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06

  終卷第一百零六章
    這次對川國征戰,唐寅已下定了決心,哪怕是傾盡全國之力,也要把川國一口吞掉,最低的目標也得是攻進昭陽,*迫川國都城南遷,令其元氣大傷。
    只不過戰事比他預想中要順利得多,尤其是貞軍,簡直比風軍還要爭氣,在川地西部的戰場上頻頻告捷,高歌猛進,長驅直入,甚至還打出了四十萬貞軍全殲四十萬川軍的輝煌戰績,令人刮目相看。
    原本唐寅還打算在前方戰事不利的時候親自率領直屬軍和百戰軍出征,可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那個必要,他完全可以在上京坐享勝利的成果了。
    這段時間來,上京十分熱鬧,前方的戰報如同走馬燈似的每時每刻都有傳送回來。玉國的使節隔三差五的便跑到上京,詢問風國朝廷是否需要玉國出力增援。
    與其說玉國是在乎風國要不要援助,倒不如說是趁機來打探前方戰況的,這場風川之戰的結果也直接影響到玉國未來的命運和國策。
    另外,神池的圣王任笑也是不停的派來信史,密切關注風川之爭的局勢,貞地李舒給唐寅的書信就更頻繁了。
    在李舒看來,對川征戰的結果是大局已定,他在書信中已開始和唐寅商議風貞兩國對川地的分割事宜。
    除了這些外,唐寅還幾乎每天都能收到川國大臣們書信,里面的內容大同小異,都是向唐寅獻殷勤,說什么早已有轉投風國之意。
    看得出來,川國的大臣們對這場戰爭也不報有希望,一心只想著給自己留條退路。
    誰能想到,國力那么雄厚的川國也只不過是座漂亮的空中樓閣罷了,看上去高大雄壯、強盛無比,而實則卻是外強中干,一推即倒。
    一想到馬上就能解決掉川國這個心腹大患,吞掉川國這個龐然大物,唐寅做夢都會被笑醒,這些天,他的心情也格外爽朗,走起路都感覺輕飄飄的,仿佛踩在云端。
    對于投奔風國的肖玉,唐寅非常之客氣,他心里很清楚,肖玉現在就是一面旗幟,不知有多少川人的眼睛盯在他身上呢,自己對肖玉的輕與重,也將直接影響到川人對自己和風國的態度。
    唐寅有意拿肖玉做榜樣給川人看,在肖玉投奔風國不久,唐寅便親自向天子請封,讓天子封肖玉為忠義侯,賜金銀珠寶、賜封地奴仆,可謂是給足了肖玉面子。
    當然,榮華富貴這些東西唐寅都能毫不吝嗇地給出去,至于實質性的權利,肖玉是連邊都粘不到的。
    話說回來,肖玉的野心也沒有那么大,對于他現在所得到的這些封賞和地位,他已經很知足了。
    唐寅厚待肖玉這一點也成了川人大批轉投風國的導火線,此事成功打消了川人的后顧之憂,在川人看來,連川國的王族轉投風國后都不會被加害,反而還能得到那么多的封賞,那么自己投奔風國后就更不會有性命之憂了。
    前方捷報頻傳,上京亦是歌舞生平。這日,唐寅在自己的王府里設宴款待前來拜訪的肖玉。
    席間,唐寅和肖玉推杯換盞,有說有笑,其樂融融。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正在興頭上的唐寅見肖玉突然沉默下來,他笑問道:“忠義侯可是有心事?”
    “唉!”肖玉故意嘆了口氣,說道:“風王殿下有所不知,天子雖賜了爵位,又賜予了封地,可是直到現在,我也不知封地在哪,又有多大,更不知何時才能到自己的封地去居住。”
    說話的同時,肖玉還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美目倒是一個勁的向唐寅那邊瞥。
    肖玉可算是在他眾多的兄弟姐妹中容貌生得最秀美的一位,甚至比容貌過人的肖香都要漂亮,雖說他是一男子。
    唐寅眨眨眼睛,仰面而笑,問道:“忠義侯可是在上京住得不順心?”
    “不、不、不,風王殿下對我恩重如山、禮遇有加,身在上京也讓我有賓至如歸之感,只是,這里畢竟不是我的家,我還是想盡管回到我的封地上,還望風王殿下能幫忙成全。”肖玉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當然不愿意留在上京,上京內即有皇廷又有風國朝廷,遍地是高官大員,而且每個官員他又都得罪不起,哪有在自己的封地里來得自在,正所謂寧**頭不做鳳尾嘛!
    唐寅想了想,沉思片刻,噗嗤一聲樂了,笑問道:“不知忠義侯想要哪里作為自己的封地呢?”
    肖玉精神一振,急忙說道:“風王殿下也知道,肖玉是川人,當然還是想生活在川地,肖玉希望,封地最好能選在川地之內。”
    “恩,這倒可以理解,人
    之常情嘛!”唐寅含笑點點頭,又問道:“那么,忠義侯又想要多大的封地呢?”
    “這……”這讓肖玉不太好回答,封地若太小,供養不起自己過奢華的日子,若封地太大,先不說唐寅會不會給他,而且很容易惹人嫉恨,那非但不是好事,反而還容易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他沉思了好一會,才顫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說道:“殿下,肖玉只須……只須一縣之地即可。”
    唐寅怔了怔,接著仰面哈哈大笑,恩,肖玉倒是個聰明人,不貪心,懂得知足,這一點他很喜歡。唐寅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見狀,肖玉立刻又改口道:“如果殿下覺得太大,我要一城也可……”
    不等他說完,唐寅打斷道:“不管怎么說,忠義侯可是天子親賜的侯爺,一縣之地作為封地,那太小了,也有損天子的顏面,本王以為,忠義侯的封地至少要兩縣到三縣方為合適,這樣吧,等到前方戰事結束后,忠義侯便可在川地任選一郡做為封地,不知忠義侯意下如何啊?”
    肖玉聞言,激動得幾乎要從坐塌上蹦起來,風王竟然應允自己要送一個郡做為封地,而且還是任選的一個郡,這太不可思議了,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砸在自己的腦袋上。
    他想都沒想,立刻站起身形,繞過桌案,在唐寅面前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顫聲說道:“多謝風王殿下的大恩大德,肖玉沒齒難忘。”
    “哈哈,忠義侯快快請起!”唐寅欠身,向肖玉擺了擺手。
    宴會結束后,肖玉心滿意足的離去,唐寅也正準備去休息,這時候,有侍衛進來稟報,稱有支川國來的商隊在王府外欲求見大王。
    阿三阿四聞言,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阿三不滿地沉聲說道:“區區一商隊還要煩勞大王去見嗎?此等小事,以后不必再來向大王稟報!”
    “哦,將軍,來的那支川人商隊還有送上禮物。”說著話,侍衛將手中捧著的錦盒抬了抬。
    阿三回頭看了唐寅一眼,見后者滿臉的好奇,阿三隨即走到侍衛面前,將錦盒的蓋子打開,向里面一瞧,不由得吃了一驚。放在錦盒內的是塊由翡翠打造而成的如意。
    這只如意有超過一尺長,通體碧綠,晶瑩剔透,看不到一絲的雜質,它是由一整塊翡翠打磨雕琢而成,上面還浮刻著萬馬奔騰的場面,精美細致,栩栩如生,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手。
    阿三跟隨唐寅那么久了,什么樣的寶物沒見過,他只看一眼便能判斷出來,這只如意是只價值連城的寶物。
    他將如意小心翼翼地從錦盒內捧出,翻來覆去的又看了一會,確認沒有問題了,這才送到唐寅面前,低聲說道:“大王請過目。”
    唐寅看罷,也覺得這只如意精美漂亮,奪人眼目,他邊把玩邊隨口問道:“此物價值不菲吧?”
    阿三連連點頭,說道:“以屬下看,千金難求。”
    “哦?”唐寅挑起眉毛,喃喃說道:“一支商隊,能有這樣的寶物也很不可思議了,它還拿出來送給我,阿三,你說說看他們這么做是所為何故?”
    “哦……”阿三想了一會,嘟囔道:“既然他們肯送出如此貴重的禮物,必然是有要事相求,只是屬下也想不明白,區區一商隊,還能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到這么珍貴的寶物。”
    “既然你也猜不出來,就當面向他們問個清楚明白好了。”唐寅揚頭對那名侍衛說道:“請來人進來吧!”
    “是!大王!”侍衛急忙應了一聲,而后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所過時間不長,侍衛們從外面帶進來一隊商人,差不多有十數人的樣子,一個個不至于衣著華麗,但也不同于普通百姓,為首的商人看起來有四十出頭的年歲,相貌堂堂,又風度翩翩,面白如玉,半尺黑髯,看他的模樣不像是商人,更像是一書生。
    唐寅上下打量他兩眼,接著,把手中的如意抬了抬,直截了當地問道:“這是你送給本王的禮物?”
    “正是!”那名白面中年人含笑說道。
    “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有事相求?”唐寅好奇地問道。
    “回稟殿下,小人姓魏名舒,乃昭陽人氏,這次千里迢迢趕來上京,只為了向風王殿下引見一人。”
    別看川國目前的局面已到了崩潰的邊緣,而這個川人魏舒在唐寅面前說起話來不卑不亢,態度從容,絲毫看不出有畏懼之情。
    唐寅聞言頓是一愣,疑問道:“你向本王引見何人?”
    魏舒沒有說話,在他身后的人群里突然傳出話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