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10

  終卷第一百一十章
    肖香對唐寅對視了好一會,語氣軟了下來,問道:“你想讓我怎么幫你?”
    唐寅笑了,柔聲說道:“很簡單,讓路!”
    “讓路?”肖香不解地看著唐寅。【】
    唐寅在肖香的住處足足待了近兩個時辰才離開,至于在此期間兩人都談了些什么,外人幾乎全然不知。
    翌日,肖香回往昭陽,在她離開后沒多久,唐寅也動身去了川地,率領著直屬軍,對外打的旗號是御駕親征。
    直屬軍由上京出發南下,途經川地的雷澤、宜蘇二郡,在雙棠郡境內與平原軍、天鷹軍、虎威軍、飛羽軍匯合一處。
    或許因為唐寅的到來使風軍士氣大增,接下來的交戰中,風軍節節勝利,而以任放為首的川軍則是連連敗退,最后,只能被迫撤出雙棠郡,全軍向昭陽方向潰逃。
    風軍一邊追殺川軍,一邊趁勢長驅直入,先后又攻占川國的大言郡、新安郡、三交郡,一路上簡直銳不可當,無人能阻,大軍已直*川國的都城昭陽。
    而在這個時候,由西向東進攻的貞軍早已在昭陽的西部安營扎寨,全軍正做最后的休整,準備對昭陽展開全力一擊。
    風軍推進到昭陽的北面后,連營盤都還沒來得及布置,唐寅先寫了一封書信,令人騎快馬傳給貞軍的主帥陰離,讓他立刻前來風軍營地議事,商談兩軍合力圍攻昭陽一事。
    唐寅的書信很快傳進貞軍的大營里,看到這封書信,陰離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將其交給麾下的眾將傳閱。
    貞將們看罷,無不是嗤之以鼻,有人站起身對陰離說道:“風王現在要將軍去商議兩軍合攻昭陽一事,明顯是占我方的便宜嘛!”
    “哦?”陰離笑了,問道:“此話怎講?”
    那貞將說道:“現在昭陽城內的川軍才區區二十萬而已,要取下昭陽,易如反掌。我軍已在昭陽這里休整了三日,兵強馬壯,將士們亦是精力充沛,士氣高漲,可風軍呢,才剛剛抵達昭陽,人困馬乏,上下疲憊,現在風王召將軍商議兩軍合攻昭陽,不是占我們的便宜又是什么?就算沒有它風軍,我軍在一日之內也能輕松拿下昭陽城!”
    “沒錯!風人是怕我軍搶在他們的前頭進攻昭陽,搶了他們的風頭,所以風王才會要與我軍一同進攻昭陽,風人的那點鬼心思誰會不懂?”
    “要我說,如果是風人先到的昭陽,他們肯定不會坐等我軍,一定會搶先攻占昭陽的!”
    眾貞將你一言,我一語,皆認為唐寅傳來的這封書信是在故意拖慢己方進攻的速度,意在攻占昭陽的這件事上分得一勺羹。
    陰離深吸口氣,抬手連續拍打桌案,說道:“好了,諸位都不要再說了。”等眾將停止不滿之聲,他方意味深長地說道:“現在,我軍與風軍是盟軍,此信又是風王殿下親筆所寫,這個面子,我們還是得給的。再者說,先前我國沒少接受風國的恩惠,為了這區區一件小事就與風王撕破臉,諸位認為值當嗎?”
    “這倒是,將軍所言有理,不過一事歸一事,風國的恩惠我國以后再慢慢回報也就是了,這次確實是我軍先到的昭陽,由我軍先拔頭籌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誰能率先攻破昭陽,這可不僅僅是面子問題,其中還涉及到巨大的利益和實惠。
    川國一向富得流油,作為川國都城的昭陽,更是川國財富的集中之地,誰能先打進昭陽,無疑便可占有其中巨大的財富,而貞國想要復國,現在最缺少的就是錢財。
    “雖然,本帥也和諸位一樣,都很不甘心,但是,我們現在還不能得罪風國,這次的事,也只能認了!”說話間,陰離嘆了口氣,站起身形,說道:“來人,準備馬匹!”
    “將軍……”
    “都不必再勸,諸位將軍也應以大局為重,不要只顧著眼前的這點蠅頭小利!”陰離揮甩袍袖,打斷眾將的勸說。
    受唐寅之邀,陰離準備動身去往風營。雖說風軍和貞軍都已駐扎到昭陽附近,但風軍在北,貞軍在西,兩者之間也相隔甚遠,差不多有二、三十里的距離。
    好在川國的兵力都已回收到昭陽城內,周邊地帶已沒有川軍勢力,由貞營去往風營的路上也算太平。由于附近沒有敵情,陰離所帶的兵馬不多,只有五百名精銳的貼身侍衛。
    而后,風國的信使引路,陰離離開貞營,去往風營。路上,陰離向風國信使詢問了一番風軍的近況,信使一一作答。陰離聽著聽著,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風軍的戰事打得十分詭異,原本風軍與川軍在雙棠郡打得難解難分,任放這位川國名將爆發出不可思議的統帥力和運籌帷幄的能力,固然在與風軍的戰斗中有勝有負,但總體來說川軍并不落于下風,可是等風王一到雙棠郡,雙方的局勢立刻發生轉變,風軍連續取得大勝,高歌猛進,勢如破竹,而川軍則像換了個人似的,連戰連敗,連敗連逃,一路被打出雙棠郡,潰不成軍,最后所剩無幾的殘部全部逃回昭陽。
    風王有那么大的本事嗎?當初他率領飛羽軍冒進雙棠郡,被布英打得全軍覆沒,這才過去多長時間,風王就突然變得用兵如神了?
    陰離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該不是川軍在暗中使詐吧!
    他一肚子的不解,正在他大感迷惑之時,貞軍的隊伍行至一座村莊。村莊里的百姓早已逃得一干二凈,此時村子里空空蕩蕩,寂靜得鴉雀無聲,連條鬼影子都看不到。
    陰離知道這里,以前貞軍的探子也前來打探過,他在心里默默盤算了一番,對風國信史說道:“路經此村去往貴軍營地,是不是有些繞遠啊?”
    風國信史一臉的茫然,搖頭說道:“繞遠?不會啊,陰將軍,小人來的時候就走得這條路。”
    陰離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么,風人畢竟才剛到昭陽,對這里的地形不熟倒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走到村莊中央地段的時候,風國信史不自然地在馬背上扭來扭去,又過了一會,他滿臉歉然地對陰離說道:“陰將軍,實在抱歉,小人得去解個手,去去就回!”
    聞言,貞軍侍衛們都笑了,陰離也不好多說他,只是微微揮了揮手。那信史下了馬后,向周圍望了望,接著,雙手提著褲子向一間茅草屋的房后飛快跑去。
    信使說去去就回,結果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他沒有回來,又等了一柱香,仍不見他的蹤影,人們皆開始不耐煩了。
    陰離向一旁的侍衛說道:“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難道那位風軍小兄弟是掉進了茅坑里不成?”
    聽聞此話,眾侍衛皆仰面而笑。可就在他們哈哈大笑的時候,突然之間,在道路的兩旁傳來一陣尖銳又刺耳的哨音,緊接著,路邊的胡同里、房頂上,甚至是窗戶、柵欄院里,射出無數的箭矢,飛矢如蝗,鋪天蓋地地射進貞軍的侍衛當中。
    此時的貞軍侍衛們毫無防備,被這突如其來的箭陣射了個措手不及,只是在頃刻之間,便有數十人身中數箭,從戰馬上翻到地上。
    “有刺客!這里有刺客——”“保護將軍!速來保護將軍——”
    一時間,人們尖叫聲四起,侍衛們紛紛圍攏在陰離的周圍,形成一個大圓圈,并抽出佩劍,撥打四面八方飛射過來的箭矢。
    “殺——”喊殺之聲由他們的周圍傳來,再看村莊的院落、茅草屋里,涌出來數以百計的川軍。
    只不過這些川軍不用于普通的川軍,他們皆披著黑色的長袍,里面的盔甲更薄更柔韌,金色的底,黑色的印花,由精鋼打造而成,他們手中的武器也是清一色的精鋼長劍,劍身為鏤空,看似又長又寬,實則分量又并不沉重,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這些川軍個個都是修靈者,而且訓練有素,之間的配合也異常嫻熟。
    看到沖殺到近前的敵人裝扮后,有經驗的貞軍侍衛們立刻驚叫道:“是……是川國的司禮營!”
    川國的司禮營,與忠烈營、血衛營并稱為三大營,其中又以司禮營最為神秘。司禮營直屬于川國王宮,受川王直接指揮調派,一般所執行的也都是最隱秘最見不得光的任務。
    司禮營有多少成員無人知曉,他們都做過什么樣的任務,也無從查證,一般凡是涉及到司禮營出手的事件,基本都不會留下活口。現在,出手偷襲陰離的正是川國的司禮營。
    聽手下人驚叫刺客是川國的司禮營,陰離不由得大吃一驚,川國的司禮營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又怎會在這里布下埋伏,偷襲自己?自己去往風營的路線,他們又是怎么知道的?
    陰離不是傻子,把這些疑問竄到一起,再想起那個借著尿遁不知去向的風國信史以及最近風軍戰事的不同尋常,陰離猛然明白了,現在這一切都是風國和川國聯手給自己下的套!
    精彩小說【網】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