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11

  終卷第一百一十一章
    陰離想不明白的是,風國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和川國暗中勾結謀害自己,難道風國不想再吞并川國,而是要轉回頭來,吞滅己方了?
    想到這里,他激靈靈打個冷戰,對周圍的眾侍衛大聲喊喝道:“不能再去風營了,撤!立刻撤回我軍營地!快撤!”
    陰離現在再想撤走,已然來不及了,在他們的四周全是川軍,遠處有川軍展開箭射,近處有川軍發動猛攻,陰離周圍的侍衛也都算是驍勇善戰的精銳,但與川國的司禮營比起來,還要差上一大截。【】
    雙方交戰的時間并不長,五百名的貞軍侍衛便已傷亡過半,其中的大多數人又都是被靈箭所射殺。
    陰離身邊的幾名護將拼死抵御周圍沖殺過來的川軍,護著陰離,硬是沖開一條血路,殺出川軍的包圍圈。
    等他們殺出重圍后再看,隨他們一同沖出來的侍衛僅僅有三十多人而已,沒時間再管那些仍被困在重圍內的弟兄們了,護將們連聲叫喊,護著陰離,拼命的抽打*戰馬,直向貞營方向飛馳而去。
    他們還沒跑出村莊呢,地面上突然傳來嘩啦呼啦數聲脆響,低頭再看,原來是地面上彈起一根根的絆馬索。
    有十數名侍衛來不及勒馬閃躲,被絆馬索絆了個正著,十數匹戰馬嘶吼著撲倒在地,馬上的侍衛們更是被摔出好遠。
    “這里還有埋伏……”一名護將大聲示警,可是他話音還未落,周圍弓弦的彈動之聲四起,一瞬間,數十上百支靈箭由他的四面八方飛射過來,那護將揮動手中靈劍,但可惜他是擋前擋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靈箭破甲之聲在他身上連續響起,等一輪箭射過后,再看這名護將,就如同刺猬一般,連人帶馬身上都數不清插了多少根箭矢。
    “將軍,快撤……”其余的護將還想保護陰離調轉方向,往別處跑,可是四周又射來了第二輪箭陣。撲、撲、撲!可嘆這些貞軍內最精銳的強兵猛將,在兩軍陣前勇冠三軍,無人能擋,可現在,連敵人的身影都沒有看到,便在川軍的靈箭陣下紛紛中箭落馬,就連人群中的陰離也未能幸免,手臂、大腿以及身上,中了有七八箭之多,人也從戰馬上翻滾下去。
    陰離善于率軍打仗,但他自身可不是厲害的靈武者,連中了七、八箭,人已是奄奄一息。
    周圍的侍衛們見狀,無不尖聲大叫道:“將軍!”殘存的侍衛們踉踉蹌蹌的奔上前去,用自己的身體在陰離的周圍布起一道人墻。
    只是,剩下的這些侍衛們也都是強弩之末,有些人身上甚至插著十多根箭矢,還能站立,還能拿起武器,都堪稱是個奇跡了。
    沙、沙、沙!敵人可不會管你現在的處境有多么悲慘凄涼,隨著陣陣的腳步聲起,數以百計身披黑袍的川軍或從暗處走出、或從房檐上跳下,他們已收起弓箭,手持狹長的巨劍,一步步向貞軍侍衛*去。
    “殺——”一名侍衛大吼一聲舉劍反殺向川軍,不過他沖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幾乎是同一時間,有三把長劍一同貫穿他的心口窩,將其刺斃在地。
    眼睜睜看著同伴慘死在敵人的劍下,剩下的侍衛們眼睛都紅了,人們不管不顧地向川軍撲去。
    侍衛們個個都受了極重的箭傷,已然是強弩之末,就算仗著滿身的熱血沖到川軍近前,對人家也不構成任何的威脅,反被川軍輕松的一一砍殺。
    很快,走過來的川軍已圍攏到陰離的周圍,此時,陰離的意識還保持清醒,在他身邊只剩下三名身負重傷的護將。陰離吞口唾沫,挑起眼簾,環視周圍的敵人。
    川軍皆是披著黑袍,鼻尖以上的部分全被遮擋住,長長的巨劍被他們柱在地上,看上去,就好像一尊尊前來索命的死神。
    “為什么……為什么風王會與……你們勾結……”陰離聲音低微,斷斷續續地問道。他想不明白,唐寅為何要出賣他,為何要聯合川人設下這樣的詭計謀害自己。
    沒有人回答他的疑問,一名川軍從人群中走出來,長長的巨劍被他高舉過頭頂,看準陰離的腦袋,作勢要劈砍下去。這時,一只血淋淋的大手抓住他的腳踝,那名川軍低頭一瞧,原來是名重傷的護將伸出血手抓住了他,另只手還拿一把銀色的匕首,連續刺他的小腿。但那名護將已經用不出來力氣了,匕首刺在川軍的護腿,只發出叮、叮的微弱聲響。
    川軍被遮在斗篷里的雙目明顯射出兩道駭人的兇光,他稍微退后半步,接著提起腿來,對準那護將的腦袋,惡狠狠猛踏下去。
    咔嚓!這一腳,將那名護將連頭帶盔一并被踩遍,頭盔變成了鐵餅,鮮血與腦漿從鐵餅的縫隙里濺射出好遠。
    而后,他舉在空中的巨劍斜劈下去,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這一劍,把陰離攔腰斬成兩截。
    陰離,這位在貞國末期涌現出來的名將,輔佐李舒南征北戰,將那支原本烏合之眾的叛軍培養成一支橫掃天下、可令任何敵人都為之聞風喪膽的虎狼之師,先是光復整個貞地,后又率軍攻入川地,所向披靡,無人能敵,期間經歷過的大戰小戰不計其數,未曾有過一次戰敗,可謂是名副其實的長勝將軍。
    但令人感嘆又惋惜的是,他在戰場上未嘗過敗績,卻無辜地成為了政治斗爭的犧牲品。用唐寅的話講,要滅貞國,首當其沖得先除掉陰離。
    陰離成名的晚,死得又太早,他的一生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生不逢時。
    殺掉陰離以及他身邊的護將后,川軍未在多耽擱時間,對那些殘存的貞軍侍衛也沒有趕盡殺絕,全體人員悉數撤退。
    等川軍退走后好一會,殘存的侍衛們才漸漸聚攏在陰離的尸體旁,此時再看,剩下的侍衛也僅僅有十幾人罷了。
    看著陰離慘不忍睹的尸首,眾侍衛無不跪地大哭。而后,人們將他的尸體小心翼翼地放在馬背上,拉回貞軍大營。
    誰能想到,這次受風王之邀前去風營赴約,這卻成了陰離的不歸路,走的時候是活蹦亂跳的大活人,而回來時卻變成了被腰斬成兩截的尸體。
    聽聞陰離遇刺身亡的消息,貞兵們傻眼了,貞將們也傻眼了,整座貞軍大營都陷入到極度的錯愕當中。即便人們已親眼看到陰離的尸體,仍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一直以來,陰離率領著他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甚至連全殲四十萬川軍那場震古爍今的大戰役都打得那么輕松、飄逸,在人們的心目中,陰離就如同戰神一般的存在,而神又怎么可能會死呢?
    在錯愕過后,貞軍隨之陷入莫大的悲慟當中,貞營內的哭聲連數里之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貞將們有盤問殘存的侍衛們,將軍是怎么遇刺被害的,那些侍衛們也說不太明白,他們只知道半路上遇到了川軍的伏擊,然后己方就完全被打懵了,等川軍退走之后,他們再找將軍的時候,發現將軍已慘死在川軍的劍下了。
    聽完侍衛們的講述,確認殺害陰離的是川人,眾貞將們無不是怒發沖冠,雙眼爬滿血絲。有人突然大吼一聲:“攻城!為將軍報仇雪恨!”
    “對!攻城,我們現在就攻陷昭陽,殺光城中的所有川人,告慰將軍的在天之靈!”
    現在貞將們也完全喪失了理智,一個個悲痛欲絕,怒火中燒,人們一呼百應,也顧不上去與風軍聯手了,隨即做起全軍準備,欲在晚間就對昭陽展開全力猛攻。
    正在貞軍上下悲憤交加,欲與昭陽城決一死戰的關鍵時刻,有軍兵急匆匆地跑進中軍帳稟報,稱風王現已來到己方軍營門外。
    聽聞唐寅突然前來的消息,眾貞將無不暗吃一驚,人們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貞將當中,有謀略的人才真就不多,大多都是能沖鋒陷陣的猛將,四肢一個比一個發達,頭腦卻一個比一個簡單,現在陰離死了,貞軍群龍無首,也不知道該聽誰的命令好。
    “既然……既然是風王來了,我們……應該出營迎接吧?”
    “廢話,都還愣著干什么,趕快出營接駕啊!”一名上了年歲的貞將還算懂些禮儀,沖著在場眾人大叫一聲,接著,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一干貞將們回過神來,像沒頭蒼蠅似的也都跟了出去。等他們出了貞營的營門,向外面一瞧,人們又是一驚。
    立馬站在營外的不是唐寅還是誰,但讓人驚訝的是,唐寅的身邊竟然一名隨從都沒有,就他一個人,單槍匹馬,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風……風王殿下……”堂堂的國君,怎么會不帶隨從呢,人們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悲傷過度,眼花看錯了。
    等在營門外的確實唐寅沒錯,看到營門大開,眾多的貞將已迎出大營,他什么話都沒有多說,直接催馬從人群中穿過,直向貞營的中軍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