,抵御平原軍、天鷹軍、虎威軍、飛羽軍的入侵,又任命布英為帥,同是率領四十萬的大軍去往邊陽郡,抵御三水軍、飛龍軍、第九軍、虎賁軍的入侵,而后,再任命金卓為帥,楊召和呂尤為副帥,統兵四十萬,去往西邊抵御川軍的入侵。
    一下子派出十多支軍團去抵御外敵,現在川國的兵力也開始出現不足,這時候,在朝堂內外漸漸有了埋怨肖香的聲音。
    不少川人認為肖香當初為了鞏固自己的王位,取締家族軍乃是犯下大錯,現在外敵大舉入侵川國,只靠中央軍實在是力不從心,若是有家族軍在,川國又何止于如此被動。
    家族軍這個體系本來就是一把雙刃劍,在對付外敵這方面,家族軍的作用顯而易見,但同樣的,它也對川國內部造成派系之爭,內耗甚大。
    肖香取締家族軍一事已很難評定是對還是錯,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她誤判了川國所面臨的嚴峻局面,至少取締家族軍的時機是不太合適的。
    不管怎么樣,家族軍在川國已經消失,現在面臨風貞兩大強敵的入侵,川國只能用中央軍與其對抗。
    任放統帥四十萬川軍趕到川北三郡的時候,風軍已然攻占了雷澤郡,前軍甚至都越過宜蘇郡,抵達了雙棠郡。任放率領川軍先與風軍的前軍發生交戰,戰斗的規模并不是很大,看到川軍兵力甚多,風軍便主動回撤了。而后,任放趁勢推進到宜蘇郡,與風軍主力在宜蘇郡境內展開決戰。
    雙方兵力相當,實力也相差無幾,這時候所比拼的完全是蕭慕青和任放這兩位統帥的謀略和臨陣指揮能力。
    風川兩軍的交戰你來我往,大戰小仗打了不下十場,雙方各有勝負,也各有傷亡,看上去是斗了個旗鼓相當,可是風軍畢竟是在異地作戰,而川軍是本土作戰,在占有地利、人和的優勢下還與風軍打了個平手,顯然是川軍略遜一籌。
    不過,任放所率的川軍已是打的最好的一波川軍了。另一邊,以布英為首的四十萬川軍趕往邊陽郡,川軍還沒抵達邊陽郡內,而是走在半路上,便不可思議地遭受到風軍的襲擊。
    能神不知、鬼不覺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侵入川國腹地,并敢于對四十萬大軍發動進攻的,正是風國的虎賁軍。虎賁軍是原莫國的騎兵軍團,后來風國吞并莫國,也順便接管了這支早已名揚天下的虎賁軍。
    虎賁軍最大的特點就是速度快,它一路穿越川國數個郡縣,簡直如入無人之境,各地方軍都來不及組織起有效的堵截,虎賁軍已然飛馳而過。
    當虎賁軍都已對川軍發動完奇襲了,川國各地官府送出的緊急軍情才終于傳到布英的手上。
    也就是說當時虎賁軍的速度已然超過了川國傳遞信息的速度,這一點就太恐怖了,也打得布英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虎賁軍的偷襲并沒有殺傷多少川軍,他們的目的也不是要與川軍主力拼個你死我活,其目標是川軍的隨軍糧草和軍備物資。
    一場奇襲過后,川軍的糧草、軍資被虎賁軍損毀大半,川軍的行軍速度也由此被拖慢下來,布英只能無奈的下令全軍暫時于原地駐扎,等后方的補給到了之后再繼續北上迎敵。
    這次川軍的遭襲和布英的能力毫無關系,他畢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誰都想不到在自己的本國,在毫無敵情的地方能遭到大批敵軍的偷襲?
    布英統帥的四十萬川軍在還沒有與風軍主力接觸的情況下就已先棋輸一招,被死死拖在川國的內陸。
    至于金卓那一路的川軍,則是戰斗最為艱苦的一路,他們所面對的是四十萬的貞軍。
    可能是在貞地的連續戰敗已給川人的心理留下陰影,這次對陣貞軍,川軍也顯得小心翼翼,即便是在自己的國土上都謹慎到步步為營的地步。
    可即便如此,川軍仍遭受到重創。對于謹慎作戰的川軍,陰離連理都沒理,統軍直接繞過川軍,直插川國腹地。
    在戰場上,恐怕也只有貞人敢這么打仗,完全不怕己方的后勤補給線被斷,完全不怕深入敵境陷入重圍,就是不管不顧的橫沖直撞。
    川軍本打算把貞軍頂住,讓其無法再進犯川國本土就好,可沒想到貞軍會來一招。
    這一下川軍可慌了手腳,如果任由這支貞軍侵入到川國內陸,不知會被屠掉多少城池,死傷多少百姓呢,甚至這四十萬的貞軍都有可能一口氣打到昭陽去。
    此時即便川軍不愿與貞軍做正面交戰也不行了,金卓只能下令,全軍追擊貞軍。
    結果看到川軍不再死守營寨,而是全軍向己方追來,陰離立刻殺了個回馬槍,調轉回頭,與追來的川軍展開決戰。
    一方是早有準備的輕松迎戰,一方是被*無奈的倉促出戰,最后的戰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川軍再一次被貞軍殺得大敗,四十萬的大軍被貞軍足足追殺出百余里,最后全部敗退到石陵郡的郡城鳳梧一帶。
    看到川軍龜縮在鳳梧內外,避不出戰,陰離統帥貞軍,將鳳梧周圍的城縣全部攻打下來,最后只留下鳳梧這一城,看樣子是打算把川軍困死在鳳梧。
    以金卓為首的川軍現在是戰不能戰,守又不能守這座孤城,最后只能向昭陽求援,請朝廷出兵增援。
    三地發生交戰,三地的戰局又都對川國不利,任放一部與風軍交戰頻繁,損失甚大,在向朝廷要援軍,布英一部雖還沒有與風軍交戰,可又偏偏糧草和軍資遭襲,向朝廷要糧草和軍資的同時又要可以和風國虎賁軍相抗衡的騎兵,金卓一部更慘,被貞軍殺得大敗不說,現又被困于石陵郡的鳳梧,隨時都有全軍覆沒之危。
    對于目前的困局,肖香和川國朝廷都是焦頭爛額,束手無策。現在川國還能征調的可戰軍團已不足三支,而且其中大多都是新兵,這二十來萬的兵馬要如何分啊,到底是給任放,還是給布英或是金卓?如果再把這二十多萬兵馬都派出去,昭陽就幾乎成為空城,一旦有敵軍偷襲過來,昭陽別說反抗,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朝廷不是坐等著讓人宰割嗎?
    昭陽城內的王孫貴族們一致反對把最后剩下的這些兵馬都派出去,可是若不派出援軍,任放、布英、金卓所統帥的三路大軍又都頂不住敵人,這可如何是好?
    現在,肖香是徹底沒有主意了,在敵軍大舉壓境的情況下,任何的投機取巧都已沒用,縱然有渾身的政治謀慮和一肚子的陰謀詭計,這時候也全無用武之地。
    連日來,肖香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這不是她能不能保住王位的問題,而是川國已然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這天,深夜,肖香仍沒有睡覺,在王宮的書房里翻閱著前方傳回的戰報。那么多的戰報,放在一起都要羅起好高,竟然沒有一封是捷報,全是告急文書。
    精彩小說【網】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