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27

  終卷第一百二十七章
    川軍侍衛想護著肖香從西城門硬殺出去,但談何容易?那么多的貞人由四面八方不管不顧地撲來,斬不盡、殺不絕,倒是肖香身邊的侍衛們越打越少。
    當他們好不容易沖進城門洞的時候,原本百余名侍衛已只剩下二十來人。城門洞里的空間還算狹小,即便攻擊他們的貞人眾多,但在這么小的空間里也施展不開。
    守在肖香身邊的護將終于得到喘息之機,他甩了甩靈劍上的血跡,彎下腰身,大口喘著粗氣,緩了好一會,他方抬起頭來,向城外觀望。
    目光越過城外的那些貞人,護將看到不遠處有一排排的桅桿,他心頭一喜,對肖香急聲說道:“大王不必驚慌,城外停靠了很多船只,我們可乘船離開這里!”
    肖香此時已由于驚嚇過度而變得有些反應遲鈍,她看著那名護將,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木然地點點頭,同時雙手緊緊抓住那名護將的胳膊,看起來更像是在抓一根救命稻草。
    不管怎么說,肖香終究是一女子,此時全城的貞人百姓都要殺她,而且一個個就如同嗜血的猛獸一般,所發出的吼叫都不像是人的叫聲,無論換成誰都會從骨子里生出恐懼。
    稍微停歇片刻,那名護將深深吸口氣,接著,他留下十名侍衛在城門洞里頂住城內的貞人,他自己則帶著肖香以及其余的侍衛向城外沖殺。
    城內的貞人總算被城門洞里的侍衛頂住了,護將暫時沒有后顧之憂,他集中jing力對付正前方的敵人。
    相對于城內而言,城外的貞人數量要少許多,護將帶著肖香一路沖殺,倒也算順利。
    只是他們剛沖出城門洞不久,城頭上便突然she下數十支箭矢,有兩名侍衛閃躲不及,被飛she下來的箭矢she了個正著。
    就聽一陣撲撲箭矢破甲的悶響聲,再看那兩名侍衛,后背上各插了十數支箭桿,倒在地上,當場就不行了。
    啊!城頭還有敵人!護將心頭一驚,大聲提醒道:“小心城上的箭手,保護大王!”
    他邊喊叫著邊拉著肖香向前飛奔,其余的侍衛們則紛紛退到他二人的身后,轉回身形,以靈劍撥打飛she下來的箭矢,實在擋不住,就用自己的身體去硬抗。
    君主身邊的侍衛可以說個個都是死士,真到了生死攸關的危急時刻,沒有哪個人會貪生怕死。
    侍衛們以武器以身體將城頭上飛she下來的箭矢擋下一波又一波,硬是掩護著肖香和護將沖到洪水的邊緣地帶。
    屏城畢竟不是碼頭,船只大多都停在洪水的深處,護將草草掃了一眼,二話沒說,拽著肖香沖進洪水內,趟著水向船只的方向奔去。
    只是在水里行進讓他們的速度大減,身法也變得不再靈活,這時候城頭上飛she下來的箭矢威脅更大。
    為了掩護肖香,侍衛們都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箭she,很多人身上的靈鎧已然殘破不堪,但他們卻不敢避讓,只能咬牙硬挺著,眼睜睜看著一波接著一波的箭矢擊碎自己的靈鎧,鋒利又冰冷的箭矢穿透自己的身軀。
    進入水中后,侍衛們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箭矢將他們she得如同刺猬一般,猩紅的鮮血在水面上慢慢擴散開來。
    到最后,拉著肖香的那名護將也未能幸免,背后上插了三、四根的箭矢,靈鎧業已布滿裂紋,走動時,靈鎧的碎片都直往下掉落。
    好在他總算是把肖香拖到了一條大船的旁邊,借著船身做掩護,也終于不用擔心城頭上的箭she,只是此時他轉頭再看,身邊已沒剩下一名侍衛。
    他用力咬了咬牙,強忍著背后箭傷的疼痛,將肖香推到船只的繩梯前,急聲催促道:“大王快上船!”
    肖香以前哪爬過繩梯,但現在為了自保,她不會也得會了。肖香手腳并用,使出吃nai的力氣,加上下面的護將還在奮力托著她,總算是艱難地爬到了船只的甲板上。
    她剛剛上船,連船上的情況都沒看清楚呢,在她的周圍突然砍過來數把鋼刀。咔、咔、咔!那寒光閃閃的數把鋼刀齊刷刷地架在肖香的脖子上。
    她抬頭再看,在自己的周圍站有數名大漢,一個個都是皮膚黝黑,滿臉的絡腮胡須,兩眼閃爍著駭人的兇光,喘息之時,口中噴出嗆人的腥臭味。
    一瞬間,肖香感覺體內的力氣都被抽干了,她跌坐在甲板上,臉se也隨之變得慘白,目瞪口呆地看著周圍的大漢。
    那些大漢也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跟在肖香后面的那名護將還不清楚船上發生的變故,順著繩梯慢慢爬了上來,可是看到船上的狀況,他剛有些松懈的神經立刻又繃緊,兩眼瞪得滾圓,本能地大聲喊喝道:“你們放肆……”
    “哈哈——”隨著一陣笑聲,從船艙里又走出數名大漢,為首的一位是個禿頭的中年人,此人模樣猙獰,長相兇惡是一方面,他身上的文身也甚是嚇人,從額頭開始,順著面頰、脖頸一直文到小腹處,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個怪物似的。
    禿頭中年人走出來后,先是看看那名護將,然后再瞧瞧肖香,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左眼跳財,右眼跳災,這話還真他娘的靈驗,今天一大早老子的眼皮就跳個不停,還以為會碰上禍事,沒想到是從天上掉下來一塊大金磚,哈哈——”
    護將的手掌下意識地把靈劍握緊,眼睛瞇縫起來,心思急轉,看來,自己護著大王剛出龍潭又入了虎穴,現在想救出大王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先把這個賊頭擒住!
    想到這里,護將毫無預兆,猛的使出全力,持劍向那禿頭中年人飛撲過去。看著他一劍向自己刺來,禿頭中年人連躲都沒躲,站在原地動也沒動,臉上依舊是樂呵呵的。
    不過他身邊突然竄出一條黑影,這人的速度極快,飛身躍起,如同獵豹撲食一般,在半空中把護將截住,雙拳齊出,猛擊護將的胸口,幾乎是在他擊出雙拳的同一時間,他身上亦罩起靈鎧。
    好快!護將心頭暗驚,急忙收劍回擋,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那人的雙拳正打在靈劍的劍面上,受其沖力,護將前撲的身形變成倒飛,落地后,他站立不住,又連續退出三大步才勉強將身形穩住,再看虎將,血絲從虎口靈鎧的裂紋中滲出,持劍的手都在劇烈地抖動。
    啊!他倒吸口涼氣,此人好高深的修為啊!他心中震驚,但對方根本不給他喘息之機,立刻又竄上前來,仍是雙拳齊出,猛擊他的雙肋。
    護將感覺無從招架,只能再退,不過他只注意了前面,卻忽視了自己的身后。
    在他被對方*得連連后退的時候,一名大漢無聲無息地到了他的后側,突然一記掃堂腿踢出,正中護將的腳后跟。
    他哎呀怪叫一聲,身子后仰,一屁股坐到地上,而與此同時,前面那名修靈者的拳頭也到了。
    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這同時擊出的兩拳正打在護將的左右太陽穴上,后者悶哼一聲,兩眼翻白,當場暈死過去。
    他已倒地不起,但那名修靈者卻如瘋狗一般,仍是不依不饒,輪起拳頭,劈頭蓋臉的在護將身上亂打,他每一拳下去都會把護將的靈鎧徹底擊碎,只時間不長,護將已被他打得如血葫蘆一般。
    一旁的肖香再看不下去,她尖聲大叫道:“住手!你們讓他快住手!”
    聽到肖香突然開口說話,禿頭中年人愣了愣,接著,向手下的那名修靈者擺擺手,沉聲道:“小褚,住手!”
    說著話,他慢悠悠地向肖香走了過去,樂呵呵道:“川王殿下,小人在君王面前是不是該施叩拜大禮啊?”
    能聽出他話語中嘲諷和戲謔,肖香暗暗握拳,強作鎮定,正se說道:“你們不就是想要錢嗎?放了本王和他,你們想要多少金銀,本王都會給你們!”
    禿頭中年人眨眨眼睛,接著,慢慢蹲下身形,靠近肖香,疑問道:“不知,川王殿下覺得自己這條命該值多少錢呢?”
    肖香緊咬牙關,沉默片刻,她凝聲說道:“本王知道,有人開出千兩黃金的賞金yu買本王的腦袋,只要你能放了本王和他,本王可以給你們萬兩黃金!”
    “萬兩黃金?”禿頭中年人喃喃嘟囔一聲,轉頭看向周圍的手下人。
    四周那些大漢們在聽到萬兩黃金后,眼睛無不是冒出金光,萬兩黃金足可以讓他們這些人一輩子都吃喝不愁的。
    見對方似乎有心動的跡象,肖香急聲問道:“你覺得怎么樣?君無戲言,本王既然答應給你們萬兩黃金,就絕不會食言!”
    “萬兩黃金,可真是不少啊……”禿頭中年人目光發直地幽幽說道,就在肖香以為對方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條件時,哪知那禿頭中年人猛的伸出手來,一把扣住她的脖子,把她拉到自己的近前,滿臉的猙獰,咬牙切齒地說道:“你的萬兩黃金能換回我弟弟的命嗎?能換回我妻兒的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