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13

  終卷第一百一十三章
    翠環山的樹木以松樹為主,一年四季都是碧綠蔥蔥,再加上環形山脈,翠環山也由此得名。
    唐寅指揮貞軍,假借撤兵之名,將貞軍主力秘密轉移進翠環山。另一邊,風軍亦對昭陽城發起猛攻。
    和唐寅制定的計劃一樣,風軍對昭陽發動了連續三晝夜的強攻,結果毫無進展不說,反而自身的損兵折將甚大,戰力銳減,而恰巧在這時,以布英為首的援軍又趕到了。
    如此一來,風軍腹背受敵,已然無法再戰。
    無奈之下,風軍也只能選擇撤兵。只不過此時風軍想撤,川軍反倒是不依不饒了。不僅布英一部對風軍展開追擊,就連昭陽城內的守軍也追殺出城,對打算撤退的風軍窮追猛打。
    昭陽的戰局峰回路轉,原本主攻一方的風軍現在反而陷入到被動挨打的局面,四十萬的大軍岌岌可危。昭陽戰報如走馬燈似的不停傳進翠環山內,已在此地潛伏數日的貞軍將士們無不異常興奮,昭陽的守軍果然中了風王的引蛇出洞之計,現在昭陽城空虛,正是己方大舉進攻的好時機。
    接到昭陽守軍已出城追殺風軍的消息后,眾貞將便迫不及待的紛紛來見唐寅。人們進入營帳后,一個個滿臉的喜色,七嘴八舌地激動道:“風王殿下神機妙算,川人果然上當了!”
    “現在川軍已追殺出城,昭陽城的防守形同虛設,風王殿下,該是到我軍主動出擊的時候了!”
    唐寅看眼眾人,淡然而笑,說道:“諸位將軍急什么,再等等。”
    “風王殿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我們還要等到什么時候?”“是啊,殿下,既然川人已然中計,我軍當馬上出擊才是,不然夜長夢多,遲則生變!”
    唐寅含笑說道:“現在川軍才剛剛追出城而已,至少得讓他們追遠一些我軍才好出手嘛,諸位將軍少安毋躁!”
    仔細想想,覺得唐寅說得也有道理,人們只好耐著性子繼續等下去。一天過去,唐寅按兵不動,兩天過去,唐寅仍舊按兵不動,等到第三天,貞將們又等不急了。
    翠環山并不是個什么好地方,這里是座大盆地,四面環山,與世隔絕,無風又無雨,加上現在正是盛夏,翠環山內悶熱異常,如同一個大火爐,要命的是水源還稀缺,將士們一天能喝上兩頓水都算不錯,沒人還想繼續在這待下去。
    這天,貞將們忍不住又一同向唐寅請纓出戰,可唐寅的態度堅決,就是不允,貞將們費盡口舌也未能說動唐寅,最后無奈,只好紛紛離去。
    入夜后,眾貞將又習慣性地聚到一起,滿腹的牢騷,滿嘴的抱怨。有貞將不滿地說道:“這里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又悶又熱,我麾下的弟兄們已有不少都中暑了。”
    “沒錯,我這里也是,十陣至少病倒兩陣,還沒與川人交戰的,戰力倒是先減損了兩成。”“可不是嘛,也不知道這苦日子什么時候能到頭。”
    貞地環境惡劣,貞人就夠能吃苦的了,現在連他們都忍受不了,可見翠環山的艱苦。
    另有一名貞將猛的站起身,沉聲說道:“風王還想讓我們等到什么時候?川人已追殺風軍三日有余,就算用爬的,也能爬出百里開外了,難道現在還不是攻打昭陽的時機嗎?”
    “唉,風王善謀略,既然風王認為現在不妥,肯定是有讓風王感到不放心的地方!”孟熊皺著眉頭說道。
    在貞將當中,雷蒙和孟熊這兩員猛將對唐寅是最為信服的,自唐寅坐鎮貞軍以來,他二人一直對唐寅馬首是瞻,惟命是從。
    “依我看,風王就是太謹慎了,現在明明就是個好機會,非要拖延下去,萬一真延誤了戰機,到時悔之晚矣啊!”
    這話得到不少貞人的認同,人們連連點頭,紛紛應道:“是啊!但風王不下令出擊,我們又能有什么辦法?”
    一名貞將眼珠轉了轉,說道:“我有一計,不知可行不可行。”
    說話的這位貞將名叫胡文焦,是貞軍當中的老將,并非他年歲大,而是跟隨李舒的時間長,是最早追隨李舒的那批貞人之一,在軍中的威望也頗高。
    聽聞他的話,眾人眼睛同是一亮,人們急聲問道:“胡將軍,你快說說!”
    胡文焦向周圍望了望,然后壓低聲音,說道:“今晚,我們避著風王,各引麾下的精銳之士,悄悄
    出山,趁夜偷襲昭陽,我相信,以現在昭陽的兵力,恐怕連一個時辰都撐不住就得被我們攻破!”
    雷蒙和孟熊打個激靈,急聲說道:“不可,這可萬萬不可,避著風王悄悄出戰,這可是抗命不遵啊,過后讓風王知道,是要受到軍法嚴懲的!”
    “雷將軍、孟將軍,你二人的膽子也太小了吧!”胡文焦嗤笑出聲,說道:“只要我們能打下昭陽,哪怕是事先違抗了軍令,也能將功補過嘛,再者說,風王終究是風國的大王,而非我貞國的大王,風王的軍紀還管不到我們頭上,諸位,你們說呢?”
    “恩!我以為胡將軍所言有理,退一萬步講,老子寧可他娘的被軍法論處,也不愿留在這里受這份活罪了!”另有貞將不滿地嘟囔道。
    貞將們紛紛點頭,說道:“我看這次就按照胡將軍的辦法干吧,先打了再說,法不責眾,我就不信風王還能把我們統統都處斬!”
    眾人很快達成了共識,而后,不約而同地將目光集中在雷蒙和孟熊二人身上。胡文焦陰陽怪氣地說道:“我說雷、孟兩位將軍,如果你二人怕了風王,盡可以留在這里繼續陪著風王,但你倆若是去向風王告密,可不僅是斷送了我們的同袍情誼,也不配再做貞人了!”
    他的話把雷蒙和孟熊說得面紅耳赤,兩人齊刷刷地站起身,環視眾人,怒聲道:“你們把我當成什么人了?貪生怕死的懦夫嗎?既然是同袍兄弟,理應同生死共進退,這次要去偷襲昭陽,自然也不能缺了我二人!”
    眾人聞言喜笑顏開,也都站起身形,說道:“這才像自家兄弟講的話!”
    胡文焦也是滿臉地興奮,重重地拍下雷蒙和孟熊的肩膀,說道:“好,此事咱們就這么定了,就在今夜子時,我們各率精銳部下悄悄出谷,在破曉之前足可以趕到昭陽,那也正是偷襲敵人的最佳時間!”
    “成!就這么定了!”眾將異口同聲道。
    貞將們秘密磋商,決定背著唐寅出山,去偷襲昭陽。前半夜無話,等到深夜子時,各貞將按約定時間匯合。
    他們還算聰明,沒有把手下全部的軍兵都帶出來,只挑精干之人,但即便如此,他們帶出來的軍兵加到一起也接近十萬之眾。
    見人都到齊了,胡文焦一聲令下,全軍出山,而后,他率先帶著麾下的五千貞軍將士向出山的峽谷快速行去。
    按理說,峽谷這里是進出山谷的唯一出路,屬要地中的要地,得布有許多的崗哨才對,但令人們不解的是,今晚這里一個崗哨都沒有,不僅沒有明哨,連暗哨也消失得無影蹤。
    胡文焦心中暗氣,下面的人也太疏忽大意了,晚間連個崗哨都不留,萬一讓敵人摸進來怎么辦?
    等打完昭陽,自己定要查查究竟是何人負責峽谷的警戒!他正邊走邊琢磨的時候,突然之間,半空中響起了悠長的尖嘯聲。
    但凡是有行軍打仗經驗的人都清楚,那是響尾箭的示警聲。
    呦!原來己方在這里是有崗哨的,只是自己沒有看到罷了。胡文焦正感詫異,猛然間,在他的頭頂上方傳來猶如悶雷一般的轟鳴聲,與此同時,人們也明顯感覺腳下地面的震顫。
    胡文焦微愣了片刻,緊接著驚醒過來,他眼睛猛的瞪圓,尖聲大叫道:“不好,有落石……”
    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轟隆一聲巨響,一塊兩人多高的巨大石塊狠狠砸落在他面前不足十米的地方,而剛巧站于巨石下方的十數名貞兵當場被砸成肉泥,濺射出來的鮮血都飛出好遠。
    這才僅僅是開始而已,隨后又有更多更大的巨石不停的由峽谷兩側的山峰上滾落下來,一時間,行至峽谷內的貞軍將士尖叫連連,慘叫聲四起,連胡文焦*的戰馬都被嚇驚了,不受控制的連連打轉,將胡文焦硬生生地甩了下去。
    “不好!這里有埋伏,撤退,趕快撤退!”胡文焦從地上爬起,終于意識到己方現在是遭遇到了敵襲。
    此時想撤可沒有那么容易,峽谷山側的山峰上,落石如同雪片一般,貞軍將士根本抵擋不住,人們成群成片的被砸倒在地,很快又有新的落石壓在他們的身上,將他們砸得尸骨無存。
    在還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里,不下十米寬的峽谷竟然被落石堵了個嚴實合縫,行成一面七八米高的石墻,但即便如此,由峰頂落下的巨石仍沒有停止,連續的轟鳴聲從峽谷內不斷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