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25

  終卷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三和阿四疑問道:“大王為何這么說?”
    “林橋郡南面的水災較輕,百姓當然大多都會往南逃,如果肖香也往南走,人多眼雜,路上難免會暴露行跡,向北走,至少能躲避開大多數的災民。”
    唐寅聳肩道:“如果我是肖香,可能也會選擇向北走的。”
    聽完他的話,阿三阿四仔細一琢磨,似乎也有些道理。他們正說著話,這時候,在小船的西面快速行來一支船隊,大概有十多艘船只,其中有大有小,由西向東的快速行進。
    唐寅心中一動,站在船頭,運足目力向遠方的船隊眺望。由于距離太遠,以唐寅的眼力也看不太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絕不是軍隊的艦船,船上的人也絕非官兵。
    他尋思片刻,對阿三阿四甩頭說道:“跟上他們,看他們到底要去哪!”
    阿三阿四雙雙應了一聲,加快劃漿的速度,悄悄跟上那支船隊。
    等他們跟到下午未時,前方漸漸出現一座城郭的輪廓。阿三拿出地圖,辨認一番后,對唐寅正se說道:“大王,前方應該就是渝縣的屏城!”
    “屏城……”唐寅對這個地方沒印象,不過能感覺出這里的地勢較高,船下的洪水已經淺了許多。他目視前方,幽幽說道:“看起來,屏城似乎還沒被洪水淹沒!”
    在前方的城郭外,密密麻麻的停滿了大大小小的船只,冷眼打量,得不下千余條之多,通過這些停在城外的船只也能判斷得出來,現在屏城之內肯定已聚滿了人。
    這么多人聚集在屏城,其中肯定有事。唐寅決定進城一探究竟。
    好在他們所乘的是小船,即便屏城外已停滿船只,他們見縫插針,倒也硬擠了進去。
    從船上下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屏城又高又寬的城門,只不過現在連一個守城的軍兵都看不到,只有成群結隊的貞人百姓在進進出出。
    阿四無意間揚起頭,觀望城墻,臉se立刻露出驚se,低聲說道:“大……公子,您看!”
    順著阿四的視線,唐寅舉目一瞧,原來城頭上掛了數百根之多的繩索,而每根繩索上都觸目驚心地吊著一具尸體。尸體中的有些人已經死去很久,腐爛得厲害,連相貌都辨認不清,而有些人則是剛剛才死去的,身上血跡斑斑,甚至還不停地滴著血。這些尸體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穿著川軍的盔甲。
    阿三看罷,眉頭皺起,對唐寅低聲說道:“公子,看來屏城現已被叛民占領了。”
    唐寅沒什么反應,收回目光,邁步向城內走去,同時說道:“阿四,你留下來看船,阿三隨我進城即可!”
    “是!公子!”阿四應了一聲,隨即又不放心地說道:“城中情況不明,公子可要小心啊!”
    唐寅淡然一笑,微微點了點頭。
    正如他們所料,屏城之內現在聚滿了貞人百姓,不僅路旁的大小商鋪人滿為患,就連街道上也是人頭涌涌,好不熱鬧,只不過城中熱鬧的表象掩飾不住濃烈的肅殺之氣。
    人們的臉上幾乎看不到笑容,而且個個都攜帶有武器,有些是腰間跨刀,有些是腰間配劍,還有些人是把斧頭、鐮刀別在腰帶上。
    唐寅和阿三邊隨著人流向里面走,邊打量周圍的情況,正走著,迎面而來十數名大漢,這些人直接在唐寅和阿三面前站定,攔住他倆的去路。
    暗道一聲麻煩又找上門來了,阿三正要上前說話,唐寅把他拉住,然后跨前兩步,向對面的大漢們微微一笑,問道:“諸位兄弟有事嗎?”他說的話是字正腔圓的貞地口音。
    一名大漢從人群里走出來,先是把唐寅和阿三仔細打量一番,接著笑了,拱手說道:“小兄弟,你們就兩個人?”
    不明白對方這么問是什么意思,唐寅心思急轉,臉上依然掛著微笑,輕輕點下頭,說道:“正是。”
    “想必小兄弟現在到屏城也是為了川王吧,既然如此,不如加入我們,畢竟人多力量大,若是能拔得頭籌,到時我們可平分賞金!”那名大漢咧開大嘴,臉上的橫肉突突直顫,笑起來讓人都慎得慌。
    肖香現在在屏城?唐寅心頭暗驚,難怪有這么多貞人都聚集在被洪水圍困的屏城,難怪城中會散發出一股濃重的戾氣,原來人們都是奔著取肖香腦袋而來的。
    他在心里快速地做著推斷,表面上仍是不動聲se,他目光在對方眾人身上快速瞄了一遍,這些大漢大多都是衣衫殘破,身上也沒有像樣的武器,除了幾把斧頭外,大多數人還拿的是棍棒和耙子。他含
    笑說道:“人多力量大是不假,不過,我倒是擔心你們會拖累我們!”
    “小兄弟可不要瞧不起人,我們也都上過戰場打過仗,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如果不是看在……”
    說著話,那名大漢還特意垂下目光,在唐寅和阿三腰間的佩劍上瞄了瞄,繼續道:“你們有劍的份上,即便你二人想加入我們,我們還未必同意呢!”
    唐寅和阿三對視一眼,前者隨口問道:“你們有把握能拔得頭籌?”
    那名大漢笑了,環視周圍,說道:“你也看到了,現在屏城有這么多人,人人都在爭川王的腦袋,人人都想拿到那筆酬金,誰能最終拔得頭籌,那除了憑實力,還得憑運氣,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當中有兩位是本地人,其中一位還在城主府做過半年的小廝,對城主府的情況非常熟悉,小兄弟應該明白,這一點可非常有利的!”
    唐寅并沒有直接發問,但通過旁敲側擊便已基本可以判斷出來,現在肖香是被困在了屏城的城主府。
    他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據我所知,川王身邊高手很多,其中還有兩名神池的長老,你們自信能敵得過神池的長老?”
    “小兄弟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嘛!”那大漢冷笑著說道:“神池長老就兩人,再厲害也只有四只手,可現在在城內想取川王腦袋的,沒有十萬也有八、九萬人,一旦動起手來,大家誰都有機會。”
    感覺這名大漢對城內的情況很了解,通過他應該可以得到很多有價值的消息,唐寅眼珠轉了轉,最終點頭應道:“好吧,既然閣下真心相邀,就算我二人一份!”
    見他點頭同意了,那名大漢以及后面的十幾個同伴都是面露喜se。
    現在林橋郡境內的叛亂和當初李舒所發起的叛亂可是兩種xing質的,后者是有組織有領導的一股叛亂勢力,而前者則是無組織、無領導,完全是一盤散發、靠民眾自發興起的叛亂。
    林橋郡的百姓都想取川王的腦袋,即是報復川人的見死不救,更是想賺取富貴錢莊開出的那筆千兩黃金的酬金。
    只是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所以貞人百姓又紛紛聚攏到一起,說白了,就是各組團隊。有些小團隊才三五個人而已,有些團隊則是十數人或者數十人,甚至還有上百人之多的。
    找上唐寅的這些人就是眾多團隊中的一支,對于他們這種十幾個人的小團隊而言,能多兩個幫手也會讓他們的實力大大提升,何況,唐寅和阿三又都帶有佩劍這樣jing銳的武器。
    他們把唐寅和阿三拉到城東的一間小宅子里,通過交談,唐寅知道這名大漢名叫鞠卓,他就是屏城的本地人,這間宅子也正是他的家。
    至于川王肖香,她現在確實被困在屏城的城主府內,與她一同受困的還有接近千人的侍衛,由于侍衛大多都是修靈者,現又有城主府堅固的院墻做為屏障,貞人前后攻打過幾次,結果都沒攻進去,反而還死傷了不少人。
    此時,雙方正處于僵持狀態,只不過按照鞠卓估計,眼下的僵持也不會持續太久,因為貞人要么已開始籌集火油,要么已開始秘密挖掘地道,準備在地面上用火攻,在地面下用密道偷襲。
    聽完鞠卓的介紹后,唐寅好奇地問道:“那你們又做了什么準備?”
    聽聞他的問話,鞠卓等人相視而笑,他向一名青年甩下頭,說道:“阿通,你說吧!”
    那個叫阿通的青年笑呵呵地說道:“我以前在城主府做過小廝,知道城主府內原本就有一條通往外界的地道,等開始動手的時候,我們即可以通過那條密道潛入城主府,也可以在密道口守株待兔,等著川王自己主動逃出來!”
    “哦?”唐寅面se一正,追問道:“那條密道的出口在哪?”
    阿通搖頭說道:“為了保密,現在只有我知道,連鞠大哥也不清楚!”
    唐寅愣了愣,接著樂了,沒有再追問。既然對方不想說,他問也是白問,何況,他真想要弄清楚的話,隨時都可以,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加入鞠卓這個團隊為唐寅省去不少的麻煩,至少有了一處安穩的落腳點,而且對城內的動態也可隨時了解。在唐寅入住屏城的翌ri,貞人終于按耐不住,對城主府發動大舉進攻。
    貞人頂著城主府內she出的箭雨,大呼小叫、不管不顧的向前沖去,手中要么提著裝滿火油的瓦罐,要么高舉著火把,等沖到院墻近前后,將瓦罐連同火把一并擲進城主府內。
    如果只一兩個人這么干的話破壞力還不大,可是當成千上萬的人一齊這么干的時候,后果可就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