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35

  隨著這名千夫長將手中長劍向著莫軍方向的天空用力揮去,同時,仿佛使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放箭”,在火光的映襯下,這名高處的千夫長身影,猶如一只威嚴的的雄獅,發出了戰斗的號令,令人鼓舞,熱血沸騰,剎那間,無數的箭矢騰空而起,直入蒼穹……同時,孔嘯立即命人將油脂倒在木材上投入火墻,即將耗滅的火墻瞬間死灰復燃,騰起巨大的火焰。
    眼看虎賁軍距離風軍火墻不足五百米的時候,無數風軍的箭矢開始無情落了下來,撲哧,撲哧,撲哧箭矢she中人體的聲音猶如器樂演奏擴散開來,隨之轉變成另外一種樂器的演奏,撲通,撲通,撲通……大量虎賁軍騎兵跌下戰馬,中間夾雜著慘叫,哀嚎,戰馬的哀鳴。
    由于速度過快,許多中箭的士卒和戰馬雖然速度開始降低,但受慣xing作用讓然繼續向前飛去,而后面沒有中箭的騎兵,依然保持著沖鋒速度,面對前面速度降低,根本來不躲閃,或是和前面的在撞一起,或是被倒地的士卒或馬匹絆倒,瞬間被踏成肉泥,可憐的是中箭沒有死的人馬,被同伴活活踩死。可能,剛剛還在一起吃晚飯,嬉笑打罵,互相鼓勵,這就是戰爭的殘酷。
    每一輪箭陣過后,虎賁軍前面方陣的騎兵密度大幅度降低,但畢竟是五萬虎賁軍,僅僅過了三輪箭陣,還是有大量騎兵沖至火墻前五十米距離,而箭陣大部分是在他們頭頂飛過了,只有在兩側圍墻上的風軍向他們she擊,密度和威力已經小了太多,眼看著,不出片刻時間,前面的虎賁軍就可以沖過火墻,進入風軍大營了,就在這時,原本地上閃爍的少許火焰死活向又重新獲得了生命一般,呼的一下,大火又開始燃燒了起來。
    這是南延萬萬沒有想到的,他計算的沒錯,等到虎賁軍快要沖進風營時,風墻應該已經停止了燃燒,即使有部分燃燒,也不可能成為虎賁軍的障礙,莫馬一個騰空躍步,就可以越過十幾米的距離,何況僅僅兩三米寬的風軍圍墻。但在孔嘯恰到好處的指揮下,部分虎賁軍雖然沖過風軍箭陣,正要全力沖進風營時,火墻重新燃了巨大火焰。雖然不會造成殺傷力,但對戰馬的驚嚇產生的后果,不亞于風軍箭陣的威力。虎賁軍的戰馬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擾,不在聽從騎兵的控制,自然而然產生了畏懼,前蹄高高的抬起,馬頭向天仰去,并發出巨大的叫聲,如果不是有馬蹬和韁繩的存在,騎兵肯定都要被翻下戰馬。沖在最前面的虎賁軍遭此變故,沖擊立刻停了下來,騎兵穩好身子后迅速的試圖控制安撫戰馬,但后面來不及減速的騎兵接踵而至,這樣大量的騎兵被窩在在了火墻前三十米左右的距離,進進不得,后面越來越多的騎兵又沖了上來,加之圍墻上風軍的引導,營內的風軍開始調整放箭距離,由原來的六十度高角遠she,調整為二十度低角近she,在虎賁軍看來,箭矢是由巨大的火墻中源源不斷的she中,不僅造成了巨大殺傷,也繼續給戰馬帶來驚嚇,因為有些箭矢經過火墻后,箭尾的雕翎被火焰引著,這樣,撲通的箭矢就變成了火箭一般,戰馬受此驚嚇,不斷的嘶叫著后退,加之兩側圍墻上風軍的來箭,給虎賁軍造成巨大的殺傷,但僅僅一會功夫,火墻前面虎賁軍人馬的尸體就堆積如山。到此,虎賁軍的損失已超過了第一輪進攻時的損失,近在咫尺的風軍大營千的火墻,似乎成了虎賁軍不可逾越的鴻溝。當然,虎賁軍也是非常jing銳的,在變故發生后,即刻有各級將領拼命的下達著各種命令,試圖讓士卒安撫戰馬,調整狀態,重新組織騎兵試圖以自己和戰馬身體,強沖火墻,撞開一條血肉之路,為后續人馬順利前進,但受驚的戰馬控制起來太難了,同時,風軍也不會給他們太多時間和機會,不斷飛來的箭矢徹底she殺了他們的努力。戰斗至此,難以想象的是兩輪近三萬莫國jing銳的虎賁軍的折損竟然沒有造成風軍的任何直接傷亡。
    戰報接連不斷的傳上高地,開始時候還好,但當南延發現遠處漸漸失去光亮的風軍大營突然又火光升騰后,他心里咯噔一下,情不自禁的“啊”了出來,他反應極快,馬上意識到了風軍的意圖,但他的情緒馬上又穩定了下來,他抱有一絲希望,希望自己的虎賁軍有能力應付此情況,或大量騎兵已經沖進風軍大營后造成風營火災。但于他希望的恰恰事與愿違,正常來說,所有的戰況及變故都應該在主帥的腦子里有過分析,對任何情況都不應該報有幻想,但在這種緊迫情況下,南延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只能寄托于希望了,當然,這不是盲目的,這種希望來源于他對虎賁軍的戰力了解。
    當一匹戰馬再次飛至高地,報~~~將軍“我前將士軍受阻于風營火墻外,進攻受阻,傷亡慘重”,頓時讓南延的希望徹底破滅,他連同周圍的將軍們開始緊張,焦躁起來,“將軍,戰況非常不利,得趕快想辦法啊”。不斷的有人喊出此類的提醒。
    南延不愧為經驗豐富的主帥,思想短暫起伏之后,迅速的冷靜了下來,他的腦海飛速轉動起來,飛快的將戰斗經過進行了分析,連對蕭慕青的想法都進行了重新揣測,僅僅片刻就分析完畢,轉身對眾將說道:“各位,現在蕭慕青已別無退路,只有拼命死守,棄營撤退對他來說是最下策,那樣講成為我軍的獵物,現在的他們可以說在做困獸之斗,我們壓力雖然大,但他們更是別無選擇,這個時候是最關鍵的時候,如果我們堅持不住,那么就給了他們更多喘息的時間,甚至逃脫的機會,所以,我們必須頂住壓力,保持持續進攻。”
    “將軍,下令吧”眾將明白南延的意思,所以異口同聲的答道。
    南延望著眾將,微微點頭,不愧為跟隨自己多年的部下,即可命令道“馬將軍,夏將軍你二人分別傳令東西營步兵,就說風軍敗局已定,命他們火速進攻,共破風營,你二人各自助他們一臂之力”。“遵命”現在的戰況入救火,耽誤不得半點時間,隨即二人各自向步兵營飛馳而去。
    “馬超馬將軍,給進步騎兵發出強攻命,讓進攻方陣不計任何代價,必須盡快殺入風營。同時,號角三萬鐵騎即可全速進攻,不能給風軍任何喘息機會。”馬超領命而去,隨后鋪天蓋地的響起巨大的兩種號角聲,一種急促猛烈,是發給距離敵人較近的軍隊強攻的號令,另一種,低沉悠長,距離較遠軍隊開始進軍的命令。
    片刻,后續第三批十萬步兵,三萬騎兵的巨大方陣開始向前沖鋒。
    風軍大帳內,蕭慕青也不斷的收到戰報,到現在為止,這場戰斗都出乎蕭慕青的意料,他越發的有了信心,正在這時,遠處再次傳來莫軍進攻的號角聲,仔細一分辨,從兩種號角聲中,他立刻意識到南延已經挺不住了,全面進攻開始了,這樣,敵人的步兵肯定也快要到了。
    他知道,距離他所說的最佳時機就要到了