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21

  終卷第一百二十一章
    肖香效仿唐寅,親自去往受災的林橋郡賑災,雖說唐寅是先行一步,不過肖香所帶的是清一se的騎兵馬隊,速度比唐寅的隊伍快得多。
    當唐寅趕到何屏郡的時候,已是半個多月后。
    季水是貞地境內最大的一條江,由西往東,不僅橫跨貞地,而且還流經川地,同樣也穿過整個川地,最終在川地的東部匯入大海。
    在貞地,它叫季水,而在川地,它則叫天江,川國現在所修建的天尚大渠正是貫通它與尚江,yu將長年泛濫的天江之水引入ri漸干涸的尚江。
    這次季水泛濫,貞地多處受災,而其中最為嚴重的兩個郡,正是風屬的何屏郡與直屬皇廷的林橋郡。
    唐寅還沒進入何屏郡的時候,便已能感受到災情的嚴重,沿途之上所遇到的全是逃難的百姓。
    進入何屏郡境內后,逃難的百姓則更多了,成群結隊,拖家帶口,令人稍微能安心的是,當地發生這么大的災難,卻沒有尸殍遍野的場面,百姓們雖面黃肌瘦,但也沒見到有誰被餓得奄奄一息,甚至是餓死。
    何屏郡的郡城是秀城,現在已經過不去了,秀城早被洪水淹成了水城,目前,何屏郡唯一一座沒有受災的城邑就是正陽。
    正陽處于何屏郡的北部,地勢相對較高,算是躲過了這一劫。何屏郡的郡首乃至全郡的官員現在幾乎都聚在正陽城內。
    當唐寅隨糧隊來到正陽時,郡首姚離偕同麾下的官員們一同出城迎接。
    姚離是貞人,下面的官員們也都是貞人,風軍占領何屏郡后,只是殲滅了這里的貞軍,至于地方官員,并沒有馬上進行更換,或者說風國還沒來得及對貞地的地方官員做替換。
    明知道自己這個郡首之位只是暫時掛名,不過姚離對唐寅的態度還是很尊敬的,畢竟現在何屏郡已歸屬風國,風王唐寅也是他的大王,而且這次風王能親自前來賑災,使得姚離也對他敬佩不已。
    見到唐寅后,以姚離為首的官員們紛紛跪地叩首。唐寅從馬車里出來,向外面一瞧,好嘛,面前黑壓壓的跪倒一大片。他跳下馬車,走到姚離的近前,先是將他仔細打量一番。
    他對姚離有過耳聞,知道這個人很厲害。當年貞國還在時,他就是何屏郡的郡首,而后貞國被川國吞并,他便被罷官免職了,不過才過了三個多月,川國又將他重新錄用,只是職位降了一等,由郡首變為了副郡首。再后來,李舒叛亂,打跑了川人,光復貞國,當時,貞地許多的郡首、縣首都被斬首示眾,而姚離卻沒有受到波及,反而還升任回何屏郡的郡首,而現在,李舒覆滅,何屏郡歸屬風國,他仍是何屏郡的郡首。說起來,姚離已經歷過數次的改朝換代,而他一直穩穩當當地坐在郡首的位置上,從中自然也能看出他的過人之處。
    打量著這位有傳奇經歷的姚離好一會,唐寅才慢悠悠地說道:“姚大人起來說話!”
    “謝大王!”姚離應了一聲,站起身形。
    大王?叫的還挺順口!在姚離身上,唐寅沒看到一丁點貞人那股不屈不撓的jing神,單憑這一點,唐寅對姚離的印象便極差。
    何屏郡由貞屬變為川屬,又變回貞屬,再變成現在的風屬,經過這么多次的改朝換代,可姚離竟沒受到任何的波及,說明他這個人也是個典型的墻頭草,兩邊倒。
    等姚離站起身形后,唐寅隨口問道:“不知姚大人在何屏郡做了多少年的郡首?”
    姚離愣了愣,然后道:“回稟大王,微臣已在何屏郡做了十三年的郡首!”
    “十三年?!”唐寅有些驚訝地看了看他,姚離也就四十多歲的年紀,如此來說,他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就已貴為一郡之首了,可十多年過去,他竟沒有得到任何升遷的機會,這也很有意思。
    他又問道:“那么在這十三年里,何屏郡又受過多少次洪災?”
    姚離暗嘆口氣,說道:“每隔兩三年便會有一次。”
    “每兩三年便會受災一次,而姚大人身為郡首十三年,難道就一次都沒有治理過嗎?”唐寅挑起眉毛,說道:“十三年的時間,還不夠姚大人在季水沿岸修建一條堅固堤壩的嗎?”
    “大王有所不知!”沒等姚離說話,一名官員走上前來,拱手施禮,說道:“何屏郡境內無山,土質又疏松,無處采石,實在無法修建堤壩。”
    唐寅瞥了那名幫姚離說話的官員,嗤笑出聲,說道:“何屏郡無山,無處采石,難道整個貞地都沒山,都無處采石嗎?”
    那名官員緊鎖眉頭,垂下頭,道:“到別郡采石,那也得需要人力和錢財啊!”
    “什么意思?”那官員說話聲雖小,但唐寅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兩眼she出jing光,冷冷凝視著他。
    姚離暗中向他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多嘴,那官員卻假裝沒看到,把心一橫,向唐寅正se說道:“一直以來,不管本郡歸屬于哪國的朝廷,朝廷只知向本郡索要錢糧,卻從來沒補給過錢糧,可要于季水沿岸修建堤壩,那得需要多少的人力和錢糧,又哪能是一郡之力能辦到的?何況,本郡多災多難,早已羸弱不堪,這些年,若非有姚大人在苦苦支撐,何屏郡的百姓恐怕早就死光了,何屏郡也早變成不毛之地了!既然大王自詡明君,還望大王能救救何屏郡以及全郡數十萬的百姓們……”
    “大膽!”他話還沒有說完,站于唐寅左右的阿三阿四已齊聲斷喝,緊接著,阿三向后面的侍衛們喝道:“此人膽敢對大王不敬,立刻拿下!”
    單單‘自詡明君’這四個字,就足夠讓那名官員掉腦袋的了。
    隨著阿三一聲令下,后面的侍衛們立刻箭步上前,不由分說,將那名官員直接按在地上。
    見狀,姚離臉se大變,忙向唐寅解釋道:“大王,胡大人只是一時憤慨,有失言無禮之處,還請大王多多包涵!”
    那名官員雖被侍衛按住,但卻面無懼se,還連聲大喊道:“明君不殺忠良,明君不會濫殺忠臣——”
    唐寅看了看姚離,再瞧瞧那名官員,淡然而笑,略微擺了擺手,然后再什么話都沒說,轉身回到馬車上。
    看到唐寅的手勢,侍衛們才把那官員放開,接著,紛紛退回到馬車旁。
    一旁的姚離抹了把冷汗,同時也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氣,他正打算退到一旁,讓唐寅的馬車前行,已經坐在車上的唐寅突然開口說道:“姚大人上車來坐。”
    想不到唐寅會邀請自己同乘一車,姚離又是意外又感受寵若驚,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然后急忙上了馬車。
    唐寅是國君,他的坐乘自然也非普通的馬車可比,里面的空間很大,即便坐個七八人都綽綽有余。
    在進城的路上,唐寅特意詢問了一番何屏郡目前的情況,姚離一一回答,將何屏郡的狀況詳細向唐寅講述一遍。
    眼下的何屏郡大半已被洪水淹沒,只有北面地勢較高的地方暫時沒有受到洪水殃及,但這還得看季水上游的情況,如果持續天降暴雨的話,恐怕連正陽城也不能幸免,不僅何屏郡全境會受難,臨近郡縣也得被波及到。
    聽完姚離的介紹后,唐寅皺了皺眉頭,沉吟片刻,他說道:“沿途之上,本王并未看到有餓死的百姓,看來,何屏郡的糧食儲備很充足!?”
    姚離苦笑道:“大王,這些年來微臣無法治理季水的泛濫,也只能在糧儲上下功夫了,不過這次也多虧大王來得及時,不然的話,接下來恐怕就真的會有大批的百姓被餓死了。”
    唐寅點點頭,問道:“現在還有多少糧儲?”
    “已然顆粒不剩。”姚離垂首答道:“聽說大王已接近何屏郡的消息后,微臣把糧倉里的最后一點糧食也發放出去了。”
    唐寅聽后啞然失笑,反問道:“如果本王在路上發生了意外,耽擱數ri,你姚大人豈不都要餓肚子了?”
    “微臣是郡首,是全郡百姓的父母官,理應與百姓們同甘共苦!”姚離正se回道。
    唐寅深深看了他一眼,隨即話鋒一轉,問道:“現在對岸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姚離怔了片刻才明白唐寅問的是林橋郡,他搖頭說道:“林橋郡的災情與本郡相差無幾,只是,賑災的糧食卻遲遲未能運到,據傳,林橋郡境內已有很多百姓餓死了。”
    唐寅揉著下巴,喃喃說道:“川王應該已經下令從川地運送糧食了……”
    姚離嘆了口氣,說道:“大王說得沒錯,川王確實已下令從川地調糧賑災,可是,大王和川王不知道的是,從川地很難能把糧食調出來!”
    唐寅愣住,不解地看著姚離。要說貞地貧瘠,各地的糧儲都不多,無法征調出賑災糧食,那還情有可原,可川地肥沃,糧儲甚至比風國都要多,怎么可能會調不出糧食呢?
    看到他的疑惑,姚離解釋道:“上次貞軍侵入川地,一路燒殺搶掠的攻到昭陽,沿途不知殺害了多少無辜的川人百姓,貞人對川人恨之入骨,可現在川人對貞人也同樣是恨之入骨,這種情況之下,要從川地征調糧食去救貞人,談何容易啊!就算能征調出足夠多的糧食,恐怕還沒走出川地,在沿途上糧食就被充滿仇恨的川人搶光、燒光了!”
    jing彩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