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26

  終卷第一百二十六章
    裝滿火油的瓦罐摔進城主府內立刻破碎開來,里面火油灑了滿地,而隨之飛進來的火把又立刻將火油點燃,一時間,城主府內火光沖天,慘叫之聲四起,許多渾身起火的川軍侍衛紛紛從院墻上載落下來,在眨眼之間又被院墻外的貞人百姓們砍成肉泥。
    很快,連城主府的大門也起了火,百姓們一窩蜂的涌上前去,人壓人,人擠人,完全靠人力硬是把城主府的大門沖撞開。隨后,外面的百姓們蜂擁而入,如chao水一般沖進城主府。
    與此同時,那些挖地道的百姓也紛紛把地道打穿,有些人是從院子里的地下爬出來的,有些人則是把屋內的地面打出窟窿,紛紛鉆出來。可以說城主府的淪陷只是一瞬間的事。
    以鞠卓為首的這十多號貞人倒是沒去進攻城主府,鞠卓認準強攻城主府的人殺不死川王,川王肯定會從地道脫逃,他們只需地道口處設下埋伏,等著川王來自投羅網就好。
    鞠卓以為自己掌握城主府的密道是個殺手锏,可是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并不止阿通一個。
    當他們急匆匆趕到密道的出口處時,這里業已聚集起千余眾的貞人,而且人家早他們一步設好了埋伏。
    在密道的內外埋下大量的獸夾不說,又在洞口的上空懸掛起無數張大網,只等著從密道里面鉆出人來呢!
    見此情景,鞠卓和阿通等人暗暗咧嘴,唐寅和阿三亦是苦笑不已,誰說貞人愚笨,實際上jing明得很呢。
    還真被鞠卓猜對了,城主府內確實有人從密道這里出逃,至于是不是肖香就不得而知了。
    人們正在密道口外焦急等候的時候,忽聽密道里有彈簧響動的聲音,接著,一聲慘叫從里面傳出。
    很快,里面又有第二聲、第三聲……慘叫傳出,守在密道口的眾人不由自主地紛紛后退,眼睛一個個瞪得滾圓,目不轉睛地盯著黑漆漆的洞口。
    過了片刻,從密道內跌跌撞撞的跑出一人,這人穿著川軍的盔甲,一只腳上還掛著獸夾,他剛剛沖出來,另只腳又被洞口外的獸夾夾住,那名川兵慘叫一聲,再也站立不住,一頭摔倒在地,可在他倒地的瞬間,腦袋又觸碰到一支獸夾,只聽咔嚓一聲,獸夾回縮,上面那鋒利的鋸齒幾乎把他的脖頸夾斷。
    這名川兵才剛剛倒地,緊隨其后,又從密道里跑出來大批的川兵,同樣的,他們也進入貞人事先布置好的陷阱之內,獸夾的彈動之聲不絕于耳,川兵們也的紛紛中招倒地。
    有些靈武修為深厚的川兵并不怕獸夾,連蹦帶跳的穿過陷阱群,接著,提著刀劍沖向周圍的貞人。
    貞人也是早有準備,見川軍中的修靈者殺出來了,立刻將事先準備好的大網撒出。一張網還好躲避,可是從四面八方飛來數十上百張的大網,想躲也躲不開,川軍修靈者們紛紛被大網纏住,他們連用靈兵挑開網繩的機會都沒有,周圍的貞人紛紛撲上前去,手里的刀劍、匕首、斧頭一同往川軍身上瘋砍瘋劈。
    在貞人持續的攻擊下,修靈者身上的靈鎧也招架不住,先是破裂開來,緊接著是全面破碎,而后,使去靈鎧保護的人們被周圍瘋狂的百姓們硬生生地撕扯成碎塊。
    現在,正個場面又何止是血腥所能形容,被濺得滿臉滿身都是血的貞人百姓看上去也不像是人,更像是嗜血如命的野獸。
    隨著從密道里沖出的川軍數量越來越多,外面的戰斗也越來越激烈,同樣的,激烈的戰斗又吸引來更多的貞人百姓。
    當密道里有穿著衣裙的侍女跑來時,現場陷入更加瘋狂的狀態,貞人百姓無不是兩眼充血,she出詭異的紅光,他們清楚,既然有侍女在這,那么川王肖香也肯定在這。
    許多發瘋的貞人沖開侍衛們的防線,沖到侍女們近前,引來尖叫聲四起。在一片哭喊聲中,侍女們被紛紛甩進貞人的人群里,而后,大批的貞人直接向密道內沖去。
    只是他們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進去時是完整地跑進去的,而出來時,則是被切割成碎塊隨著血霧一同彈she出來的。
    再看密道里,緩緩走出兩名身罩靈鎧、手持靈劍的修靈者,這兩位,一高一矮,身上同是罩著純白se的靈甲,露在外面的雙目she出道道的寒光。
    看到這兩人,阿三身子頓是一震,低聲說道:“是神池長老!”
    唐寅早就認出來了,這也是他沒有立刻出手營救的原因。
    神池長老可非等閑的修靈者,隨便挑出一人,放在神池之外都屬難逢
    敵手的頂尖級修靈者,何況保護肖香的還是兩名神池長老。
    果然,隨著這兩名神池長老的現身,場面上立刻發生變化,貞人百姓雖眾,但在兩名神池長老面前,脆弱的就如同草芥一般,只隨手之間的靈武技能釋放,便讓成群成片的貞人死傷滿地。
    “是神池長老!是神池的長老出來了,川王就在密道里,大家都加把勁啊!”百姓當中有人連聲大叫。對付修靈者,貞人也是有他們自己的一套辦法。時間不長,又有大批的百姓不管不顧地向神池長老沖去。在神池長老的靈劍之下,固然有大批的人們慘死在地,可仍有人順利沖到神池長老的近前,不等他二人繼續出劍,貞人紛紛把緊握的拳頭向前揮出。
    一時間,一團團的白霧散出,劈頭蓋臉的向兩位長老飛去。
    高個的那名長老反應極快,立刻意識到不好,手掌抬起,遮擋住自己的面門,而矮個的長老則未能躲閃開,被迎面撲來的白霧正打在面門上。
    他啊的痛叫出聲,隨后,眼睛再也睜不開了。貞人百姓散出的全是白灰,飛進眼睛里,縱然是靈武通天的修靈者也受不了。
    見矮個長老著了貞人的道,高個長老驚呼道:“彭長老!”說話之間,他箭步竄上前去,拉著矮個長老連連向一旁退避。
    他二人退避開不要緊,倒是把地道口給讓出來了。
    周圍的貞人見有機可乘,立刻向地道內涌了進去。他們快,可那高個長老速度更快,一手托著同伴,手只手里的靈劍光芒大盛,靈亂風釋放出來。
    “啊——”密道的內外慘叫聲連成一片,數十名貞人百姓被靈亂風波及到,身子被靈刃絞碎成肉塊,殘肢斷臂散落滿地。
    “殿下快出去,隨老夫突圍!”
    高個長老殺倒密道外的貞人,回頭沖里面大聲喊喝。他話音剛落,從密道里又跑出來一大群川軍,而位于川軍人群正zhongyang的那名華衣女子,不是肖香還是誰?
    看到川王終于露面了,現場的貞人眼中無不是she出貪婪的光芒,他們看肖香的眼神都不像是在看一個人,更像是在看一座金山。
    肖香露面徹底讓貞人的瘋狂陷入白熱化,人們完全是忘乎所以的往前沖,就連唐寅身旁的鞠卓也受不了了,將后腰別著的斧子抽出來,高高舉起,大吼大叫著向肖香沖了過去。
    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現在就是最佳的體現。
    為了能取下肖香的首級,得到那千兩的黃金,貞人眼中簡直已沒有神池長老的存在,發了瘋似的往前撲,雖說他們沖上去一波便被殺倒一波。
    高個長老一邊要照顧眼睛受傷的矮個長老,一邊還要保護肖香,抵擋對面人山人海的貞人百姓,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他現在無法掩護肖香快速地脫身,可周圍的貞人卻是越聚越多。
    感覺再這么拖延下去,川王肯定跑不掉,高個長老回頭急聲說道:“吳將軍,你帶著殿下先走,這里有我和彭長老來殿后!”
    那名吳姓將軍是肖香的護將,聽聞高個長老的話,他臉se頓是一變,急聲說道:“我不能丟下兩位長老在這……”
    “少羅嗦,你快保護殿下突圍出去,快!再慢我們就誰都走不成了!”
    吳姓護將舉目向后面望望,可不是嘛,云集過來的貞人黑壓壓、密麻麻,無邊無沿,都分不清個數,再拖延下去,被貞人團團包圍的話,確實就難以脫身了。
    想到這里,他把牙關一咬,拉著肖香急聲說道:“大王,我們先去!”說話之間,拽著肖香就近向屏城的西門那邊跑去。
    侍衛們保護肖香撤走了,這反而讓神池長老沒有了后顧之憂,壓力頓減,可以專心致志地對沖上來的貞人大下殺手。
    眼睛受傷的那名長老也只是不能視物罷了,但靈武還在,光是憑感覺釋放出來的靈武技能也對貞人起到極大的殺傷。
    只不過他倆終究是兩個人,靈武再高強,也不可能擋得下全部的貞人,見他倆如門神一般攔住去路,實在沖不過去,貞人便紛紛向左右散開,刻意繞過他倆,繼續去追殺肖香。
    且說侍衛們保護著肖香,向西門那邊快速奔去。
    可是等他們來到西門時,侍衛們都心涼半截,原來西門這里不知何時也聚滿了貞人,放眼望去,全是黑壓壓的人頭,少說也得有數千之眾。
    侍衛們互相看看,接著,紛紛深吸口氣,齊聲大吼道:“殺——”眾人把肖香圍在當中,接著,向前方密集的人群猛沖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