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08

  終卷第一百零八章
    對于旁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唐寅并不是很在乎,肖香誤會就誤會吧,沒必要向她解釋太多。【】唐寅話鋒一轉,好奇地問道:“你打算什么時候去面見天子?”
    “明日。”肖香想也沒想地說道:“既然已來到上京,我想總是應該先拜見一下王兄。”
    唐寅淡然而笑,說道:“為何不提前打聲招呼,而是這般偷偷摸摸的前來?”
    肖香幽幽說道:“這次我來上京一事并未向外公布,朝中的許多大臣還不知道此事,我也不希望他們知道,免得節外生枝。”
    唐寅點點頭,又注視了肖香一會,他忍不住再次問道:“你真打算把川地交還給天子?”
    “不然我現在又能怎么做呢?”肖香反問道。
    “……”唐寅默然,其實即便在他看來,也覺得肖香的決定沒有錯。
    照目前川國的局勢而言,主動投降是最佳的選擇,當然,這可需要極大的魄力,也要頂著極大的壓力,肖香這個小女子能做出如此的決斷,很不容易啊!
    看他沉默不語,肖香笑了,說道:“你不用擔心我,現在,你該擔心的是你自己才對,等我見過天子,上交了川國的封地后,風川之間的戰爭自然要終止,可是,貞人未必會聽你的指揮,他們甚至會直取昭陽。”
    唐寅聞言,虎目頓時瞇縫起來,肖香說得沒錯,貞人確實是個難題。
    貞人對川人的仇恨太深,他們在川地的所經之處,幾乎是寸草不生,碰到川人便殺光,遇到城邑便燒毀,而且在全殲四十萬川軍之后,貞軍的推進再無阻力,長驅直入,當真有進取昭陽的勢頭。
    唐寅想了一會,說道:“就算貞人是匹脫韁的野馬,我也有辦法牽制住他們。”
    肖香不動聲色地說道:“那我倒希望王兄的速度能快一點,貞人現在在川地肆無忌憚的四處燒殺搶掠,從開戰到現在,已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百姓慘死在貞人手上,我想,天子也定然不會認同貞人在川地的所作所為。”
    唐寅淡然一笑,沒有就此事再多說什么,他話鋒一轉,說道:“你在上京可有落腳之地?”
    肖香模棱兩可地說道:“下面的人似乎已包下了一家客棧。”
    “客棧終究是客棧,人來人往,即不方便也不安全,你還是暫時住在我的王府里吧。”唐寅正色說道。
    肖香瞇眼看著唐寅,似笑非笑地問道:“怎么?王兄可是怕我跑了,要把我軟禁起來?”
    唐寅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說道:“難道在王妹的心里,我就那么卑鄙嗎?別忘了,若沒有我暗中助你,你恐怕早死于刺客之手了。”
    提到此事,肖香猛然想起神秘黑衣人搭救自己的事,而且對方說得很明白,他是唐寅派來的。肖香充滿不解地看向唐寅,疑問道:“王兄為何要派人在暗中幫我?”
    “我若說我不希望你發生意外,你相信嗎?”唐寅笑嘻嘻地問道。
    “哼!”肖香嗤之以鼻。
    唐寅聳聳肩,說道:“與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們比起來,我對你當然要更熟悉一些,川王的位置與其讓一個難以琢磨的陌生人來坐,還不如讓一個與自己較熟的人去坐,至少,我更容易判斷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下一步她要做什么。”
    肖香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喃喃說道:“所以人們都說你奸猾狡詐。”
    唐寅聞言,但笑不語。
    肖香嘴上強硬,但并沒有拒絕唐寅的好意,真就安心的在唐寅的王府里住了下來。
    唐寅的王府也是剛剛建成不久,不至于多豪華、多寬敞,但屋內屋外的擺設大多都是新的,肖香住得也還算舒適。
    在第二天,唐寅便帶著肖香悄悄進了皇宮,密見殷諄。得知川國的君主肖香突然前來密見自己,殷諄嚇了一跳,再聽說肖香是來把川國封地歸還于他的,殷諄就更吃驚了,甚至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等他見到肖香后,再看到肖香送上的川國玉璽以及川王封印,殷諄的眼睛當場就直了,身體僵直,目瞪口呆,半晌回不過來神。
    一向強橫霸道,又一向有不臣之心,甚至還一度把自己*出上京的川國,現在竟然向自己臣服了,而且不只是臣服,連整個川地都要歸還自己,川王的封印也一并送來,自己這不是在做夢吧?!
    殷諄看看肖香,再看看隨肖香一同前來的唐寅,嘴里
    發出支支吾吾又囫圇不清的怪叫,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了。
    唐寅在旁暗暗搖頭,爛泥扶不上墻就是這個樣子,區區一個川國的臣服,就把你激動成這副模樣,要知道你可是當今天子,川國本就是你的分封國,別說川地,即便整個天下都是你的。
    他輕咳了一聲,又清了清喉嚨,低聲提醒道:“陛下,請接收川國的玉璽和川王的封印吧!”
    “是、是、是!”殷諄站起身形,親自走到肖香近前,雙手顫巍巍地接過玉璽和封印,然后又立刻把跪在地上的肖香攙扶起來,說道:“川王是忠臣,是大大的忠臣,這次……朕定要重賞于你!”
    唐寅聞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將頭轉向別處,都懶得再看殷諄。這時候,殷諄也總算從極度的震驚中恢復了一些,眼睛開始在肖香身上來回打轉。
    他以前有聽說過新任的川王肖香容貌過人,只是沒想到肖香會是這么一位貌美如花、千嬌百媚的妙齡女子,和那個霸道又可惡的肖軒一點都不像。
    他拉住肖香的手,熱情地邀請道:“川王難得到上京來,就在皇宮里多住些時日吧!”
    肖香眉頭大皺,若非殷諄是天子,她這時候恐怕立刻就翻臉了。她臉上的微笑沒有變化,嬌滴滴地柔聲婉拒道:“微臣這次是微服秘密前來上京,朝中的大臣們大多還不知微臣已將川地歸還陛下,故微臣得及早趕回昭陽,向大臣們宣布此事才是。”
    “那也不差這幾天嘛!”殷諄就是有看不出別人臉色的本事,肖香已然婉言拒絕,可他硬是拉著肖香不肯松手,非要她留在皇宮里住幾天。
    肖香感覺好笑地看著殷諄,現在她終于明白堂堂的天子為何會淪落到成為風國傀儡的地步。殷諄一無是處不說,還貪戀女色,這樣的人,又如何配做天子?
    她還能忍受,欲繼續向殷諄解釋,唐寅的耐心已被磨光了。
    毫無預兆,就聽咣當一聲悶響,殷諄和肖香同被突如其來的響聲嚇了一跳,二人回頭一瞧,原來是唐寅一腳踢在大殿內的一根石柱上。
    唐寅像沒事人似的又用手敲了敲石柱,自言自語地說道:“還挺結實的。”說著話,他轉回頭,看向正一臉驚訝的殷諄,沉聲說道:“川王若不會昭陽公布上交封地一事,川國的戰爭就不會結束,多耽擱一日,前方就不知要多傷亡多少的將士,要多留多少的血汗,陛下想留川王在皇宮敘舊,現在還為時尚早,等到戰事全部結束之后再說吧,陛下以為呢?”
    殷諄不怕肖香,但在唐寅面前可像是老鼠見貓。他聽得連連點頭,急忙應道:“是、是、是,愛卿所言極是!”
    說話間,他見到唐寅陰冷*人的目光下移,落到自己的手上,他低頭一瞧,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抓著肖香的手,他如同過了電似的連忙把肖香的手松開,規規矩矩地坐回到龍椅上。
    治這個糊涂又沒用的天子,唐寅還真是挺有一套的。肖香心中暗笑。
    回到龍椅上的殷諄恍然想起什么,將川王的封印拿起,對肖香正色說道:“川王上交封地有功,朕此次格外開恩,保留川王的王公爵位,這只封印,川王拿回去吧!以后,還望川王能在朝中盡心盡力的輔佐朕,朝中的大小事務,朕也要多多依仗川王呢。”
    呦!殷諄的這個決定倒是唐寅和肖香皆未想到的,怔住片刻,肖香跨步上前,跪地叩首,說道:“微臣多謝陛下隆恩!”
    “愛卿快快請起!”殷諄急忙欠身擺手,色迷迷地眼睛又落到肖香的身上移不開了。
    當天晚上,唐寅召集風國的文武大臣們,將肖香向天子殷諄歸還封地一事原原本本地講述一遍。
    聽聞這個消息,在場的大臣無不變色,川王竟然把川地還給了天子,這么說來,現在川地已是天子的直屬之地,己方也不能再在川地用兵,川地所發生戰事也就可以宣告結束了。
    “如此說來,我國現在必須得馬上從川地撤軍了……”上官元吉面露驚色,喃喃說道。
    “暫時還不行!”唐寅解釋道:“川軍并不知道肖香的決斷,我軍若突然撤退,川軍必會趁勢追擊。”
    眾人紛紛點頭。邱真幽幽說道:“我軍撤退很容易,只需大王一聲令下就好,只是,貞軍未必會聽大王的命令啊,據報,貞軍現在已經攻打到廣武郡,如果讓貞軍再打通廣武郡,那么接下來就是昭陽了。以貞人對川國的憎恨,現在要他們撤軍,只怕貞人未必會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