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16

  由于平原縣擴軍很快,有新設立的兵團,城主府的侍衛們也不認識所有的兵團長,不過看程錦說話時底氣十足,氣勢又沖,旁若無人,估計所言不假,侍衛們心生畏懼,沒敢輕易上前。
    程錦不管那么多,抓著家丁,直奔王猛的臥房。
    他剛到門口,房門就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一名五短身材、體形肥胖的中年人,這人眼睛不大,骨碌碌亂轉,出來時臉上還帶著怒火,大聲喝問道:“怎么這么亂?出了什么事……”他說還沒說完,便看著迎面走來的程錦。
    別人不認識程錦,但王猛可認識,他在縣首府與其碰過面的,不過并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他的官階,只知道他是唐寅身邊的人。此時突然看到程錦,王猛一愣,狐疑道:“你……”
    他剛剛說出個你字,程錦已大步走到他的近前,二話沒說,先把他的脖子抓住,冷聲道:“好個大膽的狗官,貪贓枉法,死不足惜,現在你還有何話講?”
    王猛被程錦劈頭蓋臉的臭罵罵蒙了,他茫然地睜著眼睛,喃喃說道:“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程錦手掌用力,將剛剛出門的王猛又推回到臥房之內,隨后順勢將房門關上,這才說道:“你銀庫里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暫且不提,你告訴說,密室里的上百萬兩銀子又是怎么回事?”
    啊?聽聞這話,王猛的腦袋頓時嗡了一聲,下意識地倒吸口涼氣,他怎么知道銀庫的密室,又怎么知道密室里有銀子的?除了自己和兩名貼心的心腹之外,沒有人知道這事的。他臉se大變,呆在原地,久久不語。
    “哼!”程錦冷冷哼了一聲,將王猛用拖到桌子前,拿起上面的紙筆,遞到他近前,說道:“把你如何貪贓枉法、收刮錢財的事都給我一五一十寫出來,現在就寫!”
    王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沒笑硬擠笑,顫聲說道:“這……這位將軍,你……你誤會了,這些銀子都是我朋友的,他是暫時寄放在我這里!”說完話,他圓圓的大腦袋還連點,表示自己所言并無虛假。
    程錦哪信他的鬼話,嗤笑道:“看來,不動用點強硬的手段,你是不會老實交代了!”話音剛落,他猛的一拳,重重擊打在王猛的小腹上。
    王猛是文官,不會靈武,平ri里又養尊處優,哪受過這樣的痛打,一拳下去,直把他疼的嗷的慘叫一聲,象是泄氣的皮球,身子順著桌腿軟綿綿的滑坐到地上。
    這并不算完,程錦張開拳頭,黑se的迷霧由手掌釋放出來,眨眼工夫,黑霧凝結,在他手上化成一層黝黑發亮的靈鎧,冷眼看去,好象他的手上帶了一只黑鐵手套似的。
    張開手掌,程錦一把將王猛的左手腕扣住,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五指回收,隨著咔嚓一聲脆響,王猛的腕骨硬聲而碎,不過若看表面還是完好無損,但整個手掌已不自然地搭拉下去,在空中來回搖擺。
    這真可謂是痛到骨頭里了。王猛這輩子也沒這么疼過,他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隨后兩眼上翻,疼的暈死過去。
    與此同時,臥房的里端也傳出一聲驚叫。程錦扭頭一瞧,原來房內的床上還坐出一名少婦,她雙手提著棉被,遮擋在胸前,身子劇烈的顫抖著,顯然已被眼前的情景嚇傻驚呆了。
    對自己沒有威脅,程錦并不理會那個女人,又把目光落回到昏迷不醒的王猛身上。他蹲下身,以指甲點住王猛的人中,突的用力下按,后者哼哼兩聲,幽幽轉醒。
    程錦將紙筆扔在地上,喝道:“寫!不想活受罪的話,就乖乖給我寫出來,不然的話,”他覆蓋靈鎧的手掌在王猛眼前晃了晃,說道:“接下來我就捏碎你的雙腳,挖你的眼,扣你的鼻,最后擰斷你的脖子!”
    “哎呀——”王猛痛苦地呻吟一聲,對自己粉碎的腕骨,連看都不敢看,又白又肥的大臉此時已布滿虛汗,他顫巍巍地說道:“我……我是堂堂的王廷命官,橫城城主,你……你膽大妄為,屈打成招,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還不寫?!程錦點點頭,說道:“既然你想做鬼,我就成全你!”說著話,他手掌下移,扣住王猛的腳踝,身子微微前傾,作勢要捏下去。
    想起剛才那非人能忍受的疼痛,王猛激靈靈打個冷戰,他連聲說道:“等一下!等一下!將軍,只要你能放過我,銀庫里的那些錢我都給你,那是一百萬兩啊,你想想,即使你做一輩子將軍,也賺不到這么多的錢!”
    程錦仿佛聽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忍不住仰面而笑,緩緩說道:“若僅僅為了錢,我就不參軍了,以我的修為,只需做上幾年盜匪就可家財萬貫,但我想要的不是這些。你賊心不死,大難臨頭還想做垂死掙扎,但我又豈能是你的通路人!”話還未說完,程錦抓著王猛的腳踝的手腕已開始慢慢縮緊。
    這回他沒有一下子將其踝骨捏碎,而是緩緩的均勻施力,當然,他也讓王猛的苦痛更深更重。
    “啊——”王猛再次發出慘叫,他甚至能聽到自己的骨頭發出的咯咯的快要破碎的聲響。
    “不要再捏了,我寫,我寫啊……”他被軟硬不吃的程錦折磨的幾近崩潰,發了瘋似的嚎叫著,同時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再混合面頰的汗水,整張臉已模糊成一團。
    “很好!”聽他說寫,程錦滿意地點點頭,這才放開王猛的腳踝,又將紙筆向他面前推了推。
    被迫無奈,王猛將他如何貪贓枉法,強收城內商販商稅的事一一寫出來。其實僅僅幾年的時間,他在貧困的橫城能斂財達上百萬兩之多,所做所為絕非僅此而已,但程錦不理會那么多,只需這一條就已足夠治王猛的罪了,他想要的也正是這個。
    等王猛寫完,他拿起紙來看了看,確認之后,以鋼刀劃破王猛的手指,用他自己的血在供詞上畫了押。
    忙完這些,程錦暗暗松口氣,他強*王猛招供也是有風險的,萬一后者骨頭夠硬,死活不認,那自己也不好向唐寅解釋,不管怎么說,王猛也是堂堂的城主,自己動用私刑,在法理上是說不過去的,好在王猛軟骨頭,打一打,嚇一嚇就全都招認了。
    這時,城主府外突然一陣大亂,接著,府門被人從外面撞開,大隊的官兵涌了近來。
    城主府的侍衛們見狀都嚇的半死,一各個連連后退,連上前搭腔的人沒有。
    隨著官兵的大量沖入,唐寅也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近來,在他身旁還有報信的傲晴以及聞訊而來的上官元吉。
    在傲晴的指引下,唐寅和上官元吉先是去了城主府的銀庫,在那里,看到了王猛囤積的財物。
    先不看銀子,單單密室外面的那些古玩、錦緞的價值就不菲,再進密室,看到里面堆積如山的銀錠,唐寅和上官元吉都有些怔怔回不過神。
    唐寅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多銀子,區區一個城主就能斂財到如此地步,稱得上是觸目驚心。
    而上官元吉在驚訝的同時,臉se也漲紅,他是主抓內政的,在他負責的范圍內出現這么一個大貪官,他當然也難逃其咎。
    其實上官元吉任職以來已更換了一批官員,但那些都是縣里的直屬官員,他暫時還沒有更多的jing力放于縣內的各城各鎮,話說回里,也多虧他沒有更多的jing力關注各城鎮,更換各城鎮的官員,不然,能不能揪出王猛這個大貪官還真就不一定呢!
    即便如此,上官元吉仍感臉上陣陣發燒,和唐寅退出密室之后,他深施一禮,歉然說道:“大人,這是屬下之過,是屬下疏忽了!”
    此時唐寅倒是很開明,沒有責怪上官元吉,反而安慰道:“元吉,這并非你的錯,貪贓枉法的人是王猛,又不是你,何況你處理政務,諸多瑣事,哪能做得面面俱到,你又不是神仙!”
    聽他這么說,上官元吉的心情非但沒輕松,反更覺得羞愧。
    他搖頭苦笑,唐寅的深明事理,只會讓他越加盡心盡力,肩膀上的負擔也會越加繁重。
    唐寅問看守銀庫的嘉熙道:“程錦在哪?”
    “大人,隊長去找王猛了!”
    “哦!”唐寅應了一聲,隨即找來一名城主府的侍衛,由他指引,向王猛的臥房而去。
    當唐寅等人到了王猛的臥房時,后者已被程錦折磨的奄奄一息,神志不清,他眼睛是看著唐寅,但目光已無焦距。
    一旁的程錦急忙快步上前施禮,低聲說道:“大人!”說著話,他將王猛寫的供詞必恭必敬地遞了過去。
    唐寅揚下頭,示意程錦無須多禮,然后接過供詞,展開細看,大致看過一遍之后,他甩手將供詞扔在地上,目光凝視王猛,冷聲說道:“為了讓平原縣快速繁榮,讓百姓安居樂業,縣里特別制定減免商稅的政策,而你身為城主卻偏偏逆其道而行之,中飽私囊,罪不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