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23

  終卷第一百二十三章
    唐寅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在林橋郡暗中煽動當地百姓叛亂的正是他們風人,只不過,這些風人不是受他的指派,而是授命于風國的朝廷。
    對于那些暗中搗鬼的風人而言,唐寅采納姚離的計策,分糧援助林橋郡災民,簡直就是一場天衣無縫的配合。
    他們正苦心琢磨如何才能讓林橋郡百姓的情緒更加激化,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何屏郡突然送來賑災糧食,這可給了他們丑化川人并美化風人的大好機會。他們在暗中拼了命的煽動、傳播危言聳聽的言論,好像林橋郡若是不能脫離川人管轄,不能歸入風國,當地的百姓們就沒有活路了,現在只有殺掉川王,才能順理成章的歸入風國。
    當然,也沒有誰是傻子,風人的煽動之所以能在當地興起這么大的風浪,也多虧有風川雙方‘一同聯手’為他們制造出得天獨厚的外在條件。
    林橋郡的叛亂逐漸失去控制,并已開始有向外擴散的趨勢,而川王肖香則已在林橋郡下落不明,不知是死是活,在這種局勢下,唐寅決定親自去趟林橋郡,盡自己的最大所能把肖香救出來,順便也查查,究竟是何人在暗中做手腳。
    但林橋郡畢竟還是川人管轄的地方,為了避免落人口實,唐寅沒有率領大隊人馬直接進入,只帶阿三阿四兩個人,便裝混入林橋郡。
    現在,林橋郡也徹底亂了套,不僅洪災肆虐,而且各地皆有暴民出沒。從何屏郡出發,渡過季水,進入林橋郡后,首先到達的便是洛城。
    只不過洛城現在變為一座水城,唐寅三人所乘坐的小船只都能直接駛入城內。原本高大的城墻只剩下半截露在外面,進入城內,所看到的景象更慘。
    不是閣樓的房宅只剩下個屋頂漏在水面上,而在各處的屋頂之上還能看到一具或者幾具的尸體,有些尸體已腐爛發臭,成群的烏鴉落在上面啄食,而有些尸體則只剩下森森的白骨,白骨之上還能清晰看到被利刃劃過的痕跡。蔓延在城內的洪水更加可怕,到處漂浮著殘缺不全的尸殍,大多已被泡得又白又漲,腐爛、生蛆,還散發出陣陣濃烈的惡臭味。
    若大又繁華的洛城,現在放眼望去,滿目瘡痍,真好似人間地獄一般。
    阿三阿四邊劃船邊暗暗咋舌,雖說何屏郡也受了洪災,許多城鎮也被洪水吞噬,但并沒有看到這么多的尸骸,而且從洛城城內的尸骸判斷,有好多人似乎是被活活困死這的。
    不比不知道,這一比較,便能看到姚離的厲害之處了,何屏郡可謂是防災得當、救災也得當,使許多百姓免于遇難。
    而林橋郡則恰恰相反,似乎在洪災發生之前沒有做任何的預防,在洪災發生之后也沒有做任何的救援,任憑受困的百姓被活活的餓死、病死。
    正往前走著,站于船頭的唐寅突然抬起手來,阿三阿四同時停止劃船,不解地看著他,低聲問道:“大王?”
    “前面有人!”唐寅瞇縫眼睛,目視前方。
    城內的水面上有霧氣,如果距離較遠,阿三阿四也看不太清楚,兩人快速地伏下身形,攏目仔細向前觀望。
    隱隱約約的兩人有看到前方的霧氣中有十數人劃著數只木筏,在向一間較為高大的閣樓快速而去,當他們將要接近閣樓的時候,發出嘎嘎的怪笑之聲。
    而后,那十數人如同猴子似的靈敏地攀爬到閣樓上,一個個順著二樓的窗戶竄了進去。很快,閣樓內又傳出女子們的尖叫聲。
    阿三阿四看罷,雙雙站起身,轉目看向唐寅,問道:“大王……”
    唐寅頭也沒回地說道:“別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無關之事,還是盡量少插手!”
    阿三阿四應了一聲,而后放輕動作,盡量讓自己的劃船不發出聲響。
    小船無聲無息的向前行駛,很快,便接近到那座閣樓,也直到這時,阿三阿四才看清楚,原來這是一家下等青樓,浮在水面的牌匾上寫著‘百花樓’三個大字。
    (青樓也是分等級的,下等的青樓以‘樓’、‘店’為名,上等的青樓以‘院’、‘閣’為名。)
    再看停靠在青樓前的木筏,那根本不是筏子,而是一張張殘破不堪的門板。這時候,青樓里的聲音也聽得更清楚了,男人們的*笑聲以及女人們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阿三阿四暗暗搖頭,不約而同地加快劃漿的速度,想盡快走過去。而就在這時,青樓一側的小胡同里又鉆出一只木筏,木筏上站著一名滿臉落腮胡須的大漢。
    突然看到唐寅三人的小船,那名大漢先怔住,接著,兩眼瞪圓,大聲叫喊道:“什么人?”說話的同時,他忙把脖子上掛著的竹哨拿起,放在口中,吹個不停。
    尖銳的哨音打破城內的寧靜,只眨眼工夫,十數名幾乎全身*的大漢從青樓的窗戶里面相繼跳出來,站在房檐上,一字排開,大眼瞪著小眼地看著唐寅和阿三阿四。
    “大哥,是生人啊!”把唐寅三人打量了一番后,其中一人向為首的那名大漢說道。
    為首的大漢是個大光頭,體形魁梧,滿臉的橫肉,兩只環眼閃閃放著兇光,胸前的護心毛打著卷,聚成一團,只看外表,就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
    “大哥,他們還有船呢,咱們現在可正缺這個!”另有一人低聲提醒道。
    “嘿嘿!”光頭大漢眼珠轉動,咧嘴笑了,目光不懷好意地在唐寅三人身上轉來轉去。光頭大漢把貪婪都表現在臉上,唐寅和阿三阿四又哪能看不出來?
    先是瞧瞧唐寅,見他背著手站在船頭,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阿三站直身形,向站于房檐上的那名光頭大漢笑了笑,拱手說道:“這位兄弟,我們只是恰巧路經此地,并不冒犯之意,還望兄弟高抬貴手,放我等過去!”
    “讓你們過去,可以啊,不過,你們的船得給老子留下!”光頭大漢蹲下身子,在房檐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阿三。
    阿三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等要趕遠路,沒有船,可是寸步難行啊……”
    不等他把話說完,那光頭大漢已打斷道:“所以說,把船留下,你們三位也別走了,老子可好幾天都沒吃過一頓像樣的飯菜,看你們生得細皮嫩肉的,就留下來給大爺們打打牙祭,也好有力氣去干大事!”
    聽聞這話,阿三阿四立刻火往上撞,齊聲喝道:“放肆!”
    “呦,好大的脾氣啊!兄弟們,都給我上,船我要,人,我也要!”說著話,他抬手摸著大光頭,發出嘿嘿的賊笑聲。
    隨著他一聲令下,有七、八名大漢將手中刀叼在口中,緊接著,相繼跳入水中,快速地向唐寅所在的小船游去。
    光頭漢子在上面邊觀望,邊不放心地大聲叫喊道:“你們下手可輕著點,別把老子的寶貝船弄壞了!”
    真是不管到哪都能碰到找死的人啊!阿三阿四對視一眼,皆感無奈地微微搖頭,眼看著對方越游越近,阿三阿四雙雙把暗藏于衣內的佩劍抽了出來。
    兩名劃到小船近前的大漢剛剛把手搭在船沿上,正想爬上來,阿三阿四出手如電,他倆一人一劍,jing準地點在兩名大漢的眉心處。
    太快了,別說他二人沒看清楚,就連周圍眾人也都沒看到阿三阿四是如何出的劍。隨著兩道電光閃過,再看那兩名大漢,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兩眼瞪得如牛鈴一般,身子僵硬了片刻,接著,雙雙仰面倒在水中。在他二人的眉心處,各多了一顆黃豆大小的紅點,傷口不大,也沒有多少鮮血流出,但阿三阿四在出劍時所散發出的靈氣已震碎他倆的頭骨。
    看到兩名同伴雙雙沉入水底,另外那些接近船只的大漢們紛紛怒吼出聲,有人見站于船頭的唐寅手里沒有武器,以為他軟弱好欺,便卯足力氣向船頭那邊游去。
    那人接近船頭后,將口中的鋼刀取出,對準唐寅的腳踝,惡狠狠劈砍下去。
    他出刀快,可唐寅的速度更快,后者的腳尖只是輕點下船頭,人已如怪鳥一般騰空越起,躲開對方鋼刀的同時,順勢躍到青樓的房檐上。
    他竟然從船上直接跳上房檐,這可把那名光頭大漢以及身邊的幾名手下嚇了一跳。
    唐寅依舊是背著走,直直向光頭大漢走去。光頭大漢的幾名手下面面相覷,隨后一同大叫出聲,高舉著鋼刀沖向唐寅。
    其中一人速度最快,率先沖到唐寅近前,手中的鋼刀正要向力劈砍下去,哪知后者搶先出手,一把將他的脖子死死扣住。
    也沒見唐寅如何用力,倒下他腳下的瓦片突然破碎了好幾快,再看他,手臂只略微向外一揚,被他扣住脖頸的大漢好似皮球一般,足足斜飛出十數米開外,在空中畫出一條長長的拋物線,下落時,正好砸在一處屋頂上,就聽嘭的一聲悶響,他的身軀將那處屋頂硬是砸出個大窟窿,人也隨之掉了進去,然后再沒有了動靜。
    jing彩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