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07

  終卷第一百零七章
    聽聞話音,唐寅身子一震,虎目之中也隨之射出兩道精光。【】呦!好熟悉的話音啊!他的目光越過魏舒,看向他的身后。
    在魏舒身后的人群里,緩緩走出一人。這人穿著黑色的斗篷,從頭到腳一身黑,大半張臉都被遮住,只能通過輪廓看出她身材嬌小。
    她走出人群后,在唐寅的面前站定,接著,將頭部的斗篷向后一拉,露出她的真面容。看清楚此人的模樣,在場的阿三阿四以及尹蘭都驚得目瞪口呆,久久回不過來神,甚至禁不住懷疑自己的眼睛不是不看錯了,因為對于他們而言,眼前的這個人是最不應該出現在風國的,更不應該出現在上京的王府里。
    唐寅表面上雖然沒有如阿三阿四、尹蘭那么驚訝,但也是滿心的錯愕,搞不明白這丫頭吃錯了什么藥,竟突然跑到自己的王府來了。
    從商隊中走出來的這位是一女子,但她可不是尋常的女子,而是剛剛登頂川國王位還不足一年的肖香。
    風川兩國正在交戰,前方將士們打得你死我活,可身為川王的肖香竟然跑到風國來了,而且還堂而皇之的進入了王府,站在唐寅的面前,這又怎能不令人震撼和吃驚呢?
    唐寅兩眼直勾勾地看著肖香,不明白她究竟在發什么神經。
    阿三阿四以及尹蘭則是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摸住肋下的佩劍,他們相信肖香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送死,弄不好她就是來行刺的。
    一時間,大堂里靜得鴉雀無聲,人們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轟隆、轟隆!所過的時間不長,大堂外突然傳來一陣陣沉悶的腳步聲,大批的侍衛由四面八方涌來,將整間房子團團包圍,若是此時向外觀瞧,能看到院子里已站滿了風軍,一個個箭上弦,刀出鞘,如臨大敵。
    他們并不知道是川王肖香來了,而是門口的侍衛看到阿三阿四暗中所做的示警手勢,立刻把消息傳送了出去,王府內的侍衛們聞風而動,在第一時間便全副武裝的趕到了,反應和應變的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數以千計的侍衛把大堂包圍起來,而且還有大批的侍衛正在源源不斷的向這邊趕來,可以說不管肖香此行的目的是什么,現在,她和她的手下人已經是插翅難飛。
    肖香滿臉的微笑,從容不迫,她慢條斯理地甩掉外面的斗篷,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華麗衣裙,而后,她背著手,還像沒事人似的回頭向外面望望,接著又對上唐寅的目光,笑道:“王兄麾下的將士們果真是訓練有素,來得好快啊!”
    唐寅仍是緊閉著雙唇,一言不發地看著肖香。肖香咯咯笑了,邁步向唐寅走了過去,同時說道:“多日不見,王兄怎么變得如此生疏起來。”
    還沒等她走到唐寅近前呢,后者左右的阿三阿四雙雙呵斥一聲,緊接著,二人抽出佩劍,箭步竄到肖香近前,雙劍的劍鋒齊齊指在肖香的胸前。
    肖香處變不驚,臉色也未變,甚至都沒多看阿三阿四一眼,只是笑呵呵地瞅著唐寅,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嘲諷之意。
    唐寅當然能感受到肖香眼神中的鄙夷,他微微皺眉,對阿三阿四沉聲說道:“放肆,退下!”
    “大王?”
    “我說退下!”
    阿三、阿四雙雙垂下頭,將抽出的佩劍又收回到鞘中,而后互相看了一眼,緩緩后退到一旁。
    唐寅原本毫無表情的俊面終于有了變化,露出茫然不解之色,問道:“好端端的,你跑來做什么?”這是他對肖香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他的話和語氣都不像是在面對一個敵對國家的君主,更像是在面對一位老朋友。
    “我已經快被王兄*得走投無路了,還何談好端端的。”肖香說話之間,回頭向魏舒等人揮了揮手,說道:“這里沒有你們的事了,都先出去吧!”
    “是!大王!”魏舒等人倒也聽話,真就一個人都沒留,悉數退出大堂,只不過他們剛出去就被擁擠在門外的風國侍衛們按在地上,一圈圈的繩索也順勢套在他們身上。
    對于外面的混亂,肖香都沒有回頭看一眼,好像根本不在乎這些手下人的死活。見她把手下人都打發出去了,唐寅明白,肖香這此前來定是有密事與自己相商。
    他轉目看向身邊的阿三阿四和尹蘭,說道:“你們也先出去。”
    “大王,這……”尹蘭還想說話,唐寅已不滿地揚起眉毛,肖香只是一
    女子,而且還是個不會靈武的女子,她都敢只身留在自己面前,難道自己還不如她嗎?
    見唐寅面露不悅之色,尹蘭不敢再多話,與阿三阿四走出大堂,在他們臨出門前,唐寅還示意他們把房門關上。
    等他們三人出去后,偌大的大堂里便只剩下唐寅和肖香兩個人。沒有了外人在場,唐寅也顯得輕松了許多。
    他站起身形,背著手,邁著四方步走到肖香近前,然后圍著她轉了一圈,又轉一圈,同時好像不認識她似的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起個沒完。
    唐寅的舉動把肖香也逗樂了,她問道:“怎么?不認識我了嗎?”
    “那倒不是,只是很好奇。”“好奇什么?”“你跑到我風國來干什么!”“你這是在審問嗎?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吧!”“那你先請坐吧!要喝茶嗎?”“有當然是最好。”
    他二人對話的速度極快,一人話音還未落,另一人已開始接話了。
    唐寅點點頭,真就走回到自己的桌案前,拿起茶壺,走到肖香近前,為她倒了一杯茶水。肖香倒也不客氣,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兩口。
    放下茶杯,她突然開口說道:“我這次前來,是來請降的。”
    唐寅先是一怔,而后又釋然,并表示理解地點點頭。川國現已被*到絕路,川國的中央軍戰損太大,已然支撐不住,就算川國的國民基數大,能招收到數目龐大的新兵,但把這些沒有經過任何訓練的新兵投到戰場上,也只是徒增傷亡罷了,于戰事毫無幫助。
    他臉上自然而然地露出得意之色,說道:“王妹倒還算聰明,在離滅國之有一步之遙的時候主動前來向我請降,這倒是都給了彼此一個臺階下,也能減少雙方將士的傷亡……”
    不等他把話說完,肖香打斷道:“我想王兄是誤會了,我請降的對象并非王兄,而是天子,我這次到上京,是來把川國的封地如數還于天子的。”
    她的話讓唐寅不由得皺起眉頭,肖香要把川地還給天子?這太出人意料了,肖香究竟打得是什么鬼主意?
    看到唐寅吃驚又疑惑的樣子,肖香臉上的笑意更濃,說道:“以后,川地就是天子的直屬之地,川人是天子的直屬臣民,天子將會擁有自己的軍隊、自己的稅收、自己的糧儲,再也無須受制于人,當然,王兄的軍隊也必須得撤離川地,不然的話,就是對天子大不敬,有以下犯上、公然造反弒主奪位之嫌!”
    “你敢!”唐寅終于明白肖香的意圖了,反正川國都要滅亡,她寧愿把川地送給天子,也不想留給自己和貞人,這個女人當真是可惡至極。
    “王兄以為,現在還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做得呢?”看到唐寅怒發沖冠,雙眼噴火,肖香打心底里感到痛快。
    唐寅一把扣住肖香的手腕,將她從坐塌上硬是提拉起來,而后他*近肖香,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就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
    “沒用的,即便王兄現在殺了我,也阻止不了川國的使臣向天子遞交封地。”感覺自己的手腕都快被唐寅抓碎,肖香強忍著疼痛,不動聲色,笑呵呵地柔聲說道:“何況殺了我后,事情傳揚開來,王兄即無法向天子解釋,也無法向天下的百姓解釋,到時,王兄名譽掃地,那王兄一統天下的愿望就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達成了,哈哈——”
    唐寅覺得自己現在牙根都癢癢,真恨不得咬肖香一口,不過,他倒也打心眼里佩服肖香的勇氣和詭計多端,就算川國好不了了,她也不會讓自己好過。
    看到肖香臉上在笑,但額頭卻冒出一層汗霧,唐寅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她手腕的力氣太大,他慢慢把手松開,見肖香手腕處留下一片暗紅色的抓痕,他心里多少有些歉意。
    他眼珠轉了轉,心思一轉,冷哼出聲,說道:“你用這個威脅不了我,就算你把川地還于天子,我仍有辦法讓它變成我的!”
    “當然!”肖香肯定地點點頭,一邊揉著手腕一邊說道:“王兄當然有那樣的能力,只不過,那會頗費王兄一番手腳,王兄不得不在天子面前再繼續忍氣吞聲好幾年,王兄的天子之路恐怕也要比預想中要漫長得多。”
    唐寅暗暗嘆了口氣,搖頭說道:“我并沒有篡奪皇位之意!”
    “哈哈——”肖香仿佛聽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搖頭說道:“我已即將成為亡國之君,王兄又何必在我面前演戲?一直以來,王兄南征北戰,最想要的不就是那座高高在上的皇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