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34

  終卷第一百三十四章
    對于肖香的訓斥,張鑫滿臉的不在乎,反而還笑道:“殿下與我家大王的婚事,微臣以為不是十拿九穩,而是十拿十穩,此為大勢所趨,無人能夠阻止或破壞。”
    肖香疑問道:“張大人這么有信心?”
    “當然!”張鑫重重地點下頭,說道:“風川兩國,合則雙榮,分則共損,微臣想,這場婚事也必然會得到大多數風人和川人的支持。”
    旁人支持與否,肖香還真不太看重,她看重的是唐寅的心意。她垂下頭,低聲說道:“我看,王兄對此事似乎并不那么熱衷啊。”
    張鑫急忙接道:“可是大王也沒有反對啊!”頓了下,他又寬慰道:“等殿下和我家大王成親之后,朝夕相處,之間自然而然便會生出感情。”
    肖香先是點點頭,而后挑起目光,看向張鑫,笑問道:“張大人似乎很想促成這門婚事嘛!”
    張鑫正se說道:“無論是我家大王還是殿下,若想謀得天下,就必須得聯合一處,再沒有什么能比結親更緊密的聯合了。”
    肖香瞇縫起眼睛,興致勃勃地看著他,笑問道:“謀取天下?”
    張鑫笑了笑,抬起手指,稍微向上面指了指,低聲說道:“就是再往上進一步!”
    他沒有把話挑明,但意思已經很明顯。唐寅和肖香已然擁有王公的身份,再進一步,那就是天子了,至于這個天子最終由誰來做,那倒也無所謂,成親之后,他二人便是一家人。
    以前,肖香是頗為忌憚唐寅會強奪皇位的,因為一旦讓唐寅登頂皇位,那等于就把川國*上了絕路,而現在,她要與唐寅成親,反而急迫的希望唐寅能取代殷諄,登頂九五至尊。
    她苦笑著說道:“張大人應該看得出來,王兄他根本沒有更進一步的意思。”
    說到這里,肖香又忍不住怒火中燒,更準確的說是妒火中燒,她沉聲說道:“王兄早已被柔公主的美貌迷了心竅,為了討好你們的風王妃,他連皇位都可以不要,太令人失望!”
    張鑫暗嘆口氣,大王根本不是個貪圖美se之人,不然也不會只寵愛王妃一人,至于大王和王妃之間到底存在什么樣的情感和秘密,他也說不清楚。
    他心思轉了轉,含笑說道:“現在大王或許沒有問鼎之意,但難保以后不會有這個心思,人總是在變的嘛!”
    說到這里,他收斂笑意,探身形撩起馬車的窗簾,向外面望了望,見馬車左右皆有侍衛,他又看向肖香,低聲問道:“殿下可否讓左右之人退讓一些?“不知道張鑫為何要如此神秘兮兮的,肖香沒有多考慮,對車外的護將說道:“讓馬車周圍的人暫時退避。”
    “是!大王!”護將應了一聲,按照肖香的意思,命令保護在馬車左右的侍衛們各退避開兩丈的距離。
    確實馬車兩旁已無人在近前,張鑫這才欠起身形,挪到肖香的近前,而后,身子又向她那邊傾了傾,嘴巴幾乎是貼在她耳邊,低聲細語道:“就算大王沒有覬覦皇位之意,但人不可能長生不老,早晚都會有……都會有那么一天,只要殿下和大王的子嗣能順利拿下皇位,那么殿下和大王做不做天子又有何區別呢?”
    聽聞這話,肖香倒吸了口氣,轉過頭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張鑫。
    張鑫急忙收回前傾的身子,坐直身軀,低聲提醒道:“大王現在可沒有子嗣,一旦殿下先有了孩子,那將是未來的儲君,是風川兩國共同的繼承人,等到大王不在之時,儲君罷黜天子,取而代之,易如反掌。”
    這么深遠的謀劃,可是肖香還遠遠沒有想過的,等張鑫說完,她也隨之陷入了沉思。
    過了許久,她才回過神來,喃喃說道:“王兄和王妃是近些年才成的親,要說沒有孩子還情有可原,可是據我所知,王兄數年前便已納了幾位夫人,怎么連她們也都沒有孩子呢?”
    這也是她一直不解的疑問。張鑫壓低聲音,道:“殿下有所不知,大王一直想讓王妃生下的孩子做長子或長女,以便于立為儲君,所以對其他那些夫人,都做了避孕的措施。”
    肖香眉頭大皺,憂心忡忡地說道:“我若與王兄成親,充其量只能成為王兄那眾多夫人中的一個,取代不了王妃,想來,王兄也一定會把用在其他夫人身上的手段同樣用在我的身上,那么我與王兄的孩子不可能是長子或長女,又如何能得到儲君的地位?”
    張鑫笑了,說道:“如何能未雨綢繆、瞞天過海,那就看殿下自己怎樣去做了。依微臣看來,殿下的雄才偉略并不次于大王,更遠非王妃和其他那些夫人能比,只要殿下想去做,恐怕,沒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
    肖香聽后,眼珠轉動,再次陷入沉思。論心機、論城府,她相信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要率先生下她和唐寅之間的孩子,對她而言,也確實不是件多么難如登天的事。
    想到這里,她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直視張鑫,噗嗤一聲樂了,慢悠悠地問道:“張大人為何要對我說這些?你可是風國大臣,怎么突然想到要幫我這個川王呢?”
    張鑫正se說道:“等殿下和大王成親之后,殿下與王妃和其他的那些夫人便無里外之分,都是微臣的主子,良禽尚且能擇木而棲,微臣當然也愿輔佐明主,成就大業!”
    “哈哈!”肖香仰面而笑,忍不住感嘆道:“風國當真是人才濟濟,王兄能將風國壯大到雄霸天下的地步也絕非偶然啊。”
    稍頓,她話鋒一轉,正se說道:“張大人,只要王兄與我的孩子能被立為儲君,到那時,你張大人就是太子太傅。我不是知恩不知圖報之人,張大人肯為我著想,為我謀事,我也絕不會虧待張大人的!”
    “微臣多謝殿下!”張鑫想要的就是肖香的這句話,他急忙向后蹭了蹭,而后向前叩首。
    在他看來,大王和川王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不可能會出現變故。那么以后川王即是川國的國君,又是風國的夫人,除了大王之外,無疑就是權勢最大的一個人,如果不趁早依附,以后再想去高攀,人家也就不會重視了。
    他提醒肖香要未雨綢繆,其實,他自己才是在未雨綢繆。
    張鑫的進諫點醒了肖香,也讓肖香明白,自己與唐寅的成親不僅僅是為了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拒絕天子的賜婚,更得有長遠的打算才行。
    在張鑫的策劃下,唐寅和肖香在私下里訂下婚約。對于此事,唐寅并沒有立刻在風國大臣面前提起,而是先和殷柔說了,征求她的意見。
    聽說唐寅又要收納夫人,而且對方還是川王肖香,殷柔頗感意外,皇兄賜婚之事她已有所耳聞,怎么現在川王又要改嫁給自己的夫君呢?
    唐寅對殷柔也不隱瞞,將整件事向殷柔全盤托出。他和肖香的結親,可謂是一場極為重要的**聯姻,也是件能讓風川兩國化干戈為玉帛的好事。
    以后,風川兩國將會全面融合,之間再不會有你死我活的廝殺,天下分割、紛爭不斷的局面也將就此宣告結束。
    殷柔并不了解這些,也不太關心這些,只是覺得肖香寧嫁唐寅也不嫁自己的皇兄,太有損皇兄天子的顏面了。
    不過,殷柔這幾天還在對雅彤的事耿耿于懷,心中也在氣殷諄,雖說肖香要和唐寅成親讓她心里很不舒服,但她也沒有反對。
    得到殷柔的認同,唐寅的心情輕松了不少,而后才在一次早朝中向風國的大臣們宣布此事。聽聞大王要和川王成親的消息,風國的大臣們除了張鑫外,無不是滿臉的驚訝。
    這可不是件小事,目前風國最大的敵人就是川國,風國朝廷里,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將,都已經做好了隨時與川國決一死戰的準備,而現在,大王卻突然宣布要和川王成親,那以后風、川將不再是兩個國家,而會合二為一,原本是對己方威脅最大的勁敵突然轉變成為自己人,這讓滿朝的大臣都有些無法適從。
    上官元讓第一個站出來問道:“那大王,是不是說以后就不會再打仗了?”
    唐寅笑了,說道:“只是不會再和川國打仗,但對外的征戰并不會結束。”和川國融合之后,只能說是昊天帝國的內部達成了統一,至于外部,北方有貝薩,西方有諸番邦,這些都是擺在臺面上或者潛在的威脅,而唐寅自己想要的,也一直都是一片廣闊的疆土。
    聽聞以后還有仗打,上官元讓便不再多問,拱手笑道:“恭喜大王又要成親了!”
    什么叫‘又要’?對大王這么說話也太失禮了。左右的文武大臣們無不是暗暗搖頭,紛紛給上官元讓丟去白眼。
    唐寅倒是不氣,反而還仰面大笑起來,接著又看向其他眾人,問道:“諸位的意思呢?”
    jing彩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